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特稿】從虛空到踏實

 

 HeadlineImage Tor Atc

 

「生命有何意義?人生為甚麼總是充滿苦難?我但願從未出生過!」

「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自有記憶以來,已經對生命抱著極度悲觀、消極的態度。小學開始,已感到生活乏味,孤單無助,五年級已有尋死的衝動。中學二年級開始就有睡眠問題,到了中三,每天晚上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精神陷入崩潰,要依靠服用安眠藥才能勉強入睡,然而在服藥不久,藥量已跳升兩倍。每天早上起來,臉腫眼腫的,同時睡眠質量依然很差。最終決定失眠比吃藥好,反正吃藥也幫不上忙。到了高中,行為上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位害羞不言又自卑的乖乖女變成了親友口中的『超級惡女』,被評為『要是誰娶到她,那真是家門不幸』,彷彿還需要為這個他留下同情的淚似呢!

現在回想起來,深深體會到成長過程對人的影響之深遠。我生長在物質缺乏的六十年代,在中下階級的家庭成長,媽媽是極其節儉,沉默寡言又不苟言笑的典型中國婦女,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已經飄揚過海尋生計了,那時弟弟才一歲。要養育六個兒女的重任真不容易。而媽媽卻獨自肩負著這個重任。那些年,一家八口一張床是等閒的世情,而我們家已經算好些,我只和媽媽、弟弟同睡一張床,烙印在記憶中的是媽媽經常睡在床上,頭上、身上貼滿了『脫苦海』的止痛藥膏,又塗上生薑等物體。總是因身體各樣的疼痛而下不了床。身體長期虛弱,到處尋醫,也找不出是甚麼病源來。所以當時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媽媽患了當時醫學還未能發現的『不明』痛症。偶爾和家人攀談起媽媽的種種回憶,從來也沒有印象媽媽臉上是曾經有過笑容;卻只能想起她那愁眉苦臉和悶悶不樂的可悲樣子。而我當時那無知脆弱的心靈裡真的害怕有一天媽媽的生命會走到盡頭!

我的童年到青年時期,就是在這種無形的壓力下形成了對生命極度的負面、灰暗的認知。對生命的虛無感往往反映在我的生活態度上。翹課、反叛、放任,再加上有自毀的傾向,更為媽媽帶來百上加斤的困擾。

在當時的社會,精神病等同瘋癲,處理的方法就是關進癲狂院(即當時的青山醫院),而抑鬱症更是聞所未聞的精神病。一直以來,從未有醫生診斷媽媽有抑鬱症,直到我們移民,要到移民局指定的醫生處作體檢時,才在那裡得聞這一病的名稱。還記得當時媽媽告訴親友這醫生的診斷時,眾親友即時嗤之以鼻,齊聲要求媽媽改正思維,不要向壞的方面去想。更指責她是自尋煩惱,庸人自擾...

抵達加拿大後,媽媽開始服用鎮靜劑和抗抑鬱藥物,但總不見任何起色,她還是臥病在床,每天無精打采。而我在加拿大這片自由的土地上,更是變本加厲,邁向罪惡的深淵,以致父母都震怒了,宣告放棄這個女兒。

感謝神!就在這關鍵的時刻,久違的大哥因學業緣故,重返多倫多居住,他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我們一家人也被他那不放棄,不說教,不批評的行事方式,溫和但堅毅的遵行著作為一位基督徒的本份所打動。我們兄弟姊妹間每談及他那不多談;不多說,但將他所堅信行出來的信仰感到津津樂道。每到星期天,他總在媽媽的房門外叩門,邀請媽媽和他一起到教堂崇拜,每次媽媽都斷然拒絕。直到有一天,大概是感於其誠,媽媽終於說「好吧!就只此一次」。就是這一次,奇蹟就是這樣開始了。

自那次以後,媽媽的人生發生了徹底的變化。她從被動或不動,變成主動;從消極轉化成積極,不再臥床,漸漸連藥都不須服用,總括而言,就像變了另外一個人,完全脫胎換骨。

自小懂事以來,從沒見過媽媽如此活躍,她不單參加教會事工,還邀請教會的人來家裡聚會禱告。目睹媽媽那不可思議的改變,促使我追尋這使人改變的源頭。因為在這之前,我從不相信有任何力量能改變我們這一家那根深蒂固的悲觀思想。就以媽媽為例,她三歲喪父,由婆婆帶著,而婆婆整天就和嫲嫲爭吵,每天家無寧日。她坦言從來沒有感受過家庭的溫暖,有的只是不安和罪疚感。也因此,她的人生是黯淡的,充斥著怨氣和不滿。再加上患抑鬱症後的折磨,完全可以理解媽媽整天的臥病在床的那種無助及孤單。感謝讚美主耶穌!只有祂能將無望變成盼望,將怨恨轉化成祝福。真的,將媽媽從病床中拯救出來的不是藥物,而是神的愛。就這樣,媽媽的生命得以更新,天父就是她的心靈妙藥。她的生命從此改寫。

而冥頑不靈的我因親睹媽媽的蛻變,還有大哥的分享與自己的親身體驗,經過多番考慮放棄的掙扎,才體會原來和自己本性鬥爭是如此的困難。沒有神,這幾乎是不可能...但最終,只有完全交託,才可以戰勝自己。

到了今天,我很高興的是在這裡可以和大家分享:「一個天生的悲觀主義者,對生命沒有目標,沒有盼望的人,可以藉著為他而死的耶穌基督,改變了本性,成為一個可以對短暫有限的生命抱著積極樂觀的態度,正如聖經上記著說:『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的列祖一樣。我們在世的日子如影兒,不能長存。』」(歷代誌上2章15節)

所有地上的事都是天上將來美事的影兒,只有敬畏神和認識衪,人才能明白永恆的真意,明白日光之下所發生的一切,有其存在的意義。而在日光之上,影兒不再存在,因為一切都是實體,不再虛空了。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