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6年 真理報文章2016 年 6 月【事事關心】倫敦新市長引起的關注

【事事關心】倫敦新市長引起的關注

 

london上月初,英國首都倫敦選舉了一個有律師背景、以辯護伊斯蘭恐怖份子出名的 薩迪克汗(Sadiq Khan) 作為新一任的市長。這事情也值得所有居住在北美洲的人 (包括基督徒) 留意,因為它反映出伊斯蘭勢力在西方世界擴張的一大步 !


這位既有法律訓練,也有十年從政經驗的薩迪克汗,曾經是工黨國會議員,也是土生土長的巴基斯坦裔穆斯林 (回教徒)。雖然他沒有高姿態地宣示他的宗教背景,其實,他過往十多二十年的業績肯定可以成為我們關注的理由。在競選期間,他不斷評擊保守黨的對手有種族歧視和刻意製造 "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大事宣稱保守黨對手惡意抹黑了他。

根據英國大眾傳媒的報導,他與恐怖組織或事件之交往和關係 如下:


• 2005-6 年間往監獄探望一位承認與「塔利班」這恐怖組織串謀恐怖行動的 Babar Ahmad,更參與一極端組織的活動﹐和五位伊斯蘭極端份子同台演說;

• 他曾在英國一份主流報章 Guardian 評論 2005 年 7 月 7 日倫敦地下鐵爆炸事件,將恐怖襲擊罪行歸咎於英國的政策之結果;

• 他曾為一位 參與 9/11 事件的「阿蓋達」恐怖份子 Zacarias Moussaoui 辯護;

• 他曾為一位聖戰份子 Azzam Tamimi 對西方世界的恐嚇辯護 : 這極端份子鼓吹穆斯林要使那些容許以漫畫嘲諷先知穆罕默德的國家 "著火,直至它們停止嘲笑";

• 他與一位鼓吹要確立「伊斯蘭國」的教士 Suliman Gani 一同站台演說。

不過,以上這些事件不能阻止這個有八百多萬人口,其中八分之一是穆斯林的世界都會選出其第一位穆斯林市長。固然,單從民主政治來看,這是反映眾多市民的意願和族裔的不同想法,人人都應該要順服選舉結果。然而,這次選舉也反映出薩迪克汗 的確是很懂得玩弄政治的人,這樣說是根據曾經請他作辯護律師的一個改邪歸正的伊斯蘭極端份子 Majid Nawaz 之評語:"他不是極端份子,只是他會用表裡不一的奸詐去掌握局勢,與一般政客分別不大。" 言下之意,薩迪克汗確實是個高超的機會主義者,技巧地利用為極端恐怖份子辯護當作從政當權的籌碼,因為現今全英國有超過三百萬穆斯林選民可以被他利用。

英國倫敦的政治發展,可以為北美洲的借鏡。放眼現今的加拿大和美國,2011 年穆斯林人口統計數字分別為 94 萬和 260 萬,約佔總人口的 3% 和 1%,雖然不像英國的 5% 那麼高,但隨著主流族裔的生育率急劇下降,穆斯林人口比率肯定倍數急升,形成 20 年之後,美加兩國的政治選舉都肯定受制於穆斯林人口比率之重大改變。

最令筆者不悅的是﹐在加拿大批評伊斯蘭極端主義越來越遇到像在英國的情況,隨時被人套上 "伊斯蘭恐懼症 " 的帽子 ! 薩迪克汗和他的同黨都很懂得和伊斯蘭社會運動份子合作,不遺餘力地大事攻擊那些披露他們言行的人,利用那打入現今歐美一般人的心窩之 "伊斯蘭恐懼症 " 這名詞,把所有批評他們的人都打成一些愚蠢的懼怕者。

固然,加拿大人不必憂慮穆斯林人口激增而產生恐懼症,因為加國與英國並非完全一樣的處境,最大的不同是少數族裔在加國比較容易在社會階層上進取,不像在英國那麼艱難爬上社會階梯找到自己的角色或定位。換句話說,穆斯林和亞洲族裔比較容易在加拿大達到滿意的生活環境和職業成就。這個也是重要的分別,以致在加國的穆斯林不會那麼容易由於生活困难和受到種族歧視而成為 "聖戰份子"。事實上,加國社會上種族歧視的浮現不像在英國那麼明顯,多多少少減少了少數族裔與主流族裔之間的衝突和怨恨。

基督徒應該關注穆斯林人口增長對加國的影響,卻不應因此而產生恐懼。對於所有已經歷基督大愛的人,上帝的話語可以幫助我們排除恐懼,因為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翰一書4:18)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