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7年 真理報文章2017 年 8 月【主題篇】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

【主題篇】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

 

 Headline Van Atc


編者按:作者龔明鵬牧師是這屆 "溫哥華華人佈道聯會佈道大會
的特邀講員﹐佈道大會即將於 9 月 7 至 9 日在列治文伯大尼浸信會舉行﹐請各位讀者互相轉告﹐廣邀親友參加。

從 1996 年重生得救到如今,21 年過去了。回顧這些年所走過的路,最深的一個感受就是神對保羅說過的這一句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歌林多後書12:9)

不幸的童年

我於六十年代中期出生在中國福建的農村,家裡曾發生過許多的悲劇:包括奶奶自己用繩子上吊而死,爸爸喝農藥自殺身亡。當時面對自己的家庭及周遭的環境,不斷在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人活著為什麼這麼苦?" 當時我不認識神,又相當地自義、自傲,以為人活著 "不靠天、不靠地,就靠自己!" 所以從小就拼命讀書,想借此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從初中開始,我喜歡上數學,為數學的美所吸引,從那時候開始就與數學結下不解之緣,直到我信耶穌以後。

我於 1983 年考入廈門大學數學系,在那裡讀了四年本科,後來又到北京師范大學數學系讀了三年的研究生,畢業後在當時的中國科學院計算中心工作。從外表上看,"人往高處爬",似乎正爬得很起勁,但內心深處,依然不停地在問:"人活著為什麼這麼苦?"

那一段時間,花了許多的功夫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去尋找人生的出路,包括佛教、道教、氣功、太極,一一地去嘗試,多半的工資都用在這些事情上面了,但一直還是找不著人生的出路。

留學加拿大

我於 1994 年到加拿大的滑鐵盧大學純粹數學系攻讀博士學位。剛出國時,英文口語不好,所以開始參加一個英文的學習班。有一位加拿大人 Nuke Shim 開放自己的家庭,接待中國學生,並且一對一地教我們英文對話。每次開車來回接送我們到他的家裡,花時間教我們說英文,而且還為我們預備各樣好吃的西點。這一切常常引我發問:"難道世界上真有無緣無故的愛?" 剛開始時,我甚至還懷疑他們的動機,以為是什麼 "糖衣炮彈",害怕他們是特務組織,對我有所圖謀。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基督徒,樂於助人,也盼望人能信耶穌,才漸漸放心了。

由於在國內受教育多年,唯物主義的想法深根蒂固,內心裡鄙視一切的宗教信仰,在對宗教沒有任何深入了解之前,就已先把宗教信仰扣上一頂帽子,"唯心、迷信"。剛開始對基督教也是如此。但後來與這些真心愛主的基督徒接觸時間久了,我清楚地知道他們的生活方式比我的好。當時我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我這個號稱信真理,而且又以捍衛真理為己任的人,我的生活方式比不上這些 "信迷信" 的人?究竟是誰對誰錯?面對他們所見証的真實愛心、平安和喜樂,我不得不捫心自問:"難道錯的會是我嗎?"

研讀聖經

從那時開始,我認真地研讀聖經,同時也讀很多贊成和反對基督教的書籍,特別是關於信仰和科學方面的內容。當我明白基督教雖然與偽科學(比如說人是猿猴變得)有矛盾,但與真正的科學並沒有矛盾,便漸漸地從理智上接納了基督教的信仰。我也藉著禱告,在實踐中去認識真神。當時我最常作的一個禱告就是:"神啊,很多人說您的確存在,很多人說您并不存在。我不知道您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您的確存在,我也想認識您,求您救救我!"

有豐盛恩典、無限憐憫的神,垂聽了我的禱告,終於在 1996 年 8 月底,神藉著我所參加的基督徒退修會將祂的救恩賜給我這個罪人。當時是 Nuke 弟兄帶著我們到美國參加 China Outreach Ministries 為中國學生學者主辦的退修會。我和我的妻子王天梅都去了,當天我們一行七人坐著 Nuke 開的 Van 從加拿大出發。出發不久,便看見在我們左前方的天空上挂著一個由兩條直直的、有頭有尾的雲彩拼成的十字架,車上的人都看見了。當時我還沒有信主,只是覺得有點稀奇,而且隨口還作了個評論:"自然界真是無奇不有,連十字架也會挂在天上。"

我們於當晚九點左右到達目的地﹐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我便起床了。那時霧很大,只能看見四五米之外那麼遠。我走出木屋子時,第一眼所看見的,就是一個插在屋子門口左邊地上的木頭十字架。這是一個基督教的營地,有人用兩根小木片綁在一起,做成一個十字架插在那裡。當時在我眼前出現了一幅畫面,像看電影一樣:地上木頭十字架飛了起來,同時前一天所看見的雲彩十字架也同時出現在天上,而且這兩個十字架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像閃電一樣發出極大的亮光來。當時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也不知道自己看見的是什麼。

認罪歸主

就在那天上午,神藉著蘇文峰牧師的証道,聖靈在我心裡做了非常奇妙的工作。蘇牧師講到人的罪時,我所犯的從小到大的罪,包括內心深處的一切憤恨、苦毒,所有見不得人的心思意念,像放電影一樣擺在我眼前。我深深知道,若耶穌的血不洗淨我的罪,我是一個活該下地獄的人。若是地獄真有十八層的話,我一定在最底層!當時蘇牧師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像是重錘,敲在我的心上,讓我心疼。不知不覺中,我開始哭了,眼淚鼻涕一把一把的,妻子掏出隨身攜帶的紙巾,全部用完,中間她跑到廁所去又拿了許多紙巾回來,我也全都用盡了。

接下來我敞開我的心,在神面前認罪悔改,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生命的救主。同時也得到了我一直在尋求的答案,人活著之所以苦,是因為不認識主。當時我也把自己全然交託給神,對主說:"主啊,如果讓我生病能榮耀你的話,你就讓我病吧﹔如果叫我死能榮耀你的話,你就叫我死吧。無論是生是死,總叫我能為你活。" 當天我也奉獻自己,對主說,"主啊,在我這輩子餘下的年日裡,我想作一名傳道人了。因為前面有路了—你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生命改變

從信主的那一天開始,神徹底改變了我的生命。原本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雖然在別人面前是個好人,但在家裡卻是一個動不動就發脾氣的人。因著信主,透過神話語的大能,原本我被脾氣控制,現在我竟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脾氣了!中國有句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感謝主,靠著祂說不盡的恩賜,現在我的本性已經大大地改變了!聖經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 我真自由了!

因著信主,也拯救了我們正走向破裂的夫妻關係,當時我們的婚姻正處於離婚的邊緣。我和妻子是 94 年出國前在北京結婚的,出國後因著生活背景和原生家庭的差異,加上我脾氣急,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要吵架。我也通知了雙方的父母,兩個人不準備一同過了,甚至連離婚的日子都選好了。

感謝主,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我們夫妻兩人同一天決志信主、同一天受浸歸入主耶穌的名下!這使得我們的婚姻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也更讓我清楚看見自己是怎樣的一個罪人,是如何得罪神、得罪妻子的。家也成了造就我屬靈生命的最佳場所,使我有機會在家中摸爬滾打,讓神的話一句句落實在生活中。

神也憐憫我,呼召我去傳道。先是回到國內農村傳福音,參與老家一帶教會的建造。又於 2001 年開始在多倫多的華夏聖經教會做全時間的傳道人,一路服侍直到如今。透過這些服侍,神也使我在主裡不斷地成長!我只能說,神的能力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

感謝神,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歌林多後書9:15)惟願一切的榮耀頌讚歸於祂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