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9年 真理報文章2019 年 11 月【敬拜與音樂】實踐教會音樂時的考慮

【敬拜與音樂】實踐教會音樂時的考慮

 

最近,我重新讀了一本書《透過信心的眼睛看音樂》(哈羅德.白斯特(黎本正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2016。 Music Through the Eyes of Faith)。這書作者哈羅德.白斯特(Harold M. Best)是美國伊利諾伊州惠頓學院音樂學院榮休教授及榮休院長。這書也是基督教大學議會(Council of Christian Colleges & Universities)贊助的系列書籍之一。這系列有幾個 "透過信仰的眼睛看......" 不同的題目的書,它們都適合對於認真對待信仰與學術科融合題目的朋友閱讀。

音樂實踐的考慮

在這書裏面,白斯特從創造神學與創意及美學來看教會音樂的實踐。他也較深入地談到音樂質素與卓越與文化的概念。在審查教會音樂的實踐時,白斯特希望更多的教會在設計主日崇拜之前會考慮三個簡單的問題(頁190):

1. 我們需要多少,並需要甚麼種類的音樂?

2. 我們實際上只想要多少和甚麼種類的音樂?

3. 我們根據甚麼聖經和神學原則做這決定?

身為教會音樂工作者,我們需要誠實地問自己這些問題。更有益的練習會是,我們將以集體形式回答這些問題,而不僅僅是幾個個別人士回答。我們需要的東西和我們誠實的承認我們想要的東西可能並不相同。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盲點和個人喜好。這些盲點和個人喜好往往決定甚麼種類的音樂,因為每一個人都有個人喜好。

如果我們需要考慮到根據聖經和神學原則做這決定,那麼我們必須學習和熟悉有關教會音樂與崇拜學的聖經和神學原則。遺憾的是,我們大多數神學院沒有以這種知識和技巧來培訓未來的傳道人。牧師通常會放棄這項責任,並讓領歌負責人來負責這項基本工作和事工。

如今,有更多裝備精良的基督徒,他們願意回應上帝的呼召繼續研究崇拜學。他們進一步研究並了解基督教崇拜的聖經和神學基礎。 但是,大多數華人教會不會考慮僱用任何人來填補這一重要的事工空缺。結果是,做成對我們信仰的不完全了解,以及膚淺的神學,經常成為我們每個星期天崇拜的 "正常" 準則。這可能是華人教會與基督教敬拜有關的討論仍停留在討論風格的水平上。 討論很少涉及內容和形式。

崇拜與音樂的適切性

另外,白斯特提出一個評估音樂的人需要面對兩個問題:

1. 甚麼是好的音樂?(What is good music?)這個是有關質素的問題。

2. 甚麼音樂對甚麼東西/情況有好處?(What music is good for what? )這個是有關環境和功能的。

從音樂的實踐,內容與環境的關係是一個大問題,因為音樂適切性是相對的也是絕對的。白斯特指出(頁194):

"為何音樂的適切性對教會是個如斯重要的主題?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不能與信心和實踐分割。音樂的實踐,引伸至音樂的選取與其適切性,是有永恆的價值。用音樂進行的每一件事都要用神學和聖經來維護或批判,教會音樂非為自己而存在,非如某些人所認為是一件工具而已,也非如人所宣稱的是一些較重要的敬拜行動那半行為式、半屬靈式的編排中的一部分。音樂有屬於自己的方式,是一種要全然負責的宣述。是故,音樂的適切性不止於風格上的吻合(或不吻合),或某種美學上的禮節或體統這麼簡單,而是徹頭徹尾地用音樂表達信仰的行動由顯出明辨力的音樂選材打頭陣。"

"緊隨着這一點,音樂適切與否絕非關乎實用,而是智慧。音樂事奉者不會問用甚麼可以收到效果,或用甚麼可以把事情做得好;這只會叫音樂走回頭路,成為一個行為仲介的角色。反之,他們會問,這敬拜羣體此刻該用甚麼最好?音樂與功能之結合,正正是我們已經認識過的上帝創造所示範的:上帝所造的每樣事物都有其價值,而每一樣有價值的東西都有其功能。這樣看,就把音樂行動聯結目的及功能。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説:音樂的選擇應適切於目的和功能,而卓越是必然的成分。"


他對卓越的定義是 "追求勝於已往的過程" (頁112)。追求卓越是一個過程,"不是要勝個別人,或追及別人" 。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的明天需要勝個我們的昨天。

希望讀者能夠明白和理解崇拜與音樂的適切性,在音樂實踐時做出適切的考慮,在崇拜與音樂的事工追求卓越。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