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主題篇】我愛猶太人

 

 HeadLine 1604 0 Atc

 

我的人生目標在哪裡?

我生長於香港,我不是一開始就懂得關心和愛猶太人的。其實,當我還不是基督徒時,雖然在聖公會背景的學校讀書成長,我對福音並不感興趣,因為我不能夠感受到神的存在。我只是為了考試而讀聖經的。我的人生目標,也與一般人無異,以為人生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賺錢。而且,我的性情也不討好,我的脾氣很差,與人相處,十分容易動怒,當然談不上去愛我身邊不認識的人。

奇妙的事情發生,就是當我讀大學時期,我的同學向我傳福音,這是我第一次聽聞福音。經過好幾個月時間追尋真理,我終於在 1994 年信主成為基督徒。當時,我深深感受到神的愛。我明白耶穌基督為我的罪而犧牲,祂拯救我脫離永遠的咒詛。當我還是罪人的時候,祂竟願意為我捨命,祂對我的愛是何等的大。

自從我接受耶穌基督作我的救主,我的生命完全改變。耶穌基督改變我的性格,我發覺我對人的忍耐力大了,對周圍的人也多了關心和愛。當我信主之後,我還喜歡讀聖經,常常禱告,尋求神帶領我的人生!

情有獨鍾?

HeadLine 1604 0 Atc 1當我信主之後,很自然便向身邊的家人、朋友、同事傳福音,我邀請他們去教會聚會,希望他們都接受這寶貴的救恩。後來,我參加教會的佈道訓練,在香港不同的地區向坊眾傳福音。1995 年,我參加教會的短宣隊去台灣,那是我第一次越洋去傳福音。當時,我看見很多人敬拜假神,心裡甚是焦急。回港後,我也開始為世界各地不同的福音需要祈禱。1996 年,我前往泰國北部的村莊,探訪宣教士及當地的村民,更加體會宣教士的生活,及廣大禾場的福音需要,人們實在需要主的福音!

當時,我在中文大學的商學院作導師,平日積極參與教會的事奉,及尋求全時間事奉主的方向;有機會閱讀 Betrayed!一書,關於一個猶太人 Stan Telchin 歸主的故事,深深打動我。我開始為猶太人得救祈禱;及後也從朋友那裡得知更多關於向猶太人宣教的資料,漸漸加深了我對猶太人歸主的負擔。1998 年,我參加倫敦一個短期宣教旅程,經過三個星期的體驗,我希望日後有更多參與向猶太人宣教的機會。

我們的心甚迫切、嚮往!

回想十年的時間很快過去,2009 年 7 月,我竟然和太太帶著兩個稚齡的孩子前往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定居,真是讚歎主引導人的大能!當時我們的目標是與其他同工在耶路撒冷植堂建立教會,牧養當地的信徒。環顧現今的猶太人大多信奉猶太教,他們仍以遵守律法,作為討神喜悅的途徑。猶太人所遵守的包括安息日的誡命、飲食條例、禮儀節期及各樣道德規條等,但這一切的努力皆不能絲毫幫助他們得着救恩。因為律法是叫人知罪,猶太人也和外邦人一樣,需要藉着信主才可以得救。﹝羅馬書十章1-4節﹞


現今全球猶太人的分佈,最多猶太人聚居的國家是以色列地,約有七百多萬人,佔全球猶太人的百份之四十以上,但信徒卻只得一萬人左右,不足百分之零點二。我們一家為著以色列的猶太人福音需要心甚迫切,體會他們在極不穩定的政治環境中,加深了他們對真平安的需要與永恆救恩之渴求。

猶太人的得救與我何干?

從聖經中,我們明白到猶太人的得救在神普世救贖計劃中,擁有特殊位置。因為猶太人有否機會聽福音、是否願意相信彌賽亞,直接反映了神守約施慈愛的屬性。羅馬書十一章11節,保羅說:「我且說,他們失腳是要他們跌倒麼?斷乎不是!反倒因他們的過失,救恩便臨到外邦人,要激動他們發憤。」外邦人(指非猶太人)得救原來是帶着一份責任,要藉着我們的生命見證去激動猶太人發憤,使他們再一次尋求認識耶穌就是舊約所應許的彌賽亞。縱然,聖經明說神對猶太人得救的心意,但是,當我閱讀到教會歷史及現今宣教近況時,卻發覺福音派教會及基督徒整體上對猶太人的福音工作並不關心,這也催使我對猶太福音事工的關注,於是開始尋求主在這事上對自己的帶領。

我第一次參與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短宣體驗是在 1998 年在英國,向倫敦的猶太人傳福音。因著宣教士的激勵及工場上的需要,自己對猶太人的福音工作產生了強烈負擔。自此,我更認定這是神給我將來的事奉方向。其後,我與太太參加過以色列短宣,並兩次的紐約猶太短宣隊。這幾次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經歷,都叫我們更深地體會無論是世俗化的猶太人(Secular Jews)或是宗教背景濃厚的猶太人(Religious Jews)皆迫切地需要認識耶穌就是他們彌賽亞的信息。

去除猶太人對基督教的誤解?

HeadLine 1604 0 Atc 2筆者在耶路撒冷生活與事奉數年,深感以色列人對基督教有很多誤解。在歷史上,三大宗教—猶太教、基督教及伊斯蘭教皆非常重視耶路撒冷。猶太人認為穆斯林統治耶路撒冷時(公元 638),對他們的態度尚算包容;但基督教的統治(包括拜占庭時期,公元 400 及十字軍時期,公元 1099)卻非常專橫,甚至常以宗教名義迫害他們。此外,由於猶太人難分辨天主教、東正教和更正教,加上大多歷史事件也發生在宗教改革前,所以,他們認為所有基督宗教(Christianity)是同一根源,稍微差異而已。為了去除猶太人對基督教的誤解,基督徒必須多為猶太人得救祈禱,並藉我們的生命見證信仰,亦要與他們建立友好關係,用心又耐性地解釋更正教信仰與其他天主教或東正教之差異。那麼,猶太人才有機會認識真正的福音,並且認罪悔改、接受基督、重生得救,成為真正的信徒。筆者在以色列,有很多機會與當地猶太人交談。有些當地人主動以華語與筆者對話,經了解後,他們全都曾在中國旅遊或生活,在中國學得一口流利華語。回到以色列,他們也希望能繼續操練中文,所以我們全程以華語交談,彼此了解對方的文化。當然,筆者亦有機會交流兩地人的宗教信仰,偶爾也可以分享個人歸主見證,作為傳福音的切入點。


華人與猶太人的關係?

歷史上,中國人與猶太人的關係可算相當要好,一方面在二次大戰時期,德國(Germany)納稅大屠殺期間,中國接納了數千名猶太難民,這些猶太人聚居於開封及上海,以至中國被譽為「納粹大屠殺受害者的避難地」,大戰過後他們才移居歐、美及以色列等地,這些義舉使中國人在猶太人心中留下美好印象,現今有些旅行團專門安排猶太人參觀上述地方,回顧昔日中國拯救猶太人的歷史。

此外,華人與猶太人普遍著重道德、家庭倫理及子女教育,這些皆是雙方價值觀相近之處。再者,中國人和猶太人在歷史上都曾為各自的民族努力抗爭,他們都宣稱其民族文化是獨特的,而他們亦曾分別遭受逼害、歧視,所以中國人和猶太人在歷史背景上有很多相同之處。所以當華人基督徒與猶太人接觸時,不會有昔日十字軍事件及殖民主義的歷史包袱,因此,華人基督徒可以善用這種相同背景的優勢來與猶太人建立友誼。

愛我們的鄰舍!

筆者曾於美國生活數年,與不同的華人信徒接觸,發現很多北美的弟兄姊妹在學校或工作環境內認識不少猶太朋友。由於華人與猶太人皆聚集於不同的城市,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及澳洲,這情況非常明顯。若各地華人教會靈命成熟、帶著愛猶太人的負擔及能跨越文化障礙,則在不同的猶太社群皆能領他們歸主。筆者曾於一些猶太宣教國際同工會議上分享這現象,各地差會同工皆表認同,他們還補充一點,就是華人信徒第二代與猶太人的關係更密切。以美國、加拿大及澳洲為例,很多華人信徒的子女在學校認識眾多猶太人朋友,他們的文化相近、語言相通,傳福音更能貼近猶太人的情況。由於華人及猶太人皆重視子女的教育,這些國家的著名學府都聚集了大批華人及猶太人第二代,若我們華人基督徒也能領受猶太人歸主的負擔,則神必會大大的使用我們!

腓立比書一章5節,保羅鼓勵腓立比教會:「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我們一家四口將於今年七月份從香港移居到美國紐約,盼望能與眾教會、眾基督徒,一起為更多猶太人朋友歸主努力!

(香港短宣中心供稿)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