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9年 真理報文章2019 年 5 月【福音與中華】《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37)》

【福音與中華】《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37)》

 

編者按:從《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中﹐細心的讀者可以看到基督教由西向東﹐最終傳播到東亞的 "足跡"﹐是對 "中國基督教史" 非常寶貴的補充。作者以嚴謹的史學論述方式附有大量詳細腳註﹐由於篇幅所限在此不得不予省略﹐需要作深度研究的讀者可去原文網址查核:中國基督教理學協會(www.ccaa2009.com)。

第三章、19世紀末—20世紀上半葉的新疆基督教歷史(1888-1938)

二、一位土耳其基督徒的使命

[34] 1891年12月7日,瑞典宣教士豪吉爾(Hojer)奉 "瑞典宣教會" (Swedish Missionary Society)的差遣,從瑞典出發,前往並穿越高加索山脈地區(Caucasia),經中亞地區,最後抵達新疆西南邊境地區的喀什噶爾,考察在這個地區進行宣教的可能性。[35] 與他同行前往的還有一位亞美尼亞的基督徒,以及一位名叫約翰•阿維塔瑞尼安的土耳其基督徒。

 

China

圖3-1 土耳其基督徒約翰•阿維塔瑞尼安(John Avetaranian),
出自 Richard Schafer, A Muslim Became A Christian


1892 年 1 月,他們到達喀什噶爾。一個星期後,其他人都離開了,約翰•阿維塔瑞尼安卻留了下來,開始向當地突厥人(其時 "維吾爾" 族的名稱尚未恢復,一律稱為突厥人,漢族人稱之為 "纏頭" )傳基督耶穌的福音。這位土耳其基督徒還開始了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那就是開始將《新約•聖經》翻譯成他所稱的喀什噶爾語 [36],即東突厥語(指的是維吾爾語),古維吾爾語的一種,就是本文在第一章中提到的,採用受到波斯語和烏爾都語字母影響的阿拉伯字母,作為元音缺失的回鶻文字母,但語言是採用喀什噶爾方言,而不是如今許多人們誤稱的 "察合台語"。

兩年半後,當瑞典宣教團隊到達喀什噶爾,開始宣教工作的時候,約翰•阿維塔瑞尼安已經完成了《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翻譯工作。1898 年,四福音書的維語版本印刷發行,並運送到喀什噶爾﹔1914 年,《新約•聖經》的維語翻譯工作完成並印刷發行。

這位名叫約翰•阿維塔瑞尼安的土耳其基督徒,原名穆罕默德•舒克里•埃芬狄,到底是什麼人呢?

1861 年 6月 30 日,在小亞細亞地區的爾足汝穆城(Erzurum土耳其境內),一位男孩出生在一個穆斯林的家庭,取名叫穆罕默德•舒克裡•埃芬狄。[37] 父親是一位伊斯蘭托缽僧(Dervish 禁欲主義派,好像佛教的雲遊化緣僧人),熱心尋求真理﹔母親是聾啞盲人,在舒克里三歲那年去世。之後母親的姐姐將他撫養到 16 歲。[38]

[39] 六歲那年,舒克里在一所伊斯蘭學校上學,學習伊斯蘭教的理論。18 歲那年,因健康狀況被迫輟學時,已經成為虔誠的伊斯蘭教徒。有一次,因為一位宗教老師詢問他為什麼頭上裹綠色的頭巾,從而知道自己是穆罕默德的後代。

他和父親加入了伊斯蘭教的一個門派——堯拉格利(Yologhli)。他後來認為這是受到基督教影響的一個門派,或者說,是基督徒的團體在伊斯蘭勢力的威脅之下,將伊斯蘭的表面宗教儀式作為掩護,繼續保持基督教信仰,但是後來其基督教信仰產生了變異,成為伊斯蘭教的一個派別。[40]

1879年,他在父親家鄉的村庄住了一年。他住在一位當地著名穆斯林女學者家裡,他生平第一次看到了《聖經•新約》,是奧斯曼土耳其語的版本。這位女主人的兒子曾經在俄羅斯—土耳其戰爭中被俘,關在俄國的監獄裡,有一位陌生人送給他這本《聖經》。但是他讀不懂,出獄回來後就作為禮物送給了母親。[41]

父親去世之前,告訴兒子他對伊斯蘭教的懷疑,以及一生中沒有得到平安和喜樂。[42] 這個時候,舒克里已經成為父親村庄的伊斯蘭教長和毛拉(即伊斯蘭宗教老師,相當於基督教的牧師)。父親死後,舒克里開始認真研讀自己買到的一本《聖經•新約》。在閱讀《聖經》的過程中,他受到極大的啟蒙,並開始放棄伊斯蘭信仰,宣揚耶穌是基督。[43]

由於基督教信仰的緣故,舒克里遭到逼迫,於是他逃亡到波斯,然後到高加索地區(Caucasus),抵達提夫利斯(Tiflis,今格魯吉亞的首都第比利斯,時為沙俄殖民地,格魯吉亞人主要信奉東正教)。[44] 經過一位亞美尼亞基督徒的推薦,他在提夫利斯認識了一位亞美尼亞的基督教福音派牧師 -- 亞伯拉罕•阿莫克漢安茨(Abraham Amirkhaniantz)。[45] 經過三年的流亡,他已經能說熟練的亞美尼亞語。[46] 這時候,他被基督徒們稱為約翰。阿莫克漢安茨對他進行了嚴格的考驗,最後終於作為基督徒接納了他,並於 1885 年 2 月 28 日,在星期天的禮拜後,在穿越提夫利斯城的庫爾河(Kur River)中,為他施行了洗禮。[47]

[48] 幾天後,他在阿莫克漢安茨牧師的家裡,認識了瑞典宣教士豪吉爾(Hojer)先生。1886 年 6 月 1 日,在豪吉爾先生的攜帶下,約翰(即舒克里)和一位亞美尼亞基督徒到達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開始在瑞典宣教會的學校接受三年的課程培訓,學校設在克里斯坦漢姆(Kristinehamn)。由於語言的障礙所導致的艱苦學業,舒克里的健康狀況惡化,幾乎喪命,但奇跡般康復。


1889 年秋天,約翰(舒克里)前往提夫利斯,開始在亞美尼亞人當中開展宣教工作。他知道,自己首要的呼召是向高加索地區(主要是在格魯吉亞地區)的穆斯林傳福音﹔他去過許多村庄,甚至深入波斯(伊朗)境內的城市,向穆斯林宣教。[49] 兩年後,阿莫克漢安茨牧師和宣教士豪吉爾從瑞典回來,帶來了瑞典宣教會關於考察新疆喀什噶爾的使命﹔由於阿莫克漢安茨牧師生病不能前往,另外一個亞美尼亞基督徒決定退出,最後由豪吉爾、約翰(舒克里)和另一位亞美尼亞基督徒小伙子,於1891年12月7日啟程前往喀什噶爾。[50]

 

 


 

[34] 本部分的前三自然段,同时参考一位西方宣教士提供的资料,来源于一个网站 2000 年 8 月 25 日升级的内容,原参考资料不详。

[35] Richard Schafer, A Muslim Became A Christian, 第67頁和脚注。

[36] 同上,第79頁。

[37] 同上,第1頁。

[38] 同上,第1-2頁。

[39] 本段参考同上,第2-4頁。

[40] 同上,第4, 5, 7, 8頁。

[41] 同上,第 15頁。

[42] 同上,第20-21頁。

[43] 同上,第5-6章。

[44] 参考一位西方宣教士提供的资料,来源于一个网站 2000 年 8 月 25 日升级的内容,源参考资料不详。

[45] Richard Schafer, A Muslim Became A Christian, 第52-53頁。

[46] 同上,第54頁。

[47] 同上,第57頁。

[48] 本段参考同上,第58-59頁。

[49] 同上,第61頁。

[50] 同上,第67頁。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