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8年 真理報文章2018 年 1 月【事事關心】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事事關心】特朗普的外交政策

 

 

p20

2017 年 12 月 12 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簽署國防授權法案

 

約一個月前,總統特朗普宣佈,由於美國自從 1995 年已經通過立法,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他決定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 (Tel Aviv) 遷到聖城,他不理國內、國外的威嚇和反對聲音,不怕歐洲一些盟國的負面批評和甚至言論攻擊,履行競選時的承諾,計劃兩年之內完成搬遷。

這是美國過往 25 年以來數一數二強硬的外交政策。過往三個總統(克林頓、小布希、奧巴馬) 都曾考慮過移大使館到聖城,只是不敢輕舉妄動,因為每次總統將此想法提出,馬上被白宮幕僚刻意「走漏風聲」,讓主流傳媒很快聽到之後製造輿論, 加上一些國會議員恐怕在自己選區失去穆斯林選民的支持,也懼怕成為伊斯蘭國家政要的敵人,種種輿論形成強大的反對聲浪,令過往三個總統都不敢付諸行動,因而突出了特朗普此舉的巨大勇氣。

特朗普在上月聖誕節之前,曾多次公開宣稱聖誕節是紀念救主耶穌降世的日子,他的目的要世人思考聖經提及「道成肉身」的涵義,在現今「政治正確」的世代,很多政客看這樣的宣言為十分愚蠢的舉動,是等同「政治自殺」。不過,由於他在過往一年內,多次做了這些類似乎沒有智慧的言行,使不少沒有投他一票的美國選民反而對他作 180 度改觀,又使一年前投他一票的基督徒非常雀躍,因為沒有錯誤投票給他!

一年多之前,很多美國基督徒開始醒覺,總統的個人德行並非不重要,只是特朗普個人道德的欠缺,遠遠不及民主黨的希拉莉的故意撒謊、貪污自肥令人不齒,還有其國策所帶來的社會和外交問題那麼嚴重。美國民主黨的政治路線清晰地否定宗教信仰在其國策的任何考慮之內。固然,希拉莉和民主黨員不會完全放棄爭取基督徒的選票,但他們當權之後則肯定不會將基督徒的意見作認真的考量,因為自由派思想主導的民主黨絕對不重視基督教信仰對社會和這個世界的貢獻,他們也不尊重聖經的教導,民主黨中不少是鄙視任何信仰的人,更樂於見到基督教信仰被人唾棄。

所以,不管特朗普是真誠還是假的基督徒,過往一年的例證,他起碼認真履行了大選之前對基督徒領袖的承諾。這是基督徒選民值得首要思量的重點,我們或許不可能選出一個十分理想的信徒作為國家領袖,因為在這個到處都是罪人的世界上,那是不可能的妄想。我們只應該推舉那些謹守競選諾言和不虛報自己履歷的從政者,也重視他們的政策將會如何影響到基督教信仰在社會上的自由傳播。

同樣,我們也用上述原則去看國家領袖與以色列的外交政策。基督徒要從政府對猶太人的態度和政策,去衡量選民應該如何取捨一個政治領袖和其背後的政黨,因為政府如何看以色列的生存,將會不單影響到中東局勢的穩定,也直接影響到整個世界的走勢。國策是否造就基督教信仰,這是基督徒選民須要慎重思考的事!

從特朗普那句口號:「我會令美國再次強大」,我們可以期望他會在一切外交政策上比克林頓和奧巴馬強硬得多。固然,北韓和伊朗的敵對態度令特朗普和不少美國人喋喋不休地盤算如何面對當前的危機,但中東能否穩定,越來越顯示伊朗和一些伊斯蘭國家扮演的角色。所以,美國如何擺平各方勢力,又不危及以色列的生存,這是基督徒應該關注的一個重要議題。

可以肯定地說,特朗普重視以色列的生存權利,但是,國內、國外都令他處於棘手的困局。在國外,歐盟幾個主要成員國都公開指責他將中東的緊張局勢升級,直接破壞美國和歐盟與那個地區的友好關係,來自伊斯蘭國家的更是大量的負面批評。在國內,美國國務院內很多官僚其實是自由派的人士,多數對以色列沒有好感,認為它是「中東惡霸」,他們會否絕對服從總統的命令,馬上著手去籌備遷移大使館到耶路撒冷呢?這是值得拭目以待的,因為可以預見,不少國務院的官僚將會「開慢車」,或「陽奉陰違」地私下協助反對人士去阻攔遷大使館的實際行動。

特朗普若要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組織中間,成功作為雙方的調解人,就要看他的幕僚是否懂得利用巴勒斯坦人和中東國家的民意調查去推行他的外交政策。根據 2017 年 9 月中,由 Palestinian Center for Policy and Survey Research 所作的民調,在約旦河西岸和加薩地帶的巴勒斯坦人中,有 67% 要求其領袖阿巴斯 (Mahmoud Abbas) 辭職,這即是約三分之二的人其實對他們的現任領袖十分不滿意。在這次調查中,約有一半人認為以色列給他們更多的自由和權利;只有 38% 宣稱不害怕因批評巴勒斯坦解放組織( Palestinian Authority,PA) 而受到報復,而宣稱不敢批評巴解組織的民眾卻高達 59%,更有 77% 認為 巴解組織是貪污腐敗的,因為當中一些領袖都擁有家財千萬美元的!

阿巴斯(Mahmoud Abbas) 和其他巴解組織的領袖,究竟有沒有從西方國家捐助的款項中飽私囊呢?在這個問題上﹐歐美主流傳媒的報導是完全欠缺的。筆者晚上在家一定會看  CBC 和 CTV 的國際新聞,並且經常留意加國的《環球郵報》 (Globe & Mail) 和《紐約時報》 (New York Times),但從來沒有看過他們報導類似上述的民意調查,筆者相信因為他們認為那是「政治不正確」的行為!

盼望特朗普的幕僚,特別是副總統彭斯 (Mike Pence)有足夠的智慧,幫助特朗普處理是否允許伊朗和北韓成為擁有核武國家的問題,因為這兩國有可能會將其相關的技術,賣給一些恐怖組織,後果是導致世界不少國家隨時受到核武器的威脅而向勒索者屈服﹐暗中付出龐大的「贖款」,這對任何國家都是一個不願意面對的局面。

盼望特朗普總統喜愛正直和追求公義的勸諫,正如聖經提及的那種王:「公義的嘴﹐為王所喜悅;說正直話的﹐為王所喜愛。」(箴言16:13)

普天下的基督徒都應該祈求上帝﹐使他們所居的國家都有敬畏耶和華神的領袖,因為此而可以讓信徒在現實生活上學習、體驗上帝在人間的眷顧、保守和祝福。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