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8年 真理報文章2018 年 2 月【事事關心】關注基督徒面對的兇險

【事事關心】關注基督徒面對的兇險

 

11歲女孩面對傳媒謊稱其頭巾被剪

居住在北美洲的人們若留意主流傳媒怎樣報導國際新聞,不難發覺他們甚少報導關於基督徒或其他宗教信徒在中東和伊斯蘭教國家所受到的迫害﹔相反地,住在緬甸、印度、歐洲或北美洲的穆斯林若受到不平等對待,西方主流傳媒馬上大幅度、不遺餘力地高度迅速報導。不單是一次循例的報導,還在一星期或一個月之內反覆詳盡地報導。加拿大 多倫多市上月中一位穆斯林女學生報稱被剪頭髮便是一例,雖然兩天後被發現是謊話虛報,使人們不禁要問:加國傳媒和政府為何沒有在明真相之前,便那麼高調譴責?

小特魯多總理聞言立刻發表義憤填膺的譴責

究其原因,歐美國家的主流傳媒普遍都有其「政治正確」立場,他們認為,過往三百多年西方強權曾經欺壓許多(包括信奉伊斯蘭教的) 亞洲和非洲國家,所以,對於現今在亞非兩洲的基督徒所受到的迫害,西方傳媒中那些自由派人士為了避免被批評為繼續為白人帝國主義行為撐腰,就覺得不應該為那些象徵西方文明的基督徒作傳聲筒。

其實現今在亞非兩洲的伊斯蘭國家裡,絕大部份基督徒都隨時隨地可能遇到兇險,只是西方傳媒刻意迴避報導。以下是去年 (2017) 所發生幾件的典型事件 :

在巴基斯坦,一位 16 歲已經決志信奉耶穌基督、名叫 Stephen 的年青人,被指控在市集攤位中偷竊貨品,當場被打。雖然這年青人掙脫逃離了現場,但有人向當地的伊斯蘭祭司 (Imam) 舉報,誣蔑他,指控這年青人不單偷竊,更焚燒一本可蘭經。那伊斯蘭祭司大怒之下,派人追蹤這年青人,找到之時向他拳打腳踢,雖然被一個過路人看到時立即報警,避免當場喪命,卻仍被警方控告焚燒可蘭經之罪行。而且,在他被囚禁之際,數百穆斯林激進分子集合在拘留所面前,大聲要求鞭打這年青人,因為他褻瀆真主安拉。

在非洲的肯尼亞(Kenya),伊斯蘭激進分子破門進入一戶基督徒家裡,威脅他們若不放棄基督教信仰而歸入伊斯蘭﹐又即時背誦一段可蘭經,整戶人將會被殺。那些基督徒堅守立場不屈服,當場被那些伊斯蘭激進分子用屠刀殺死並且碎屍!據其中一位幸好不在場的親人透露,伊斯蘭激進分子事前已經知道那家人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因此有預謀地前去迫害他們。

在尼日利亞(Nigeria),槍手闖進一個基督教堂正在進行的主日崇拜聚會中,射殺了超過 50 位在 Amambra State 的教堂會友。事後,一個伊斯蘭激進組織宣稱,當日事件是一次「聖戰」行動, 因為那些基督徒沒有歸入伊斯蘭教。該國另一個極端伊斯蘭組織 Boko Haram ,其實在近兩三年一直不斷有類似的迫害基督徒的恐怖行動,只是剛巧被其他更轟動的血腥事件所蓋過而被人忽略而已。

在印度和緬甸之間的孟加拉國,去年趁著緬甸有大量難民逃亡抵達孟加拉的事件,藉著維護國家安全之際,無緣無故便勒令約 200 個基督教機構立即關門,不得繼續運作。這事件只不過是眾多類似事件之中的一個例子。

根據一個關注全球人權和宗教自由的報告所透露: 過往 10 年,由於戰亂和宗教迫害,在中東地區的基督徒數目大幅減少了百分之 80,若形勢沒有改變,20 年後基督徒可能在中東地區接近消聲匿跡的地步 !18 年前,即 2000 年那時,在伊拉克境內約有 150 萬基督徒,如今只剩下約 10 萬而已。黎巴嫩、敘利亞也是經歷類似慘況。不可不知, 1910 年基督徒在中東地區佔總人口約百分之 13.6!

基督徒更加要認識到,從中世紀直到 1683 年,信奉伊斯蘭的鄂圖曼帝國(Ottoman)不單控制著中東、北非海岸地域和歐洲的西班牙南部,更以武力征服了幾乎整個東歐: 希臘、匈牙利、羅馬尼亞、巴爾幹半島 (即昔日的南斯拉夫,現今的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克羅地亞),只因為在維也納(Vienna) 的奧匈帝國的興起才阻止了其全面征服歐洲的進程。

所以,現今西方主流傳媒和知識界的立場是錯誤的,缺乏對歷史的正確回應,漠視了伊斯蘭教於公元 632 年(它雄霸中東之開始) 至 1683 年的血腥歷史,以為避重就輕,對伊斯蘭教不作任何負面評論,就可以解決現今歐美國家面對的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 社會「伊斯蘭化」。 借用 1970 年代美國著名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提醒歐洲北約國家的一個重要名詞--APPEASEMENT--姑息政策。他當時提醒歐洲不要持姑息的心態面對當時的強敵蘇聯,被有些歐洲政客視為鷹派外交家。他所警惕的,乃是歐洲領袖以為用愛心和坦誠就可以改變蘇聯政府官員的敵對立場(雖然在個人的層面我們應該是這樣的)。基辛格這個 15 歲時隨父母逃離納粹德國的猶太人,對權力和群體政治有深入和切實的理解,相信不能只靠講愛心和寬容便能打消野心家(「邪惡軸心」) 的詭計而達致世界和平。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英、法兩國對納粹德國的姑息政策全盤失敗,結果還是等到消滅了希特勒的納粹黨才看到真正的和平,這就是給現今歐美國家再次提醒,我們不可只講愛心和坦誠便會消除所面對的世上罪惡的兇險。

總結上述的論點,筆者提醒基督徒應該多花時間從多方面了解時事,不要接納現今西方主流傳媒的立場,不隨便相信他們的報導是公正的,因為可肯定的是﹐他們不會從維護宗教信仰權利的角度去詮釋現今西方與伊斯蘭教之間的事。今天身在北美洲的基督徒正在面對越來越多不利的處境,需要我們隨時警惕地觀察某些社會動態會否危及我們的信仰立場,並且經常關注基督徒在中東和其他伊斯蘭教國家所受到的迫害。

願上帝讓我們認定祂仍然掌管世間萬事,而且審判世人的惡行,好像大衛王向祂的祈禱那樣 (詩篇28:3-4): 「不要把我和惡人並作孽的﹐一同除掉﹐他們與鄰舍說和平話﹐心裡卻是奸惡。 願您按著他們所作的﹐並他們所行的惡事待他們。」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