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非洲異國情】逼遷風波

 

今年三月初,我在坭圍難民區從幾位元元非洲好友得悉消息,新屋主在上月底向各難民住戶發出逼遷信,要求各住戶在本月底前要遷出(難民區在香港北部一處市郊, 建有多間平房的住區,是由一位本地房東經營,廿多年來出租房子給本地小數難民族裔)。消息發出後,區內彌漫著如世界末日般的氣氛,五十多戶難民面對往後的日子,感到前路茫茫,朝夕寢食不安。因相對他們是膚色異樣的外族人,若要在市內或鄰鄉找房子租住,本地人都會異口拒絕或不會理睬他們。

未來一個月的日子怎樣渡過?他們日間四出尋找,到處聯絡朋友打聽,深恐若限期過後仍未有安身之所,便要睡臥街頭。這個月以來,我每週有一、兩次前往探望他們,特別是相識的非洲朋友,內心也為他們著急。在這非常的日子給他們關懷援手,若能尋得安身之所,實在沒有任何行動比這個幫助更大。

回歸理性,我明白要協助難民住屋的需求是相當巨大,自覺力不能赴。但我曾試圖尋求教會牧者,鼓勵他會眾中有出租房的會友,請他們協助,又曾到過一位擁有多間出租房的老信徒,且有房子出租,及後發現其居住環境欠佳(房子由豬欄改建,居住環境欠善而未獲政府批准),奈何下而要擱置。然而,有關問題的障礙不盡是來自房東和住屋環境,更大的阻力可能是來自隔房本地租客的排斥。我曾到過一些曾有黑人租客的木屋區,聞說房東其後在租客的壓力下,而不再租房子給異族人士。

事已至此,此刻我望著這群經歷滄桑的朋友,他們多年前因不同理由要離國逃亡,從此過著遷徙漂流的生活,有的曾在多個地方滯留,受過無數次被趕逐,其後走到這個香港小島來。在港安住多年後,又再要收拾細軟,搬遷的惡運不幸至今仍離不了他們,總是與他們為伴。我這無屋供應幫助的人,感到再多談論也無濟於事。此間無言以對,只望著眼前一群無奈的朋友,我就只有沉默和聆聽,然後邀請他們與我一同誠懇向那在天上作人居所的神祈禱,勸勉他們仰望那總不丟棄人的神。

限期已過了幾天,回到難民區,我發現難民住戶多已搬出,有些到了附近元朗市與友人同住,有些幸運地找到新租屋,只有少數難民臨時得房東體恤而暫援搬遷。我認識的非洲難民信徒全體都得准續約留下來居住,這實令我喜出望外,為他們高興,又感謝聽允禱告和眷顧人的神,體會非洲信徒在此上了信心寶貴的一課。

(作者在香港服事非洲的難民,在當地其中一處非洲難民聚居地,開設查經聚會牧養其中的信徒。)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