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主題篇】走向天國

 

 HeadLine 1408 0A Atc

 

孔子說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以前我總問自己,"天命" 是指什麼?

HeadLine 1408 0A Atc 1新移民的煩惱

2001 年我們一家三口移民來加拿大。剛來時似乎什麼都不順心,比如太太考駕照筆試一次就過,我考了兩次﹔路試她一次過,我考兩次﹔她找到工作上班了,我卻低不成高不就﹐困在家裡﹔孩子學校的事她清清楚楚,我卻一頭霧水。因為不適應,我就找借口回國,大半年後象許多新移民的老套故事,我忽然意識到家庭危機降臨了。父母勸告,我也再三權衡,最終決定把生意交給最信賴的職業經理人,帶著兒子再回加拿大。但情況仍是沒轉變,事事都煩心、鬧心,溫哥華的天看上去總是昏昏暗暗的,屋子外總有烏鴉呱呱叫,我看著就心煩,怎麼那麼不吉利!

讀 ESL 時遇到一件事。那天我們練習 "向朋友介紹週末的安排",我發覺很多同學星期日上午都去教堂,這令我頗感意外,我想你們好好的去教堂幹什麼啊,是不是移民來加拿大後太寂寞了,有麻煩要尋求精神寄託。課程最後一部分是站起來說一句話,一位北京來的女同學站起來大聲而真誠地對所有人說:"感謝主,我有個很愛我的丈夫,像我愛他一樣愛我。"我聽這話後心裡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渾身顫慄過後,自卑從傷口泉水般不斷涌出,很快又被對她的羨慕之情潮水一樣漫過、淹沒。

到加拿大後太太上她的班,我做我的事,原來感情很好的兩個人仿佛陌生人一樣,只有處理孩子的事時才不冷不淡地說上一兩句,甚至為如何幫兒子洗澡的事大吵一頓,而且這種狀況越來越嚴重,我的脾氣越來越壞。這時忽然聽到一個大陸來的同胞在公眾場合說 "我愛你",以前覺得多肉麻的話,現在卻覺得多震撼!就因為這一句話,我的靈魂似乎被前方一道幽暗的燈光吸引著。

去教堂尋安寧

我們家附近有個教堂,是個安靜而神秘的地方,但搬過來住了那麼久我也沒想過要進去。

一天早上自個兒散步剛好路過,就悄悄溜進去想靜一會兒,就像以前做生意心煩了就溜到大山的寺廟一樣。抬頭見上面寫著橫幅 "慶祝建堂十週年",來得還真巧,就象事前誰給安排好的一樣。

我第一次進教堂是 1987 年的平安夜,班主任說你們是修習社會學的,需要了解宗教對人的影響,應該去參加一次宗教儀式,於是那一晚我們全班同學就約好去教堂全程直擊彌撒。在我們眼裡,佛教、儒教、道教、伊斯蘭教、天主教、東正教,各種法術、算卦等﹐都不過是社會學的研究對象,我對聲稱世界是上帝所創造、人是上帝造的言論覺得甚為荒謬,什麼發大水靠方舟把所有動物救了、摩西帶幾十萬人徒步過紅海等故事,都是些古老的傳說。什麼幾個餅幾條魚喂飽幾千人,在這個科學昌明的時代,加拿大居然還有人當真,太不可思議啦!

教堂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座位也坐滿了。我聽他們唱歌、演講,也跟著大夥兒一會兒起立﹐一會兒坐下的,入鄉隨俗嘛,來加拿大也該體驗體驗。

一個多小時的節目就要結束,此時全體起立,在鋼琴的伴奏下合唱。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刻的情景:大屏幕上打出的歌詞,突然一個字一個字跳出來猛烈敲擊我的心門,每一句話都是衝著我來的!優美的旋律讓我騰空﹐到了另一個世界,一瞬間我感概萬分愛恨交集,感情堤壩的大閘忽然打開﹐眼淚涌流而出,我像個做了錯事沒被打罵卻被原諒的孩子,淚水不住地流淌,真切地感到那麼無助、空虛又那麼充實而有依靠。

是啊,你早過了被什麼輕易感動的年齡,商場十幾年的殘酷練歷早使你不再輕易相信什麼,為什麼此刻的你這樣軟弱?這樣動情?你不是曾對天安門廣場接受毛主席檢閱而激動落淚的人多麼的不屑,你這是怎麼啦?

我出身在知識分子家庭,對西方的文化侵略始終保持警惕。自認為熟讀歷史,對西方傳教士懷有惡感和戒心。再加上相信科學,相信無神論,先物質再意識,沒有不運動的物質,也沒有非物質的運動,物競天擇、優勝劣汰,這不都是天經地議﹐毫無疑問的嗎?就像兩點之間直線最短一樣,不是最基本的常識嗎?生物明明是從低等、簡單的﹐再經過好幾億年一步步演化而來,不是有大量的化石作証嗎?青蛙就是魚過渡到陸地的明証,哺乳動物和鳥是恐龍等爬行動物進化的結果,猴子因為森林沒有了而被迫站了起來,用手勞動越來越聰明,身上的毛也在勞動的過程中丟了,皮膚因而越來越光滑,臉上也白裡透紅起來,北京有山頂洞人,陝西有藍田人,廣東人不就是馬壩人變來的嗎?上帝造人的故事跟我們中國古代的柳條點泥造人的神話沒什麼差別,上帝和希臘神話裡的宙斯有什麼不同?不都是以前不懂科學瞎掰的嗎?不過是一些先民因為不懂自然現象而解釋為神的作為,都是怪力亂神,難道不是嗎?

我無法解釋當時自己的感受,但我意識到這裡有奧妙的事情。從那天起,我開始日以繼夜大量閱讀與宗教、基督教有關的書籍。研究教會歷史,得知也有利瑪竇、戴德生、"劍橋七傑" 那樣摯愛耶穌熱愛中國人民的傳教士﹔研究《聖經》,發現巴比倫、波斯、希臘、羅馬的歷史早在發生以前就早有定論,以色列的立國早有預言的......﹐漸漸地我明白一個道理:我的頭腦從小被輸入單一信息,比如不斷重復 "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時間長了就真以為好了﹔"沒有神,就是沒有神",時間一長,就以為是真理,想都不用想。

對進化論的解析

過了一段時間,牧師和教友來我家探訪。我直接提出進化論和上帝造人矛盾的問題。牧師大學時學的是生物化學,他從自己的專業論述,大概是說染色體還是基因,不同的數量決定了動物 "種" 的差別,貓可以有千萬種,狗也可以有千萬種,但無論怎麼變,貓就是貓,狗還是狗,馬就是馬,驢就是驢,兩者之間再怎麼像,都不會弄亂的。人類和猿猴類也是同一道理,互相間不同的基因決定了類別不同,互相之間也不能輸血。考古出來的,要不就是人類,要不就是猿猴,沒有半猿半猴的動物存在。我因為不是理科出身﹐因此聽得雲裡霧裡似的。他又舉個例子說道,你剛才說有一隻 "類人猿" 變聰明了,會用火、用石頭砸、用弓箭射了,那好,地球現在還有猴子猩猩幾百萬,有人類幾十億,這些比猩猩生存能力高那麼多的 "類人猿" 怎麼都得有個幾千萬生活在山洞裡荒原上吧,怎麼一個都沒有?

事後針對進化的問題我又專門找了很多些書研讀,發現原來想當然的進化理論﹐只不過是一種假設﹐而非事實本身,有些很顯淺的現象,比如眼睛的結構那麼複雜,這一器官怎麼會由一堆血肉自己就 "進化" 出來了?再如青蜓、小虫子怎麼無端端就長出一對翅膀來?作為一種學術假說,進化論原來早已是漏洞百出。多年以後我信耶穌,看春華秋實,花開花落,就不自覺帶著欣賞的眼光,草原上看繁星點點、河水邊聽月下虫鳴,春看樹枝抽芽、秋看紅楓吹落,內心更多的是涌起感激之情,理解了伽利略、牛頓等為什麼越研究宇宙會越相信上帝的存在和創造的偉大,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等文藝復興藝術家在作品中所表達的人和神關係上的用心良苦。

真 "知天命"

除了進化論,我還碰到很多問題,諸如人從哪裡來?人有沒有靈魂?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人死後去哪裡?真的有靈魂嗎?真有鬼?911 發生後,我問牧師美國是基督教國家,怎麼上帝會眼睜睜看著 911 這樣的悲劇發生呢?大樓裡犧牲的人裡一定有不少基督徒吧?

牧師回答說,為什麼人總用人的標準去衡量、去要求我們的造物主呢?為什麼人總是不聽神的話以致遭罪卻反過來怪責神不公義不慈愛呢?在歷史的長河當中,我們可能一時無法理解當前一瞬間神的旨意和安排。可你研究《但以理書》、《以賽亞書》,神的話不都一一在歷史上應驗了?看見一個亂糟糟的工地,看到腳手架,就說設計師不高明啊,有沒有想過設計師會有他自己的運作計劃?有很多事情我們作為人不能理解,但為什麼因為人有限的知識就拒絕接受眼前的大量事實,拒絕無限智慧的大愛呢?盛開的花朵、美麗的星星,我們心中的道德律,不是明擺在那裡,昭示著造物主的偉大、公義和慈愛嗎?

內心中有神還是無神的掙扎、對比,我最終承認,確實有神,必定有神!但是,這位神會不會不僅僅是上帝,也可能是玉皇大帝、元始天尊、宙斯、正能量﹔耶穌確實是偉大,可還有老聃、釋迦穆尼、默罕默德,靈魂得救不一定非耶穌不可吧?道路、真理、生命可能還有別的呢?反覆研讀《聖經》和其它資料,我明白了上帝與人的關係,對人的愛是如此深切,救人的方法是如此不計代價。神親自擔當了我們的罪,為每一個承認自己罪的人事先死在十字架上,每一個本來因罪定死了的靈魂,因著祂的死而可以回到天父懷裡,哪一個神可以這樣做?

接受耶穌後,我對家庭、工作的觀念有了很大的轉變。後來也因為生意的事情經常回國,公司的事曾讓我焦頭爛額,但藉著祈禱,在驚心動魄中多次經歷了神的同在,使我越來越確認聖經中啟示的神﹐是真實存在的,是又真又活的、獨一無二的真神。


信耶穌不是信觀音菩薩、信王大仙,創造我們的神不會那麼廉價,接受我們一點好處,燒
個香磕個頭就保佑我們凡事順風順水,心想事成。人人都無法避免困苦,但在耶穌裡,不管外面有怎樣的狂風巨浪、暴風驟雨,裡面都有平安、喜樂、仁愛。如今我快到 "五十而知天命" 的年紀了,因著相信聖經真理﹐"天" 不再是抽象的,而是實實在在的、有位格的 "天",就是三位一體的真神; 藉著讀《聖經》,我不僅知道人類的過去,還清楚人類的將來,這是真正的 "知天命"。對比我的過去和現在,我非常真切地體會到,信基督比不信好,帶著真理、愛和永生的盼望去生活,比追求成功、追求卓越,不知道好多少倍!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