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9年 真理報文章2019 年 9 月【福音與中華】《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41)》

【福音與中華】《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41)》

 

編者按:從《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中﹐細心的讀者可以看到基督教由西向東﹐最終傳播到東亞的 "足跡"﹐是對 "中國基督教史" 非常寶貴的補充。作者以嚴謹的史學論述方式附有大量詳細腳註﹐由於篇幅所限在此不得不予省略﹐需要作深度研究的讀者可去原文網址查核:中國基督教理學協會(www.ccaa2009.com)。

第三章、19世紀末—20世紀上半葉的新疆基督教歷史(1888-1938)

五、南疆維吾爾族教會和基督徒的前后情況 [125]

瑞典宣教士所獲得的成功,的確是不可思議的。一方面,是因為瑞典宣教士的方法得當,美好的愛心以及生活的榜樣力量。另一方面是,最初幾位放棄伊斯蘭教並接受基督教信仰的維吾爾族人,他們在本民族中贏得了尊敬和讚譽,影響並帶領許多親朋接受新的信仰,從而很快形成了第一個維吾爾族本地教會,並迅速發展壯大。當時瑞典的宣教士有30多人,從 1919-1939 年期間,這個教會中信仰堅定的維吾爾族的成年人基督徒,增長到200多人,如果加上未成年人,約有 500 位會員。

維吾爾族青年阿里•阿康德(Ali Akhond),是喀什噶爾(漢語簡稱喀什)最早接受基督教的幾個人之一。他最早聽到福音是在許多年前的一次大巴扎(集市)上,當時有一位荷蘭的宣教士(本章前面提到的亨德里克神甫)在公開宣講基督教信仰。當時阿里還很年輕,有一點讓他感到驚訝和不解,因為那位宣教士說:"是的,我將永遠不死。"1906 年,那位荷蘭神甫去世了,埋葬在俄羅斯人的墓地裡。後來,阿里有一次參加瑞典宣教士的聚會,聽到有人讀《聖經•約翰福音》8:51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人若遵守我的道,就永遠不見死。" 阿里感到震驚,開始閱讀《音支勒》(即《聖經•新約》的福音書在維吾爾語中的名稱)。此外,通過幾年的時間,見証到瑞典宣教士的婚姻不愧為家庭生活的楷模,阿里最終成為了基督徒,勇敢地加入了被本民族所唾棄的 "爾撒群體"("爾撒" 是 "耶穌" 的維吾爾語發音)。看到阿里在生活中的美好變化,他的妻子也接受了基督教信仰。阿里還成為當地有名的佈道家,不僅在維吾爾族的教會中,還在巴扎中公開宣講基督教信仰,盡管他有時候會面臨反對甚至威脅。他具有演講的天賦,因此吸引了許多穆斯林來教會聽他講道,每次數量總是超過聚會中的基督徒。

1928 年,在喀什有一位 26 歲的小伙子,名叫優素福•熱合南(Yusuf Ryekan),公開接受基督教的洗禮。他的父親是當地有名望的什葉派毛拉(伊瑪目,新疆當地稱 "阿訇"),從印度移居過來的。因為優素福是英國公民,所以喀什當地的遜尼派穆斯林不敢對他輕舉妄動。接受洗禮後,優素福給自己起名為約翰,並參與瑞典宣教士在喀什的出版印刷工作。

瑞典宣教工作還有一項偉大的成就,就是建立了孤兒院,由 "男孩之家" 和 "女孩之家" 兩部分組成,內設學校。"男孩之家" 在莎車縣城 5 公里之外的一個村裡,有 20 個男孩,由瑞典宣教士阿瑞利(Arell)先生負責管理。"女孩之家" 在莎車縣城,有 25 個女孩,由瑞典宣教士哲達•安德森(Gerda Andersson)小姐負責管理。這些孩子們要麼是孤兒,要麼是父母離婚後再婚不要他們、甚至虐待他們。

 

 China 1

(圖3-10 喀什噶爾的維吾爾基督徒在教堂門前﹔出自《南疆維族基督教會的故事——一段難以攀登的陡峭懸崖》漢語譯本)

 

這些孩子們在孤兒院裡,受到良好的信仰、文化和科學知識教育﹔其中女孩們還接受出色的家政訓練。這些女孩們成為喀什當地僅有的能夠讀書識字的維族女子,許多當地人紛紛前來提親。當地的風俗是女孩 12 歲就可以結婚,但是安德森小姐給她們規定,15 歲以下是不可以結婚的。在孤兒院中,也有一些男孩女孩彼此訂婚。


男孩之家有一位少年名叫穆罕默德,足球踢得很好。他的妹妹夏娃,住在女孩之家。父母雙亡,兄妹倆相依為命。他們非常聰明積極,在孤兒院的學校裡表現出色。穆罕默德 17 歲那年,教會出現屬靈的復興,穆罕默德等幾位年輕人來到瑞典宣教站要求洗禮,洗禮後穆罕默德改名為亞伯(Habil)。盡管年紀輕輕,由於學習優秀,亞伯成為教會學校中的助教。[126] 當時優素福也來到莎車,他和亞伯一起,帶領一伙維族基督徒,滿懷熱情向同胞們傳播基督教信仰,並且通過誠實、良善和純潔的生活方式,等等基督徒的美德和生命,贏得了人們的尊敬。

 

China 2

(圖3-14 維吾爾族基督徒亞伯和妹妹夏娃﹔圖片來源同上)

 

1933 年,來自和田的三兄弟帶領維吾爾等突厥穆斯林們發起聖戰,老二阿卜杜拉(Abdullah)自稱艾米爾(Emir "王" 意思),一路佔領了幾個重要地方,包括莎車縣城在內。他們沿途殺死所有見到的漢族人,推翻漢族政府。由於聖戰的宗旨是消滅異教徒,約 300 名維吾爾族基督徒被殺害,可怕而悲慘的遭遇也臨到了孤兒院的孩子們。他們被叛軍抓起來,與其他基督徒關在一起﹔女孩們受到凌辱,年齡大一些的被強迫嫁給穆斯林。

夏娃也沒有幸免,而且結婚後從丈夫那裡染上梅毒(當時喀什噶爾地區大約一半的人口感染梅毒),導致孩子臨產的時候死了。夏娃自己也幾乎死掉,是安德森小姐勇敢地將她救了出來。不久,夏娃的丈夫在打完一次勝仗後,寄給夏娃一封信宣佈離婚了。後來,漢族政府重新控制新疆局勢,在各地開辦女子學校,16 歲的夏娃成為 90 個小學生的老師。夏娃工作非常努力,由於身體虛弱,加上過度勞累,不到 20 歲她就去世了。

 

China 3

(圖3-11 在莎車的女孩之家﹔圖片來源同上)

 

China 4 

(圖3-12 維吾爾族學生們和瑞典老師們在莎車的教會學校前﹔圖片來源同上)

 

 China 5

(圖3-13 "莎車女兒之家"幸福快樂的女孩們﹔圖片來源同上)

 

[127] 面對可怕的逼迫,男孩們的表現是令人難忘的。亞伯知道危險已經臨到了,他感到恐懼,但是卻鼓勵一位年紀較小的基督徒買買提說:"必須先有十字架,然後才有冠冕。" 亞伯成為南疆教會的第一位殉道士。作為第一個被拉出來當眾處死的基督徒,在被槍決前,亞伯跪在地上,抬頭望著天,神態好像《聖經》中的那位殉道者司提反。在場的那些年幼的基督徒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一刻。亞伯的臉上看不到恐懼,雙眼如同閃亮的星星,仿佛看到天開了。開槍後,亞伯沒有立刻死去,穆斯林叛軍的頭目(艾米爾)阿卜杜拉下令用刀把他砍死,並棄尸野外喂狗。三天過去了,沒有任何狗動過亞伯的尸體。一些穆斯林很驚奇,認為這一定是安拉的作為,就把尸體埋葬了。已經與亞伯訂婚的女孩布熱罕(Buwe Han),被阿卜杜拉•艾米爾抓去,被迫成為所謂的 "王后"。

幾年後,當漢族政府在盛世才的帶領下恢復了新疆秩序,處決了許多穆斯林領袖,同時也逼迫基督徒,程度不次於阿卜杜拉•艾米爾。在喀什,所有的基督徒,不論是漢族的還是維吾爾族的,都被逮捕入獄。其中有些基督徒被處決,有的在擁擠的牢房裡被折磨得瘋了,還有的凍死或餓死。牢房裡只能晝夜半蹲半站著,幾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去世,有時候一個早晨就抬出五、六具尸體。經過幾年的囚禁,只有六個基督徒活著出來了。在許多殉道的基督徒中,包括那位維族佈道家阿里•阿康德,以及喀什附近的漢城(疏勒)漢族學校的漢族校長劉老師。

還有一位基督徒小伙子,哈桑•阿康德(Hassan Akhond),是亞伯的一位朋友,也被盛世才政府逮捕關押。最初,有人聽到他的牢房裡,時常傳出鎖鏈聲和唱聖歌的聲音。後來幾個晚上,聲音越來越微弱,但是仍然能夠聽清,他在唱《被那永恆的愛所愛著》(Loved with Everlasting Love)那首聖歌。最後兩個晚上,只能聽到鎖鏈的聲音,之後就沒有動靜了。他被餓死了。

 


 

[125] 本部分参看R. O. Wingate, the Steep Ascent, the 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in Turkestan.

[126] Gustaf Ahlbert (1934), Habil- A Christian Martyr in Xinjiang, (Pathways Publishing: printed by ActsCo, Chiang Mai, Thailand, 2009), translator: Gabriel; Swedish edition published and printed by Swedish Covenant Church Press, Stockholm, Sweden in 1934, original title: Habil, p. 44.

[127] 本段同时参考Gustaf Ahlbert (1934), Habil- A Christian Martyr in Xinjiang, 第52-53页.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