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9年 真理報文章2019 年 9 月【主題篇】人生中的一分半

【主題篇】人生中的一分半

 

 Headline Van Atc

 

這段日子,在不同的場合,被邀介紹自己的機會多了。通常我便會用「五-四-三-二-一」作為開場白,簡單概括地與一眾與會人仕以一分半鐘介紹我至今的一生。於撰文之始,我亦希望簡單地以此稍作自我介紹。那怕你看後覺得不值繼續詳閱,在我抱歉之餘叫我能稍為安心的是,我只不過浪費了你人生中的一分半鐘。但叫我渺覺安慰的,是我仍算無負總編楊愛程博士所託,把溫哥華短宣中心的這名新任總幹事,讓你稍為認識。

「五」- 我差不多年屆五十,亦是家中第五代基督徒,太曾祖父乃中國初期教會窮傳道;我上教會年日亦接近五十年,因我在母腹中已每星期到教會敬拜上帝,在我香港的母會 -宣道會北角堂,認識創造我的主。

「四」- 我信主差不多四十年。一直在教會及基督教家庭中成長的我,對聖經及主耶穌的救恩、十字架的愛自幼便認知。然而是一次我獨自在家看「耶穌傳」時,看見主耶穌被釘的一幕,聖靈讓我知道 - 主為我死,我便在電視機前決志信主。

「三」- 正正三十年前我獻已於主、為主所用。一九八九年中國大陸土地上發生的六四事件,叫一個在英國殖民地長大、只覺自己為香港人的我,意識到我被造為一個黑頭髮、黃皮膚,生於信仰自由的殖民地香港有主的心意。眼看著北方的人民能為民主自由付上生命,主問我:「你願為我付上什麼?」我對主說:「我把生命完全奉獻給祢!」

「二」- 二十年前我與太太攜手來到溫哥華維真神學院,在硏究院接受神學訓練裝備,亦同時在實集中開始我們的牧養生涯。我一生至今只牧養過一間教會 - 門諾弟兄會南溫哥華頌恩堂;由實習傳道、差傳佈道外展牧者、兒童少年家庭事工牧者、靈命塑造事工牧者、及後成為教會的主任牧師,上帝實在使用此教會,讓我在牧養中更大被主牧養。

「一」 - 經過差不多十年的牧養後,透過教會的肯定,及自己對上帝心意的尋求後,我很清楚認定主對我的呼召 - 一生委身於福音的職事及神話語的職事上 (Minister of the Word, Minister of the Gospel)。於約十年前,我便接受了教會的推薦,在弟兄姊妹見証、及長執牧者與門諾弟兄會總會按手下,被按立成為牧師,一生回應福音及聖言的召命。

一分半的決定

一分半鐘完結了,我的簡介也完了。現在是你作決定的時候,你會繼續看下去嗎?基於剛才那一分半鐘的閲讀,你可能決定不妨繼續。但亦有可能,正正是剛才那一分半鐘,你決定擱報離席,不涉再看。在你不知道我將會跟你分享什麼內容的情況下,唯一你可根據而作決定的,便是剛才那一分鐘的經歷與體驗。

很多人對我離開牧養了二十年的教會這決定感到不明所以。既然與教會弟兄姊妹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對教會的人事物也算得上瞭如指掌,亦為教會定下發展藍圖及異象,豈不是理所當然地繼續在這教會作牧養的工作 - 宣講聖言、牧養羣羊、傳揚福音?這也是我在決定離開牧職事奉之前,經歷的懷疑、問題、及掙扎。再者,在我開始牧養事奉後不久,多年前我已有一個夢想,就是如我已故的神學院老師畢德生牧師(Rev. Eugene H. Peterson)般,一生牧養一教會,並破他二十九年的記錄。

然而,人認為的理所當然,卻不是上帝的想當然矣;人所渴望的理想達成,卻不一定是上帝的成就旨意。二零一八年七月,當我腦子裡終日想著教會的事情、及各樣大小的問題,無時無刻的都是在躊躇著、籌算著。想著想著、算著算著,最終便倒下了!當時我對上帝說,我不能停!但是不停不停還須停,在醫生、執事、家人、好友的催促下,我身停下來,但我心卻停不下來。直至上帝刹停了我那停不下來的生命。數個月後,我開始聽到聖靈的微聲 - 「是時候離開」(It's time to leave!)

我與上帝摔跤、爭辯、討價還價。我想,祢要我走,好好醜醜也讓我知道我會去哪裡、事奉於何方。但上帝一直沒有告訴我,我也下不了離開的決定。直至同年十一月,上帝斬釘截鐵地告訴我,祂不會告訴我要往哪裡去。我希望是能在知道往後的內容時,去評估衡量作什麼決定。然而主要求的,卻是要我基於過去的「一分半」經歷,在未知將來的情況下,去作出當下的決定。猶如亞伯拉早被呼召離開吾珥,耶和華上帝同樣是在呼召他離開的同時,沒有告訴他何往。上帝說 - 此乃真信心!

我一直在蹲躇著,作不了決定,信心很小!亦被很多對將來的「不知」而籠罩。就在此時,上帝讓我再次看見過去的「一分半」。正當我這「一」個人生走到一「半」的時候,上帝呼召我離開我事奉了二十年的教會,我求上帝稍為讓我秒看「一分半」將來,但祂把我的頭轉過來,看過去的「一分半」。

祂對我說:「過去二十年我對你的事奉有失信過嗎?在你回應我對你的呼召後,三十年來,我的膀臂有縮短過嗎?四十年前,你立志跟隨我,我有帶領你走過歪路嗎?甚至當你還在母覆中,我已覆庇你,我有虧負過你嗎?沒有!那你為何現在才不信我?」

我在主面前跪下,張開我的手說:「愛我的主,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憐憫。我願憑信回應主呼召,縱不知前路如何,仍順服踏上。求主悅納引導、用我一生之下半。」

一分半的微細

我在大學所唸的是產品設計學,除美學、工程學、市場學外,我也需要一些工科的知識,螺絲是很多時在設計及生產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物料。螺絲雖小,但在整件產品中,卻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一顆螺絲好像在一件產品中可有可無,但小小的螺絲,發揮著的卻包括連結、縫合、整合等的作用,叫一件產品能以上架出售。過去在我的設計中(我是作教育性電子玩具設計的),一口我經常用於我產品上的螺絲,便是「一分半」螺絲。

「一分半」代表是 1.5/8 英吋,是很小的螺絲。正因它的微細,在整件產品中不太著跡,但卻能作鞏固、整合之用,所以經常都能在設計中大派用場。我經常覺得自己在上帝手中只是一顆小螺絲,誠如建道神學院榮休院長梁家麟博士所著「異象與獻身」中的撰文「偉大的異象與不偉大的自己」,這正是我的心跡與寫照。面對著福音事工的浩大工程,普世失喪靈魂的需要,我只覺自己如一顆「一分半」螺絲,微不足道、只求盡忠、為主所用。

Law所以在我約十年前按牧禮的分享中,我用國語的「木屑」來形容自己新任承擔「牧師」的身份及位置。我只是一「木屑」﹐像鋪在遊樂場攀登架下的木屑堆其中一片,確保小朋友能安全遊玩,跌倒亦不會受傷。我的師母是羅師母,就是「螺絲帽」;我兩個小豆釘女兒是「螺絲釘」。我的家是蒙召的一個牧師家庭,但我們並不如人想像的高人一等。我們自覺在主偉大的召命下,我們只是如木屑、螺絲帽、螺絲釘一般,若非衪的恩典憐憫,我們這卑微的人根本不配服事祂。

所以當我離開了過去牧養的教會後,憑信踏上那不知之路一段時間後,而短宣中心竟向我發出邀請,接任事奉了廿七年的洪順強牧師,作溫哥華短宣中心總幹事,我心裏暗笑 - 「不可能!」我只是「木屑」,我只是「一分半」螺絲!但同工及董事們卻請我再作考慮,他們亦為這件事祈禱,並給我機會及時間,近距離去瞭解短宣中心的運作。上帝在這段時間,再次藉梁家麟博士書中的另一信息 - 「偉大的上帝與偉大的異象」提醒我,祂是呼召我的上帝,我縱是「一分半」,衪卻是我「一生之本」!我只管把自己交在祂手中,祂將使不可能變成可能。


如此,在清楚上帝的呼召下,在無數的不可能下,我仰望那偉大的上帝,接受這不可能的邀請,期待並期盼察看衪在短宣中心把不可能變成無數的可能。

一分半的距離

在我事奉主一段日子後,隨著時光的推移,上帝早已在我心裡放下了一個異象的種子。自幼,聖經中一段經文所描述的異象,常觸動我心靈,更不時叫我涙盈於眶。此乃使徒約翰被囚放拔摩海島上所見天上異象中的一幕: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 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啟示錄 7:9-10)

這寶座前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的敬拜,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刻劃在我的心靈上。然而上帝卻讓我漸漸發現,原來這不單是將來天上的異象,亦是今世地上的異象。若我們對「際與未際」(Already but Not Yet )的神學理念、及今世、末世、與來世的理解無疑亦無異,我們便會相信,將來所發生的事,今天我們是可以淺嘗的,因今生是連於永恆的。

而在我的理解中,不單今天指向明天,今天亦建於昨天,就是耶穌基督救贖功成的應許,當中成就我異象的其中一個,理應延伸至今天、並指向永恆的應許便是:

「因他使我們和睦 ,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了,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 因為我們兩下藉著他被一個 聖 靈所感,得以進到父面前。」(以弗所書 2:14-18)

「無牆的教會」是上帝給我一個很獨特的異象,就是「藉拆牆的福音,在滿牆的世界,建無牆的教會」。而這無牆教會的建立,是將來天上教會的初模;不然,將來又如何得以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的人,同時同㸃站在羔羊前敬拜,而不需因彼此的「牆」而須分時、分段、分地敬拜?這是上帝給我的異象,也是我在多年求問尋求下,為昔日所事奉教會訂下的藍圖。但 ......藍圖訂下了,上帝竟把我帶走了!

我起初真的不甘、也不明所以,我以為這多年的異象、教會的藍圖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其實並非主的心意。及後開始清楚上帝恩手的帶領,把我帶到短宣中心事奉,我便更不明白- 從此以後,我便是機構同工,不再是牧者,我仍能建立教會嗎?上帝對我說:「我對你呼召從無改變,昨日我呼召你建立教會 (Build the "church"),今天我同樣呼召你建立教會(Build the "Church"), 你看得見分別嗎?」 "church" 地方堂會, "Church" 合一教會!

上帝讓我看見很多教會內的「一分半」- 一分為半。祂的福音本應是把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中間隔斷的牆的,然而今天很多教會卻在不斷建牆。上帝讓我看見我仍能發夢,因祂夢仍未碎;我仍是被召為福音的使者,因祂仍是福音的差者。我不甘看見教會「一分半」的行動產生彼此「一分半」的距離。我渴望在傳福音以先,福音能先在教會中發動,把牆拆去、彼此同心、互相合作,以致我們不單讓人聽見福音,更讓福音被人看見;叫我們不致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

一分半的里數

一英里與公里對照下的對換為 - 約「一分半」。馬太福音五章四十一節提到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多走一英里路,就是等於多走「一分半」公里。秉承上帝給我的異象,我願意與溫哥華短宣中心整個事奉團隊,與眾教會、機構、信徒多走「一分半的里數」,以致能減少「一分半的距離」。然而,路是如何走出來的呢?

短宣中心兩年前已開始了一個 "Rise & Shine" 的運動,目標為 - 「興起發光、全民皆兵、凝聚教會、轉化城市」。兩年來我們與不同教會、機構、信徒已開始多走「一分半的里數」,盼望能「凝聚教會、轉化城市」,藉教會合一的同工,把福音帶進人群,轉化生命及社區。這「一分半」的歷程中,透過大大小小的嘉年華會、社區服務、陪讀媽媽、醫院探訪、長者關懷、街頭佈道、無家者外展、及職場事工,不單被關懷者生命因福音被改變,而我們的受訓者在參與中亦因福音被轉化,繼而看見教會因拆牆的福音被更新,而更能在所處的城市中為鹽為光,作明亮燈臺,讓福音大能轉化城市。

再看馬太福音我所引用的經文,看似這「一分半里數」的起步多少有些勉強,甚至不由自主 - 因經文中明言是「強迫」的。「強迫」這個字是由波斯帝國「送信快差」的意思演變而來。波斯國的郵政制度,每一條路按日分成許多站,每一站都存有送信者的糧食、住處、馬匹......提供幫助,若有缺乏可以強迫人提供之。換言之,這「強迫」之所以出現,是因在「送信快差」的職事上有缺乏而需提供幫助。傳福音就是「送信快差」- 把好消息傳播。然而我們卻不能獨力承擔,各人或教會甚至機構都有缺欠,而短宣中心在這「一分半里數」上所扮演的角色,便是凝聚、訓練、同行,讓大家能把「送信快差」職份盡快妥當地完成,得差遣主的讚賞與獎勵!

一分半的契機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以斯帖記 4:14)

我絶不敢亦無意以我的新職涵與以斯帖王后的位分相比,但我卻知從此以後我將有「一分半」- 一分兩半的位分,而這位分帶給我的是雙重的機會、倍增的契機。

我一半的位分,是「機構的同工」- 短宣中心的總幹事。這位分給與我機會接觸粵、英、國語不同教會及機構,在福音事工上更多協商合作,藉福音大能拆毀更多的牆。另一半的位分,我仍是「蒙召的牧人」- 透過培訓、同工、指導、同行,我仍在牧養 - 短宣學生、佈道團友、同工董事、未得之民,把福音真實帶進更多生命。

我在上帝施恩座前的禱告、及在祂面前無偽的心願乃是......「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 天上地上的各 家,都是從他得名。) 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 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裏,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 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 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但願他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得著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以弗所書 3:14-21)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