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特稿】上帝聽禱告!

 

 Headline Ny Atc

 

在越南艱苦的歲月

在四十年代初,中日戰爭亂無寧日,中國飽經第二次世界大戰蹂躪後數年,人民生活艱辛貧困,又遇上農作物失收及飢荒,年輕的一代很難發展維持生計,只想嚮往東南亞一帶國家,謀發展找工作,故此我祖母雖愛子心切,萬分不捨,卻仍催迫貼心的小兒子(我父親)赴南洋安南尋父(袓父)求生,希望父子團聚,能過著養家活兒,安定的生活,總比餓死在本鄕好。

筆者的父親在十九歲就去了越南與祖父一起生活。數年後祖父因胃癌回鄉逝世。父親盡用所有積蓄給祖父在老家養病及安葬。

父母親結婚後開始在街上地攤做賣布料小生意,白手興家成就家庭小店舖做了廿多年。店舖名「黃金盛布疋」,是鄰舍為人所熟悉的門面生意。父母親為人親切,街坊有口皆碑是生意老實人。母親生了五個孩子後,其中有個三孩子(兩男一女)是小童已懂事階段,在短短的幾年裡一個個因生病夭折。父母親在極其傷痛之下,到過許多佛廟求助於和尚法師占卜問卦。母親後來再生了四個孩子,一律不准稱父母親為爸爸媽媽,只能稱阿姨和姨丈,否則孩子會長不成、活不了。從此我們家裡的神枱香爐煙火鼎盛,燈光耀眼,拜祭祖先及民間傳統神明。筆者自小體弱多病,常被父母親在家中,或帶到在街上的义路口中,手拿著正燃燒著的元寶衣紙,在身上徘徊地掃,險些連頭髮和眉毛都被燒著了。父親還帶我去上契給中國神話中的齊天大聖(孫悟空)作乾女兒。

1975 年美軍撤退南越,北越共軍侵佔南越,從此南北越統一成為了一個共産主義的國家。1977 年,我們從一個中等小康之家,一夜之間竟然成為有家歸不得,一切貨物和房屋化為烏有。當時共黨政制混亂未能穩定,人心惶惶。大富商家,一一被清算,許多人承受不了壓力、精神漰潰、跳樓身亡的消息,已成為當時新聞常事,家破人亡的消息不斷發生。人們渴望偷渡逃亡往外國,寧願傾家盪產,去投注搏取一缐生機。原本父母親計劃了一家一齊偷渡出國逃生。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我們被一個近親欺騙所有的金條,是父母親一生積蓄的九成。

當時所有被清算的家庭,是被政府所遺棄的。所有社區支援及城市戶口註冊全被取消。孩子無資格上政府學校讀書。筆者當時是學齡十二歲,以下還有兩個弟妹,每天過著游蕩無所事事的日子。既可打發日子又能多少幫補家用,我就去入腐乳罐裝,又做過回收塑膠厰製塑膠袋,晚上又在戲院外賣王牛票。父母親不忍看見孩子過著荒費的日子,心如刀刺。父親就挺胸執筆自當老師,用傳統重男輕女之法只教最小兒子識書寫字,卻忽視了兩個女兒的學習。

一把吉他改變了我全家的生命

有一天我見到掛在牆壁上封了塵的吉他樂器。知道應將這物歸原主還給我二哥的同學,順便告知他二哥偷渡成功的消息。這同學可惜不在家,他小媽說他去了教會。第二次晚間再去找他,並想親自道謝,借給二哥樂器。這一次遇上了他父親,又再聽説他去了教會。心感非常奇怪,究竟教會是什麼地方?這個同學為什麼喜歡常去那地方?

不久之後又在一個晚上我家來訪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就是二哥同學的父親李先生。當時我們一家租住在朋友家樓閣的一個約十二平方公尺的小房間,邀請他坐在唯一一張破舊的車墊椅。他友善喜樂的臉孔,帶著客家腔調向我們一家傳福音。他說:「耶穌是一位奇妙的救主」、「上帝是創天造地的真神」!李先生説主耶穌怎樣改變了他兒子頑梗的性格,之後又如何改變了他與兒子之間的惡劣關係。我們一家六口坐在小房間聽著李生敍述,他生命如何被上帝改變的經歷都感到十分驚訝。若没有一位上帝真的幫助他,何來有人如此勇敢無愧將自己私隱向陌生人透露?之後這位李先生向我父親請求容許三個小兒女(我與弟妹),去教會上暑期聖經班兩星期。孩子在教會學習才不會學壞。父母欣然答應了。只是父親特別囑咐我們三人,去教會只是學習中文,絕不可以入教。過幾天後有三個大哥哥騎著三輛單車來到我家門前,說要送我們三弟妹去暑期聖經班。我們本來素未謀面,卻被善待和尊重,真是有點受寵若驚;這也是過去兩年因國家政變,我們家財盡失後,從未這樣被人重視和關懷過。

那年是 1980 的夏天,當地政府還未對各教會施行壓迫和控制。原來這年是教會最後一次可以公開自由開辦暑期聖經班。這是上帝特別為我們而設的。我們真是有福氣啊!我三弟妹初次踏入教會,裡面坐滿三四十個小朋友好開心在唱歌《約翰福音3章16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叧一首歌是「我到假期聖經學校,學習神的話語,明白聖經認識耶穌,一生跟隨救主」到現在還有許多小兒歌仍念念不忘在腦海中,從此我就愛上了唱詩歌。

當天就得到一本教會送我的小聖經。帶回家後就打開聖經看看,裡面全是密麻麻的小字,看不懂,又沒有一個漫畫圖案。當日父親發現看到,讚嘆不已,嘩,好厲害啊!第一天的學習就能學那麼深的書啊!其實當時我看懂的也許不超過二三十個中文字。我倆弟妹連小學校都還未曾進過,每日我們都很期待可以去教會學習。自從我們去了教會以後,父母都發現我們孩子變乖聽話了,對人以禮相待,不再用粗語毒駡人。我也不再背著父母用小錢在街上的檔攤賭博。我們還去勸告鄰居的小孩不要學壞去賭錢。

有一次我在一個團契福音聚會,想起那位姐姐所說聖經的話「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當時我內心掙扎致全身發抖,最後勇敢舉起手來表示決定相信耶穌。後果如何主耶穌會負責和幫助我。

神聽禱告嗎?

當時我大姊廿四歲已得了肺病有一年多,身體非常虛弱,體重只剩下三十多公斤,看了許多醫生和吃了許多中西藥都不見起色。晚上常作惡夢,又失眠,在深夜裡常因惡夢而尖聲大叫。後來大姊說晚上睡覺有時見邪魔攪擾,有時壓在她身上透不過氣來。起初只是數天發生一次,後來每晚數次,連日間也受到邪靈的騒擾,起初是由單數漸漸變成眾數的邪靈騒擾。當時剛剛信耶穌不久的我,對聖經不太認識,只知道聖經記載耶穌能醫病趕鬼。我就勸大姊去相信耶穌她病就會痊癒,鬼魔也必離開她。

有一天教會朋友照常來家訪。並勸告父母親快相信主耶穌。世上只有一位真神上帝。我父親感到啞口無言,但衝口而出地說:「假如世上有這位真神上帝,我要向衪求三件事,假若祂聽我的祈求,我才會相信耶穌。」我還記得當日那位傳道人很冷靜地回答父親說。如果你所求的是合上帝心意衪會聽的。他就臉轉向對我說,「嬋英,妳信了耶穌,懂得禱告,妳每日要與父母及家人一起禱告上帝。」我答應了。父親所求的三件事是:第一是大女兒的病能康復痊癒。第二是全家能與兩兒子在瑞典團聚。第三是要向當地政府贖回被沒收了的房屋。一連三星期奇妙神蹟就發生了。

有一個晚上大姊臨睡前請我為她禱告,求主耶穌幫助她驅走邪靈,能得平安睡覺。如果祂真的能幫助她,以後我就信耶穌。我們姊妹倆就握著手一起禱告,我請大姊跟著我說每一句話。「親愛的主耶穌,求祢幫助大姊今晚有平安的睡覺。保護她再不受邪靈的騷擾。奉主耶穌之名求,阿們!」第二天的清早。我大姊開心到不得了告訴我說。昨天晚上我真的一睡到天亮。我沒發惡夢又沒有見到邪靈來騷擾。究竟這是碰巧呢?還是主耶穌真的幫助我呢?我還要再多試試長些時間,之後才信耶穌。第二個晚上我教大姊自己向主耶穌禱告。奇妙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神,祂是獨行奇事的神。我大姊從那時起到現今三十六年時間都沒有再受邪靈的騒擾。三個多星期之後,大姊在佈道會中因一首詩歌的感動全心歸信主耶穌。「求主耶穌來住我心,我心有空房等候」。

兩個多星後我們就接到瑞典政府領使的信,我們被接納移民去瑞典。只要在越南辨妥離境程序就可以出境,一切飛機票費用全由瑞典政府負責。這是第二件事的禱告蒙上帝應允,而且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當天我父親開心到像個小孩子般跳躍起來大聲對我說:「今晚我要到教會(宣道會平泰堂)去告訴大家,我要信耶穌,上帝真的聽了我們的禱告,我們要相信耶穌。」感謝上帝沒有允許第三件事,否則我們在金錢上有更大的損失。因為在我們全家一起禱告的期間,我父母暗地裏去物色經紀人,用賄賂公安的方法去贖回自己的房屋。

想起這前後四年所發生的一切事情。我因為失去四年讀書的機會,上帝卻補足我在教會,有中文的學習。我弟弟榮南和妹妹嬋娥連小學都未開始,但今天能閱讀和能寫的中文全是上帝恩典的補足。這正是父母親期望我們去教會所得到的成果。但上帝所賜的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雖然人生變幻無常,人亦沒法去掌控一切的事物。不過,若沒有這災難怎可能速使我們一家有機會接近這位慈愛的上帝,驅使我們棄假歸真認識耶穌基督的救恩。

筆者與丈夫李志成現居住在美國育有三子一女。在一九九五年春季參加了香港短宣中心半年的佈道訓練,我們希望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更有效率。感恩,我們也先後影響妹妹、弟弟及父母去香港接受短期宣教訓練。這正是我們不枉此生的投資!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