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首頁本期文章穿越時空的永恆智慧--《傳道書》

【特稿】穿越時空的永恆智慧--《傳道書》

 

 

我們可以穿越時空嗎?這世界真地存在一個終極目的嗎?

Wisdom 1一個夏夜,當我和 12 歲的兒子在陽台上探討人生時,他問我是否相信時間隧道。我講自己經常會在一些白日夢裡回到過去﹐並企圖改變一些過去的經歷,瘋狂追想一些過去失去或者未能得到的東西。但是每當我看到過去和現在神所給我預備的道路,我深知上帝為我預備的是最好的,盡管那些看似並不完美,因為那是一條來自全能全智永生神的智慧永生路。

聽到此,兒子說如果有時間隧道的話那一定是撒旦的詭計,而且一定是一個邪惡的陷阱。穿越時空隧道回到過去或達到未來﹐對人類是一個多麼誘人的謊言,然而,《傳道書 》告訴我們﹐世人虔信的世界似乎才是一個真正的彌天大謊。我們以道德名義大行不道德的事,在情慾裡追求愛的真諦,在科學理性裡追求真理,在物質理想裡追求滿足和長壽。神藉傳道者的口講:"智慧是虛空,享樂是虛空,勞碌是虛空,萬事都有定時",所以憂慮也是虛空﹐陽光下沒有什麼新鮮事。

Wisdom 2初讀《傳道書》時,那種萬事皆空的感覺頗類中華文化裡佛教的出世哲學,人不過是世間的過客,一切乃過眼煙雲﹔算計只是作繭自縛,算來算去算自己,到頭來萬事皆空,虛空的虛空。佛教講人類所見萬物不過是世界的表象,所謂影子,不是世界的本相。超脫一切萬物表象的乃是 BUDDA﹐即佛—所謂最高智慧。消業積德必須在紅塵以外的佛相,即真相—真智慧裡追求。只有在佛相裡,眾生方可超度脫離世界的苦海與煉獄。

佛是什麼?佛乃無相,所以,在我的家鄉河南少林寺﹐從禪宗的四祖開始就有了 "罵佛" 的傳統,即求佛就是無佛,佛就是覺悟空靈,空到玄妙的地步,任何世間的執著都不能有。這就是為什麼 "空、真、妙、相、慧" 這些字在佛教裡如此重要的原因。

然而,《傳道書》裡的 "空" 卻指向一個實在的世界,放棄虛妄的世界之愛﹐以耶穌為至愛; 放棄罪性的情慾之愛和個人意志﹐以聖靈為靈;放棄世界的追逐方向﹐以基督裡的永生為方向。脫離這世界,基督徒就無能去踐行神的約,見証神的愛,使用這生命榮耀和稱頌那配得一切榮耀讚美的造物主—那萬王之王。可是,這世界緣何又是虛空所在呢?

《聖經》告訴我們:世界的虛空是因為人們活在一個美妙的謊言裡,活在死神的魔咒裡。那美妙的謊言使人類始祖夏娃和亞當聽信撒旦的誘引:相信眼目所見,所謂眼見為實的自我判斷﹔相信自我並開始不遺余力地追求人生智慧,結果是自以為義,自比與神、與摯愛人的神隔絕。上帝所造萬物本是美好的,是無盡的祝福,但是由於人斷絕了與神的關係,虧欠了神的愛,人心被所見之物束縛,變得唯物、唯理、唯利是圖。如佛教所言,人為眼見表象所迷惑,喪心病狂。

為了填補內心對上帝崇拜的空洞,人在世界裡塑造無數的偶像,前赴後繼、徒勞無益地追求所謂的至理至善和永生。這世界正如一幅美麗的畫皮﹐成為了一個吞噬人靈魂的謊言。在這張畫皮下,無神的人們就成了死神魔咒的奴隸。撒旦 "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走,尋找可以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章8節)因而,離開上帝去追求世界﹐就是追風,就是緣木求魚。

虛空的世界變成實在的祝福﹐是因為我們滿有恩典的神不離不棄的愛。人類始祖因為聽信撒旦的謊言,成了撒旦真正的追隨者。神在開始就告訴人:那代價就是死。作為他們的後代,我們始終被死神的魔咒驅使。我們以為看見時,事實上卻瞎了眼。當人們自比上帝時,卻悲慘地淪為死神的奴隸。在一個美麗謊言的誘引下,世人爭先恐後地在進行著一場又一場奔向地獄的死亡竟賽。

這罪之大,這罪之深,使道不得不化作肉身,成為世人罪的贖價,成為神的聖潔羔羊,死在那恥辱與詛咒的十字架上,然後三日復活,以敗壞死神的權勢,傷害死神高傲的頭顱,使神的選民可以傲視死神在耶穌基督裡得著今生的力量和永生的盼望,在神的國度裡得著平安、喜樂和真愛。

這樣,世界就成了神的兒女以活祭的樣式見証父神、追隨主耶穌、擁抱聖靈的舞台。我們的肉體,這罪的器皿成為了神的聖殿。神愛的奇妙在救贖的過程裡彰顯。神的兒女也在這不完美的被詛咒的世界裡,讓神完美的國和義降臨在他們的心田、行在他們的言語和日常行為當中。虛空的世界在神的救贖裡成為了奇妙恩典,成為了美妙作為,這不是人的能力﹐乃是神的大能成就了這一切。

在溫哥華市中心,我見到一則貼在路邊的廣告:"Selling your soul? We pay cash!" (出賣靈魂嗎?我們付現金!)下面是一個電話號碼。我並不具體知道這廣告幹的是什麼勾當,但是它恰好詮釋了什麼是撒旦的謊言,以及世人追求的荒謬。正如存在主義的創始人薩特在他的著作《嘔吐》裡所講,人是一個荒謬的存在,自甘墮落的人們必然從虛無走向虛無。"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拉太書》6章8節)

世人皆為罪人,"人人自作自受"。按照《聖經》,此話的前半句是對的,而後半句不然。人類真正的敵人是撒旦,那個誘惑人最終要被扔到永死火湖的惡者:《聖經》召喚基督徒愛有罪的世人,而痛恨那奴役人們靈魂的惡者。神愛世人,盡管我們都是脆弱不堪的罪人。主耶穌說天上地上一切權柄都歸了祂,讓我們基督徒大膽地向世人傳播福音,直到地極,因為上帝不忍心看到一隻羊羔走失﹔父神會把任何一個走失被找回的羔羊珍愛地放在他肩上,所以,聖經裡一直在講 "有耳的都要聽"。

人受了撒旦謊言的迷惑,"他們看也看不見,聽也聽不見,也不明白"﹐因為 "這百姓油蒙了心"(《以賽亞》6章9-10節)。然而,他的靈與肉都是神所賦予的,也是神所愛的。我們當恨的不是那被惡者迷惑俘虜的靈魂,而是那個蔑視全能神﹐並企圖破壞祂完美救贖計劃的惡魔。福音應當臨到每一位神造兒女的身上。人類不管以道德或以人權為名義的自救﹐都只是西西弗斯的企圖而已,最終都必然與西西弗斯一樣死於山腳下。我們必需穿上神的盔甲,束上神的腰帶,在神的話語和智慧的武裝下,才能分別為勝,抵擋惡魔的謊言。

這個智慧是至理至愛和永生的道路。達到這個智慧的神秘鑰匙不是知識、原理、金錢、權勢這些俗世的寶貝,而是心靈誠實的敬拜—信心。這個智慧讓我們不要再做自我,在耶穌基督裡打碎舊我,在神愛的救贖裡重生一個新我。這個新我,以天地之靈為靈,不再有偶像,不再有恐懼、羞怯、妒忌等情慾的敗壞。這個智慧不但穿越時間空間,而且經天緯地,因為這個道不但是萬物之母,它也是那開始的和末尾的。當宇宙像一頂帳篷毅然卷起時,這個道還在那裡。當 "奇異點" 埋葬人類一切科學智慧時,當基因圖譜發現每個人都是一篇天父用四種不同鹼基編寫的信息人時,人類似乎在天人合一的道路上又進了一步。

"天人合一" 一直是儒家最高智慧的理想。信仰 "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 的儒家聲稱對神敬而遠之,然而歷史上他們卻一直鍥而不捨地在揣摩 "天意"。不過,從孔子到董仲舒,從朱熹到王陽明,他們對 "天意" 的理解始終跳不出以人心代天意的經驗主義范疇。現代科學主義不過是這種狹隘經驗主義的放大和延續,他們也許會指向上帝,但永遠不可能証明上帝,因為創造宇宙萬物的父神超越人類一切的智慧,通向祂的只有對祂獨生子的信心,絕不是任何經驗和主義。這個超越一切人類的智慧要求我們首先放棄一切屬於世界的智慧,在上帝和煦的愛裡學會恨惡自己的罪性,去愛可惡的世人。

對於這泥足深陷的人類,儒家說,"戰勝世界,它是你的"﹔他們用經驗証明人的深謀遠慮和居安思危可以使人在世界立於不敗之地。"學" 對於儒至關重要﹐其智慧來於世界止於世界,無意間使儒子成為功名利祿的動物,成為地道的世界 "追風族"。佛教曉諭人們,"遠離紅塵﹐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然而,那功德輪回因果似乎正是人類社會階層和功利圖謀的翻版。印度教講,順從命運,來生你會有一個全新的樣式,生命輪回延續不斷。穆斯林講,高興地順從安拉,因為一切都是真主預定的。只有基督耶穌是一位有血有肉的神,祂伸出全能而慈愛的手對泥足深陷的人類說:"把手給我,我把你拉出來。"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