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6年 真理報文章2016 年 7 月【事事關心】民主制度的考驗

【事事關心】民主制度的考驗

 

英國公投結果:脫歐

英國工黨一位國會議員 Jo Cox 考克斯 (MP, Birstall) 於 6 月中在西約克郡( West Yorkshire) 她的選區的街上進行遊說選民不要脫離「歐盟」之時,不幸被人槍殺,當場死亡。這事件震驚整個自由世界。考克斯所屬的在野黨黨魁指「全國對這宗恐怖的謀殺感到震驚」,形容對方是備受愛戴的同僚。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 取消許多支持留歐的活動,多名議員亦在網上貼文,稱相當關注事件及送上祝福。 英國是否脫歐的公投於其後一星期(6月23日)舉行,結果是脫離歐盟 。

槍殺考克斯的兇手當時大喊「英國優先!」(Britain First)這個名詞其實是英國當地一個右派組織的名字,由英國國家黨(BNP)前成員於 2011 年成立。該組織反對移民和多元文化,又擔憂英國趨向伊斯蘭化,所以致力宣揚保存傳統英國文化。「英國優先」更成立「英國優先衛隊」,到有龐大穆斯林人口的地區示威,並選派候選人曾參與英國國會、歐洲議會及倫敦市長選舉,雖然失敗而回。

考克斯被槍殺一事,顯出任何民主政治都會遇到以暴力或陰謀詭計阻攔甚至破壞政治進程的可能性,1930 年代的德國就是一個好例子。希特勒確實是透過民主選舉過程產生的總理,然而,他當選之後,藉著威逼利誘和暗殺反對他的政治對手,和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人懷著不滿的民族羞辱感,讓希特勒的民族主義口號能產生吸引力,欺騙德國國民狂熱地支持他的「國家社會主義黨」,即一般人所認識的「納粹黨」(NAZI),使德國最後走到國破家亡的悲慘命運。

他之所以能成功將民主制度掉頭重返獨裁專制,主要由於當時德國人的民主意識十分薄弱,1918 年 (第一次世界大戰) 之前德國還沒有建立穩健的民主制度,素來都是帝王或少數人的寡頭政治制度。就算在 1919 成立的「威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 雖然意圖推行民主制度,卻不容許現今西方國家這種新聞和公開的言論自由,連學者對自己國家的學術研究也不敢說真話,所以希特勒的種種陰謀詭計、威逼利誘、甚至暗殺對手的黑暗手段都沒有受到公開質疑和揭發,導致他可以靜悄悄地廢掉國會的權力而大權獨攬,引致德國到了 20 世紀 30 年代仍然走回頭路的悲慘國運。若從整個德意志民族來看,當時的德國人完全不懂得新聞自由在民主社會的重要角色:沒有公眾言論自由,牽一髮動全身,民主制度就會馬上消失 !

由此可見,真正的民主社會需要公平、公正的大眾言論和新聞傳媒的自由,否則,任何世代、任何國家都可能像納粹德國那樣,把民主制度輕易破壞或攔阻其真正建立 !

平心而論,好像「英國優先」這樣愛國和讚賞自己民族是合情合理的人性自然傾向,若不過分吹噓和扼殺其他人的聲音,也是無可厚非的事。然而,歷史告訴我們,「英國優先」這種民族主義往往輕易侵略、扼殺其他的意識形態,以致認為用軍力侵略他人也是合情合理的想法,導致好像 20 世紀之德國納粹黨和日本的軍國主義操控世界的進程,這是需要現今世人重視和警惕 的!

不過,靜觀過往 40 年的歐美歷史,現今西方國家的另外一個令人憂慮的發展,是這些國家的人民只懂得埋怨政府沒有無微不至地盡力照顧他們,向政府作過分苛刻、不切實際的要求,以致沒有多少人願意參與這吃力不討好的公眾事務,承受很多十分不合理的對於公職人員的苛刻要求。這也是現今美國和加拿大政局實況﹐是為何特朗普(Donald Trump) 居然可以得到 那麼多美國選民的支持,甚有可能成為下屆美國總統之原因。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反映出不少美國人 那種認為現在的國會議員和總統都是庸才的怨氣。與其說人民對政府失去了信心,也可以說是公職人員的確是失去了管治能力的實況。

面對這種處境,基督徒有什麼可以應對的 ?

作為基督徒,我們要勇敢地,並且帶著愛心說誠實話去評論,讓社會大眾和政府官員都同樣公平地評論有關事件,使大眾都有公平得到真相的自由和權利。

我在此藉著聖經的兩句話,作一個簡短的勉勵,使我們勇敢追求社會事件的真相: "行為正直的﹐有公義保守;犯罪的被邪惡傾覆。義人的光明亮﹐惡人的燈要熄滅。" (箴言13: 6和 9節)

從初期教會中,我們可以從使徒彼得和保羅對於真理的執著,啟發我們尋求人間事件的真相。當大眾基督徒都執著於「是其是、非其非」這樣認真的態度時,就能在社會上產生一種每事求真的社會風氣。這樣,一個真正穩固的民主政治制度就會比較容易實現,真正的人民素質的提高才容易落實在社會中。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