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8年 真理報文章2018 年 10 月【教養兒女】禍殃子孫--愛子叛逆

【教養兒女】禍殃子孫--愛子叛逆

 

一般人的孩子們當中,總會有一個特別聰明能幹的帥哥﹐父母親不知不覺會比較寵愛這種孩子,也會偏心。這樣做法不但會叫其他的孩子們妒忌,也會害了這個孩子,使他玩弄手段,欺負兄弟們,甚至於連爸爸都要欺負。走錯路的時候,因為他聰明,內外才、整體的條件都好﹐特別難以挽回,很容易一錯到底。這種孩子叛逆起來,也是最叫父母親最傷心的。《出埃及記》提到這種人,父母親要把他拉到城門口,讓城裡的長老們定他的罪,用石頭打死。但是有多少父母親們肯這樣做呢?所以一個這樣的叛逆子,甚至於要殺父母親,父母親有些時候,還寧可替他死!

愛子押沙龍

從聖經的記載,我們可以看到大衛一生最愛的兒子就是押沙龍。「暗嫩死了以後,大衛王得了安慰,心裡切切想念押沙龍。」( 撒母耳記下13:39)心裡切切想念押沙龍,原文作:整個人都跟著押沙龍出去了。押沙龍是在大衛兒子們當中,最得大衛的心的。

這押沙龍真正是才貌雙全。從外表來說:「以色列全地之中,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得人的稱讚,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他的頭髮甚重,每到年底剪髮一次。所剪下來的,按王的秤稱一稱,重二百舍客勒。」(撒母耳記下14:25-26)

聖經不常這樣稱讚一個男人的俊美。他小的時候肯定是更加可愛,懂人心意,口齒伶俐﹐從小被寵愛,一定是不在話下。這麼好的外才,父親肯定對他會有很大的期望,甚至於叫他接掌王位也不一定。不過聖經裡面,另外有一位被稱為「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以西結書28;12)﹐牠卻是撒旦。先知從推羅王指向墮落的天使長、撒旦。好看沒有什麼不好﹐那是一個好的條件。若持著漂亮放縱情慾,那就變成撒旦了。所以自然界裡面,最漂亮的東西常常也是最毒的。

成功能幹

他殺暗嫩的時候就是在剪羊毛,一般大財主的盛會。他的外祖父是基術王,他有錢其實一點也不稀奇。不過他明顯很會經營,所以他的田地也不少,他還有不少的僕人,連大衛王的長子,太子爺都敢殺!後來約押大膽求大衛讓押沙龍回來,只因大衛不見押沙龍,押沙龍竟然把約押的田燒了。這是他手辣的一面。但是他如果要溫馨同情了解,也會如此!

「此後,押沙龍為自己預備車馬,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押沙龍常常早晨起來,站在城門的道旁,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押沙龍就叫他過來,問他說,你是哪一城的人。回答說,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押沙龍對他說,你的事有情有理,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申訴。押沙龍又說,恨不得我作國中的士師。凡有爭訟求審判的到我這裡來,我必秉公判斷。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與他親嘴。」(撒母耳記下15:1-5)

他的背叛是早有準備的﹐他的政治手腕更是十分的巧妙。他預先收買了以色列人的心,等到時機一到,他就發動了他的陰謀,召集他的親信往希伯倫去,就是他父親起初被膏為王的地方。其中特別有的是「押沙龍獻祭的時候,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基羅人亞希多弗從他本城請了來。於是叛逆的勢派甚大﹐因為隨從押沙龍的人民,日漸增多。」(撒母耳記下15:12)

「那時亞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問神的話一樣。他昔日給大衛,今日給押沙龍所出的主意,都是這樣。」(撒母耳記下16:23)

這樣,他的父親和父親的親信都要逃命。「本地的人都放聲大哭。眾民盡都過去,王也過了汲淪溪﹐眾民往曠野去了。」(撒母耳記下15:23)「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著上去。」(撒母耳記下15:30)真的是一片淒涼的景色。


放縱情慾

押沙龍跟他哥哥沒有分別﹐他也是放縱情慾。他還是帶著政治意味的﹐這原是亞希多弗的好意見。「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你父所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你可以與她們親近。以色列眾人聽見你父親憎惡你,凡歸順你人的手就更堅強。於是人為押沙龍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押沙龍在以色列眾人眼前,與他父的妃嬪親近。」(撒母耳記下16:21-22)

「親近」﹐原文是發生性關係的意思。這在古代,跟前王的妃嬪發生性關係,有帶著已經取代了前王的王位的政治意味﹐真正是喪心病狂。但是這樣就應驗了先知拿單,對大衛所宣告的審判:「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嬪賜給別人,他在日光之下就與她們同寢。你在暗中行這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撒母耳記下12:11-12)

是的,神已經赦免了大衛,但是罪行的後果,還是會有。他的兒子們學了他的樣子,並且變本加厲。

慈父心碎

大衛有悔改的心,他的兒子們卻沒有。他們大膽放肆,學了父親的妄行,卻沒有學父親的悔罪,完全沒有憂傷痛悔的心。所以暗嫩喪命在押沙龍的手裡,押沙龍卻喪命在自己的愚蠢狂妄裡面。大衛所安插的特務,亞基人戶篩,結果破壞了亞希多弗的良謀﹐讓大衛有時間逃命過河,也有時間重新召集他的部隊。但是這短短的逃亡生涯,跟以前逃避掃羅漫長的年代,完全不同。就如他淒淒慘慘地上橄欖山,便雅憫人示每一邊咒詛他﹐一邊拿石頭砍他的時候:

「大衛又對亞比篩和眾臣僕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這便雅憫人呢!由他咒罵吧﹐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撒母耳記下16:11)

「王和跟隨他的眾人疲疲乏乏地到了一個地方,就在那裡歇息歇息。」(撒母耳記下16:14)

大衛的心碎實在是只有他自己才了解。問題是這是他所最愛的兒子﹐遲早都會把王位給他的。押沙龍雖然毫不留情地要大衛的命,但是當大衛的眾軍要出發的時候,他還是瑾瑾地告誡他們要手下留情,不可以殺押沙龍。當他坐在城樓期望,報信的少年人告訴他押沙龍的凶信的時候,他的哀働真是叫人心碎。

「王就心裡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說,我兒押沙龍阿!我兒,我兒押沙龍阿﹐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阿,我兒﹐我兒!」(撒母耳記下18:33)
大衛為了自己的罪行所得到的報應,一點都不簡單﹐押沙龍之死可能是叫他最傷心的。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