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主題篇】心中有富

 

 HeadLine 1409 0A Atc

 

司徒永富博士簡介:
司徒永富博士為美國南密西西比州大學教育管理學博士、普立勤大學管理學博士、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及香港信義宗神學院神學碩士。1999 年起出任鴻福堂集團執行董事,以現代化管理及社會企業思維革新企業及傳統涼茶行業。

HeadLine 1409 0A Atc1司徒博士多年來致力整合理論與實踐於大學教育及商業運作,著有多本管理學及心靈書籍,並積極倡議結合信仰於工作,活出屬靈生命於職場。

反思職場之路

有人說,若你在一生中不知道該做些甚麼?有甚麼方向?那不妨看看自己的名字,你便會知道上一輩對自己的期望、希望你能畢生完成的目標。看我的名字「永富」,大概可知父輩希望我能為家庭帶來「永遠富貴」,可想我的出生一定很窮,只有窮人才會「發窮惡」,希望此生富有,且永遠都富有。人如其名,我當然希望永遠富有,包括金錢上和精神上的富有。

記得大學畢業後,有兩份工作讓我選擇,一是在銀行「數銀紙」,一是賣床褥。一生希望「永富」的我,二話不說,自然選了數銀紙,即使銀紙數極都是別人的,總幻想一天這些銀紙都會是自己的。從那天開始,除了努力工作,還不斷參與投機炒賣,直至十多年前,開始籌措過更寫意的生活,可惜遇上金融風暴,不但打回原形,且淪為負資產一族。

 

痛定思痛,來個「洗心革面」,不再追求金錢上的「永富」,反而返璞歸真,追求心靈富足,輾轉跑了去賣涼茶,同時在大學教書,教人創新管理,有時間就做些沒有金錢回報的義務工作,包括到國內探訪災後孤兒、送涼茶;去監獄探監,當囚犯的遙距課程導師,其中的滿足感,不能用金錢衡量。

 

別以為監犯都是低學歷人士,其實當中「叻人」無數,有博士、會計師、律師等,有時我從他們身上都能體會一些做人的道理。比如論到人生的成就,學識智慧故然重要,但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心術要正,不走捷徑,做對和於人有益的事才是最重要。相反急於求成,又心術不正的人,往往也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也在監牢可隨處找到。

 

走過十多年職場之路,總結以下十項心得,作為經營事業的一眾同路人可作參考:


* 人生最重要是方向,其次才是方案;

* 不計酬勞,酬勞更多;

* 一生的果效,由心而發;

* 做人要「低頭拉車、抬頭望路」;

*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

* 態度決定高度、心態決定境界;

* 要追求的是影響力,並非是權力;

* 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更重要;

* 在進入別人的生命之前,先要進入別人的生活;

* 金錢只有工具意義,沒有終極意義。

 

HeadLine 1409 0A Atc2追尋「永富」的失與得

以上心得,是走過 20 年以上的工作生涯、經歷其中的起跌而累積得來的。想當年我初出茅廬,在銀行當見習主任,每天返工望放工,最開心的是出糧那天,其他日子都是以日過日,同期入職的見習生有三十人,有理想的都不安於現狀,兩年內已經走了二十七人,剩下三人,我是其中一人,叻的人都走了,剩下我們這幾個「蠢」人。

曾國藩有句名言:「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早年的我,雖然沒甚大志,仍以這句名言作為鑑戒,認為不可輕言離場。事實上,工作初期,眼看一個個跳槽,一走就加人工,而我就繼續蠢蠢地死守崗位。其實我內心也不時有疑惑,應不應往外邊走走,試試自己的「身價」,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想到自己的事業方向,十年之後的我會擁有些甚麼?有一次正在等候某高層開會,偷偷坐上他的椅子,然後閉上眼睛,想想以我的資質要花多久才可坐上他這個位置呢?冷汗就在我沉思的時候不斷冒出,答案是最少要花上二十年時間啊!接著我又想,花二十年坐這個位置是否值得呢?是我想要的嗎?

 

正是「屁股決定腦袋」,從那天起,我給自己在銀行工作五年的時間,目的是盡量掌握銀行的運作和有關知識,善用機會認識最多的人,由「賣魚勝」到「豬肉榮」到專業人士、由小企老闆到「有錢佬」......如果真的可以認識到這些人脈,即使不會因此飛黃騰達,也可能路路暢通。

在我的工作生涯中,大部分的日子,是在金融機構中數銀紙,然而心想銀紙數極都是別人的,太不是味兒,何不為自己數呢?看著股市及樓市齊升的時候,又怎不心動呢?就這樣慢慢走上貪勝不知輸的不歸路,有一段時間我同時要應付多層樓的借貸,負磅愈來愈重,但只得一份人工,雖然我已貴為金融機構高層,但我還是應付不來。我開始去銀行及財務公司透支和借貸,將第一層樓再加按來供其他樓......就是這樣走上財困的不歸路。當年我投資的「毫股」、「仙股」, 現在已經沒仇報, 因為不是除牌就是剩翻得個「殼」。

十多年前,在投資獲利的時候,我曾經想過可以提早過寫意、無憂無慮的生活。事實上,真正的我,喜歡「慢活」、睡覺,多過工作,我跟太太說如果有一天我能夠開始新的人生,這人生將會是沒有鬧鐘的,不用被人喚醒,太太稱之為「安樂醒」,我戲稱這種境界為「自然醒」,當太太問我:「幾時起身?」我會說:「幾時就幾時啦!」太太再問:「中午食乜?」我會說:「睡醒才說!」太太若再追問:「下午做乜?」我便說:「食完再講!」人生不用考慮醒來吃甚麼,不用記掛一天的行程,這不是一個很美滿的人生嗎?正是:「世人的福樂莫強如飲飲食食」。

然而這種種,只是一時造夢而已。其後我經歷了「一舖清袋」的痛苦過程,一場金融風暴,身家不止跌至零,甚至淪為負資產。在我最看不起自己的時候,有人叫我去賣涼茶,當時第一個反應是莫名其妙,然後是憤怒,我在想為什麼別人賣涼茶會想起我,我不是金融才俊嗎?怎麼會去幹這些沒出色的買賣,賣十元八塊一碗的涼茶。然而憤怒以後還是歸回現實,我在想人工最少夠付利息,暫不用破產,我抱著騎牛搵馬的心態入行,根本沒有想過專心去做,我老是想在金融界的朋友遲早會找我回去數銀紙,可惜時間過去,電話還是沒有響起。

 

無緣重返金融界,我心有不甘。有一天我在房間裡跪下禱告,看到房門忽然有所醒悟,原來上天只給我一扇門,這扇門就是要我去賣涼茶,並沒有第二扇門。心裡有點氣結,以憤怒的心態向上天說:「您想我去賣涼茶,我就賣給您看!」下定決心好好地做好面前這份工,心裡多了一團火,將打工的心態換為老闆的心態。從那天開始,我只有返工,沒有放工,乾脆用「義工」心情去「打工」!

走過流淚谷

屈指一算,原來我賣涼茶已賣了十多年,從憤怒到認命到愛上這碗涼茶,到今天自得其樂,當中自有說不盡的甜酸苦辣。我在想,以我的出身,陟置區長大,當過街童,別人用幾年時間拿到學位,我足足要用上雙倍時間,資質比人低、記性比人差,又喜歡走捷徑;為人急於求成,應注定在十年前一沈不起,但上帝的確以無數恩典厚待我,給我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如今回看,一切盡是恩典。在心態上,我經歷了改變,學習欣賞上帝為我安排的每一件事,努力活在當下,盡力做好當下的每一件事;把挫折看成成長必經的課,以謙卑和毅力去克勝,為困難尋找出路,依靠上帝的恩典過每一天。

走過人生起跌,特別感激太太與我甘苦與共。在經濟最緊絀之時,還勉勵我人生本來就是一無所有,現在不過是重頭再來,何況錢財再多都帶不入棺材的。在頻臨破產的邊緣,太太二話不說就把所有私己錢給我應急。在情緒最低落的時候,緊握我的手,和我走過流淚谷。

 

新約《聖經》提摩太前書第六章提到「我們沒有帶甚麼到世上來,也不能帶甚麼去,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以下是我與數年前七歲大兒子的一段對話:

父親:你有半杯水,開心嗎?

兒子:很開心,我有半杯水!

父親:(急不及待)其實有個杯便足夠了!

兒子:......(很敬仰父親的智慧)

兒子:(半晌以後)Daddy,我想過了,其實水是不能喝得太多的,喝得過多會嘔的!

父親:......(驚訝兒子的啟悟)

 

是的,夠了就夠了。人可以很簡單,轉念之間,欣賞當下所有,你會發現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享受當下,盡力工作,有能力的時候關愛別人,軟弱的時候,安然接受別人的服事,這便是「幸福」。正如靈修大師盧雲神父所言:「... ...我們接受自己生命的真實保持平靜、慷慨,在自己堅強時願意付出愛,在自己軟弱時願意接受別人的愛。」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