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6年 真理報文章2016 年 2 月【主題篇】會「80後」-- 迷失中見曙光

【主題篇】會「80後」-- 迷失中見曙光

 

 HeadLine 1602 Atc

 

從前的我,是一個迷失的 80 後,總是感到寂寞得無處可逃﹐覺得別人永遠不可能了解自己。我習慣熬夜,生活在一半現實一半網絡的世界中......在長輩眼中我是幸福的,我卻不知幸福從何而來。因著信息時代的到來,電視、廣播、電腦、手機﹐每時每刻都在傳播著良莠不齊的信息。人也漸漸地受這些信息的影響。剛剛20歲出頭的我,開始踏進社會,完全不知所措,剩下的只有迷茫和對未來的恐懼......。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主耶穌,從此我在主的庇護和指引下充滿希望地活著﹐我也找尋到了生命真正的價值。

認識愛

因為父母工作繁忙,我小學時是和外婆、舅媽一起住的。寄人籬下,每天我都受著無數無理的指責,甚至在凌晨時分被趕離家。就在這段時間裡,我學會了堅強,也學會了偽裝去保護自己。為了討好身邊的人,壓抑著自己心中的聲音,只講其他人愛聽的話,這種日子有時候自己都覺得惡心。即使在初中以後,回到父母身邊住,但生活中的爾虞我詐,艱險冷漠,使我認定了人與人之間只有互相利用的關係﹐甚至還得意自己能在朋友間創造自己的利用價值。愛,這個字就從來沒有在我人生中出現過。

 

直到 2010 年我來加拿大後認識了神,祂完全改變了我的想法。那是一個多麼奇妙的機會,但我知道那並不是偶然。本來不願意出國的我,因父命難違而勉強來到這裡﹐抱著認識新朋友的心,第一次來到了一個真正的大家庭(我的教會)。當時,對著我這個留學生,這裡的人給與我無限的熱誠和愛心,為我端菜送飯,後來還不辭勞苦地為我找房子,給予我不少的幫助。然而祂們卻從來沒有要求回報,我也曾無數次地想過,我這麼一個什麼也沒有的留學生,他們能在我身上找到利用價值嗎?

 

這些人完全反轉了我過去的價值觀,當我問他們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的時候,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回答說:是為主做的。因著好奇,我就留在教會,我想總有一天我會找到原因的。

 

隨著來教會的時間久了,我漸漸的喜歡上教會,也開始讀聖經和聽道。記得在一次佈道會上,講員見證中的那種孤獨、無助和恐懼與我內心極為相似,我很有感動,就接受了耶穌作我生命的救主。神醫治了我過去的傷口,讓我重新去認識愛,也開始學會去愛身邊的人。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屬靈爭戰

主沒有應許我們天空常藍,草色長青。信主一段時間之後我就遇到了屬靈爭戰,原來信耶穌的人生不是一定一帆風順,在困難中我反而漸漸學會依靠,得到真平安。

 

因為我奶奶是佛教徒,是某寺廟的住持,我也從小就耳濡目染地成為了「佛教徒」。所以,當我來加拿大的時候,也帶了一些貴重的佛像,為的是保平安,也正是這些佛像讓我經歷到第一次的屬靈爭戰。雖然我信了耶穌,因為不捨得扔,只是把那些神像收起來。沒想到在信主不久的一個晚上,我看完書,正準備睡覺﹐忽然感覺周圍的空氣開始變得凝重,我似乎能看到某些影子,但卻又不是那麼清晰,只是感到了有靈界的東西包圍著我。我很害怕,因為曾經有人和我說過:我原是佛教徒,之後又信了基督,這就是一種背叛,佛教的假神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撒旦會回來報復我。

 

從那天起,我不敢睡覺,一關上燈就感覺到有黑影向我撲來,不時還聽到些奇怪的聲音,我只能不住地禱告。這情況持續了兩個月,每天因睡眠不足像行屍走肉般上學。那時的我對神的渴慕漸漸消退,我開始抱怨神,為什麼不幫我。後來,我把事情告訴了傳道人,傳道人十分理解,還到我家幫我做「潔凈」禱告。那天晚上我得到了些許的安慰﹐可上床後同樣的事竟然又再發生。又是一番不住的禱告,後來聖靈通過一些書籍提醒我,是不是自己的某些地方給撒旦留下了攻擊的破口。

 

原來,就是那價值不菲的佛像。那時我已經沒有想到它們的貴重,只是想怎麼處理了它們。在弟兄姐妹的鼓勵下,我鼓起勇氣戰戰兢兢的把它們摔碎了,但我還是擔心撒旦的報復。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等著「所謂」的報復,但一切風平浪靜,什麼都沒有發生,那些奇怪的聲音也消失了。我知道我已經靠主得勝了!

 

這件事的發生讓我更加肯定了靈界的存在,也更加認識我的神。並不是說在最開始的時候 神沒有能力擊敗撒旦,而是 神一直在給我機會,等我完全信靠祂,把自己交給祂才能得勝。我之所以這麼猶豫,是因為我擔心被報復。但 神卻給我自由去選擇,也等著我成長。當我選擇摔碎佛像時,祂就馬上為我征戰。

 

這件事也讓我明白,若我們不與撒旦合作,撒旦是絲毫也碰不了我們。因為聖經告訴我們:「愛里沒有懼怕,懼怕都是來自撒旦的。」如果我選擇了懼怕,就是選擇了與撒旦合作,就會被撒旦利用了。

 

這道理不僅僅適用於靈界的征戰中,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亦是如此,想想什麼是你生活中的偶像,你有將它摔碎了嗎? 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但 神應許會常與你同在; 神沒有應許世上無患難,但 神應許在祂里面有平安。

 

饒恕與理解

「免了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這句話我常常在主日崇拜的時候自然的背出來。然而在我看來,免了別人的債卻是何等的艱難。

 

我怨恨我的父親。因為父親在家中是個極權主義者,他說過的話要絕對服從,不能有絲毫的違背,只有他自己才可以違背他的話。如果是其他人,尤其是我,只要違背他的話,就是一頓打。他想做的事情,他會不擇手段,甚至犧牲我去完成。

 

還記得在我上幼兒園的時候,因父母是在不同的地方工作而分居兩地,父親漠視我對陌生城市的不喜歡,逼我到他工作的城市住;也利用母親對我的疼愛,經常打我,去迫使母親放棄她所喜歡的工作,搬去他的城市,做一個普通的工人。這件事母親到現在仍難以息懷。本來我可以在母親的城市,好好地學鋼琴,快快樂樂地生活;母親也可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父親能搬來就最好了。可是,這都沒有實現。我也從那時起就開始恨我父親,在我成長的過程裡,他還有很多時候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使我養成沒有主意也不敢表達意見的性格。

 

後來,在聖靈的帶領下,我與傳道人分享我內心的怨恨。在他的愛心接待和開解中,我一次次地淚流滿面,我得著釋放了。我感受到耶穌基督的愛,也學著去愛身邊的人,特別是我的父親。漸漸地﹐我開始明白,父親其實也是因為缺乏愛,所以我也徹底地原諒了他,我也想以耶穌的愛去感動他,告訴他應該怎樣去愛。

 

現在的我,十分的感謝主耶穌,當我徹底原諒我父親的那一刻,我也被治愈了。我不再自憐,也不再覺得自己的過去是可恥可悲的。我可以勇敢地面對過去。我相信若不是有主,沒有人能做到的。這位傳道人對我說過,一個不懂得饒恕的人,是因為他沒有感覺自己被饒恕過。但我是 神的女兒,祂用祂的生命、祂的寶血來饒恕我的一切過犯,我豈能不饒恕人呢?況且我明白這一切若沒有主的應許,是不會發生的。聖經說:「因我所遭的一切是出於你,我便默然不語。」(詩39:9)

 

感恩
現在的我滿懷感恩地來到主面前﹐感謝主在我生命中一切的安排。若不是有寄人籬下的生活,今天的我不會處理人情世故;若不是在佛教的家庭中長大,我不會那麼容易的接受有神論;若不是有父親的專制我也不會來加拿大升學,也許就錯過了認識主﹐也不會那麼容易順服。聖經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的益處。」

 

我更感謝主的揀選,使我能在這個混亂的世代中選擇真理;使我能在「80 後」這迷茫的一代人中選擇做一個不迷茫的「80後」。現在﹐我知道我是誰—我是 神的寶貝女兒。我也知道我為什麼活著—我為榮耀神而活著。「我不知明天將如何,但我知誰掌管明天。」那你呢?

(多倫多短宣中心供稿)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