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5年 真理報文章2015 年 5 月【特稿】平伏生命中的風浪

【特稿】平伏生命中的風浪

 

 HeadlineImage1505 Tor Atc

 

我小時候家境貧窮,媽媽終日埋頭苦幹在家裡做手作業,為了多賺兩塊錢使我們五兄弟姊妹可以有飽飯食。當她趕貨的時候,為免我們打擾她,便吩咐我帶同弟妹出外玩耍,直到天黑才回家吃晚飯。我們一家人每次所享用的不是豬油豉油撈白飯,便是兩樽腐乳送飯,或一湯碗豆腐花撈白飯。那時候我很頑皮,我的哥哥便帶我返教會,聽耶穌的故事,但說句老實話,教會裡的遊戲和茶點更加吸引我。

小學期間,我在一間佛教學校讀書。老師講的佛教故事很動聽,又強調印度王子悉達多時常行善,後來更放棄王子身份,出家成佛,若我們多做善事,皈依佛陀,多唸「喃嘸呵彌陀佛」,死後便不會輪迴做動物或落地獄。因年少,我信以為真,於是便進行澆水禮,皈依佛門,被取名法號「妙慧」,領取皈依証後,立心做個好孩子。

後來我進了一間天主教中學讀書,又再有機會接觸耶穌。可能人成長了,多少會思考關於宗教的事情:「到底基督教、天主教和佛教有甚麼不同呢?既然神創造宇宙,這個地球又隱藏了些甚麼奧祕呢?誰是真神?天堂和地獄又是甚麼?」林林總總的問題在我腦海中,令我很想知道答案,於是我分期付款買了一本讀者文摘出版的《地球的奧祕》去研究,但仍然得不著答案,最後不了了之。

1989 年,我已經成為了一名母親,我的長女和次子同時在一間基督教幼稚園就讀,校長和老師邀請我參加校園的基督教聚會,我再次有機會接觸基督教,但當時我的心態是:我已經皈依佛教,不能再信耶穌,反正是學校邀請,盛情難卻,去聽聽道理又何妨呢?反正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當子女幼稚園畢業後,我便沒有再到學校參加聚會了,但依然與校長和老師保持聯絡。

HeadlineImage1505 Tor Atc 11994 年,我的第三個兒子出生。但半年之後,我的家庭發生重大的轉變:丈夫在我毫無心理準備下需要北上內地工作,常常不回家,而且當時北上工作男士「最流行的現象」發生在他的身上;也在同一時間,我的母親証實患上紅斑狼瘡、類風湿性關節炎。

這時候,我的三個孩子分別是六個月大,七歲和八歲。我每天放工後趕回家照顧患病的媽媽和三個年幼的孩子,母兼父職;每當兒女問到爸爸幾時回家的時候,只能說他很忙不能回家,為要在媽媽和兒女面前保持丈夫的良好形象,不敢告訴他們真相。久而久之,我的壓力愈來愈大,一切都獨力承擔,每晚在床上哭成淚人,曾經有一晚想不通,嘗試推窗從 36 樓往下跳,但所有窗都上了鎖,跳樓不成功,以為佛祖可以幫助我解決問題,誰知不是。之後,我一方面要在媽媽和子女面前裝作若無其事,另一方面要承受說謊的壓力,內心非常掙扎。

後來媽媽的病日益嚴重,要病在院,她的基督徒朋友每次來探望都是充滿愛心,煲湯送飯,為她祈禱。媽媽好像也不怕死亡,臉上泛出笑容,還叫我和她一同祈禱。那些基督徒的愛心的確感動了我。

2001 年 6 月 23 日星期六,剛辦完媽媽的喪事五天,還有三天便要離鄉別井,移民到加拿大,心情尚未平服。當天早上,我接到兒女們以前幼稚園校長的電話,邀請我們去學校參加當晚的父親節晚會,我心想反正移民後不知何時再踏足香港,於是便答應她的邀請。掛斷電話後便到銀行保險箱打點一切,把護照証件,出世紙都取出來備用。在保險箱內有一本記事部,裡面寫下了這六年來發生家變的心路歷程,我忍不住也寫下離開香港前的感受和心願,其中一句是:「媽,我不會祈禱,但將來可能會像你一樣信耶穌的。」之後便收拾心情回家,預備在當晚的聚會上告訴校長關於我們移民的消息。

晚會的主題是「父親節」,有講解聖經,有歌星唱歌和分享見證。當那個歌星說到她的父親生病,她如何照顧父親的時候,我的思緒裡浮現起亡母的面容。我回想自己照顧患病的母親不足,深感「劬勞未報,為時恨晚」,即時眼淚忍不住從兩面流下來。當牧師講道,他提到:「每個人都會犯錯,錯沒有分大小,錯也可以稱為罪;罪也是沒有分大罪小罪,應做而不去做的也是罪;人不可以靠自己解決罪的問題,唯有耶穌可以用他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使我們重新站起來,回到神那裡去。神便赦免我們的罪。」牧師繼續說:「神愛世人,甚至將衪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叫一切信衪,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只要你接受耶穌為個人救主,認罪悔改,你便可以得到拯救。」

聽到這裡,我已哭成淚人,視野已模糊不清,連坐在身旁的丈夫也不知道我為甚麼哭得那麼厲害,唯有我自己和神知道。我彷彿好像看見自己以往的過犯,一幕一幕地浮現出來:由 8 歲到 12 歲期間,我像一個野孩子:我總帶著弟妹以追打別家的孩子為樂,又走到別層樓的屋不停敲門,等屋主開門就向他們扮鬼臉;有一次,自己走到一間粥店偷了一條油條,拔腿即刻奔走;在學校默書測驗時偷窺課本和同學的答案以求取得好成績;工作期間,偷取公司文具回家據為己有;媽媽臥病在床,我又對她照顧不週,甚至在內心萌起一個念頭:「媽媽啊,你最好在我移民之前離去吧,這就方便我攪移民的事了,因為移民的限期迫近了。」

啊!這樣的念頭竟然在我心內產生,真是大逆不道。在別人眼中,我是一個孝順盡責的女兒,但內心是這麼的黑暗。媽媽逝世時,我每晚不能入睡,以眼淚洗臉,多番的自責,深感罪孽深重,不能原諒自己。在喪禮中,我連人帶身撲進棺材去想抱著媽媽,但被爸爸及時捉住把我拉開。


想到這裡,我不得不承認我是何等的罪大惡極,牧師問誰願意接受耶穌時,我大受感動,便即時舉手接受耶穌的寶血洗淨我的罪,做我的個人救主。那時我雖然哭得很厲害,但整個人卻好像很釋放似的,有一種罪得到赦免的感覺,差點暈倒在地上,幸好丈夫即時把我扶起安坐下來。感謝神,耶穌把我釋放了。

立志信主3日後,我便踏上飛機離開香港,在飛機上內心仍充滿著徬徨,憂慮不安。後來掏出聖經翻閱,經文大致說:「把你的憂慮卸給耶和華,衪會看顧你。」於是便閉目思考,直至飛到目的地,心中帶著平安和平靜,相信神會看顧我們一家五口的。

信主後的改變:

其實在我未信耶穌之前,我對罪完全不防備、內心驕傲自大、缺乏耐性、不懂得感恩、心中充滿埋怨、不快樂;脾氣容易暴噪、做錯事也不會低頭認錯;常常犯罪。但信主之後,神改變了我:

• 以前因要保持著作為母親的尊嚴,明明是錯怪了子女都不願道歉。信主後,學習柔和謙卑,曾鼓起勇氣主動向女兒「say sorry」。有困難出現學會祈禱交托給神。與家人和朋友相處;學習溫柔而不是呼呼喝喝。

• 心中有平安:縱然我也遺傳了媽媽的病,我並沒有埋怨;只求問神:「你要我在病中經歷甚麼?要我學習甚麼功課?」

• 對於一些誘惑,或者會令我陷入罪惡中的事警覺性提高了。

• 明白現在所信的才是真神,於是將佛教的皈依証和一些曾開光的偶像毀滅了。

• 聖經真理改變了我的生命,懂得凡事謝恩;不住的禱告,人也變得比以前溫柔而不急燥,學懂關心別人的需要;從而幫助他們。

• 在教會積極事奉,在家帶領家庭祟拜。子女看見我信耶穌後的改變,相繼都信了耶穌。感謝神,現在我們一家五口都信主了,這些全都是神的帶領和恩典。

各位朋友,你是否有許多重擔?渴望過往的過錯得著赦免嗎?請不要遲疑,就在這刻接受主耶穌為你的個人救主,使你得著釋放和救恩。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