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特稿】尋找他鄉的見證

 

以下節錄於《影音使團》視頻採訪滕近輝牧師見證,誠蒙滕張佳音師母允許轉載。

「我生長在基督教的家庭,從小就接觸基督教的信仰,但是我個人的重生的經驗:我怎樣認識基督;接受基督的恩典、生命,以至在自己內心的發展,然後開花結果,這是在中日戰爭開始以後才經歷的。

七七事變以後,我的父親已經過
世。母親帶領我們一家兄弟姊妹逃難,在那過程中,環境的刺激使我反省到自己的信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經過這樣的經歷以後,就個人化了、深入了,我感覺到信仰好像已經紮了根,在我的心裡是很活潑的、很真實的,對我很重要,那麼我就把它叫做我的重生。我記得有一次,大概是十八、九歲,那時我在安徽省。有一天,我到城外散步,在一道黃土路上走過的時候,發現其中有一段地方被大水、雨水沖開了,現出了死人的骨頭,看見的時候有一種很特殊的感受。我心裡想,這些曾經活生生地在世上的人,今天在那裡呢?我感受到人生的短促和永生的意義,心裡想:這些人大概沒有聽過福音,我實在應該去傳福音,把耶穌基督的慈愛、救恩、真理和別人分享。此後,我又經歷了幾件事,兩次死裡逃生,所以使我更加回想人生的意義。一次是我從陝西省乘坐大巴士,翻過秦嶺到陝西的南部,秦嶺是崇山峻嶺,公路旁邊常常有很深的山溝。車子行駛的時候突然前面的輪子脫掉了,車子就翻到路旁去,所幸那山溝比較淺,如果換成是別的地方,車子一直翻到山坡深處,我們都沒命了,現在我們雖然翻倒山溝去,但仍可以從車裡爬出來,沒有受傷。我感到自己死裡逃生,是一次面對死亡的一次既真實、又深入的感受


還有一次在國內西北大學讀書的時候,我和一個同學到附近的漢江游泳。他不會游泳,而我從小在青島海邊長大,每個暑假都到海邊游泳。我們游泳的時候突然到了深處,他發現腳不著地,他就抓住了我的手,我也開始緊張了,我們兩個人一起掙扎,很怕,因為河水的衝擊力量很大,好像進三步退兩步似的,後來感覺力氣都用盡了還未游到橋角,我心裡想難道我們倆就這樣給淹死嗎?後來回想起來,這真是天父的恩典,我們最後到了橋邊,我拼命抓住了橋,我們兩個人得救了,始終得救了,從這次得救我回想到、醒悟到,心靈的得救、靈魂得救好像聖經說的永生的得救,後來我們兩個走到海邊的沙灘上,就躺在那兒好像半死一樣。那是第二次經過死亡。這兩次讓我思想人生的意義,對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啟發。

 

此後,我開始想傳福音,這還有一個經歷對我很大幫助。我得到這樣的信仰落實之後,同時有另外兩個青年也信了主。我們三個人很熱心想傳福音,我們就組成一個佈道會,騎著腳踏車(單車)到附近大概二十華里的鄉村去,向農夫佈道。我原是個很內向的人,很怕講話,但是我們三個人約法三章,要輪流做三件事:一件是維持秩序,一件是領唱詩,一件是傳福音——講。我們三個人都要輪流做,輪到誰都不能推辭,後來輪到我了也不能不講,就禱告,求主幫助那些農夫,不少農民聚集來聽我們講。我講、講、講忘記了懼怕,講完了,我問:有沒有人信主請舉手。出乎意料之外,很多人舉手,這對我很大很大的鼓勵。我心裡想福音是神的能力。

傳福音實在是一種的爭戰,保羅寫信給貼撒羅尼迦的教會的弟兄姊妹,他說:"我在大爭戰中把福音傳開。"


我聽過一個很短的比喻,讓我有很深刻的印象。有一個人他的田地有一個水泉,常常有水湧流出來,澆灌他的田地,他很高興。有一年的旱災很嚴重,所有的水源都乾了,但是他的水源還是有水,他就很高興。一天,一個鄰居來問他,你可不可以讓我挖一條溝,把你田地的水引到我的田地。這個人說:"不可以!"鄰居很失望,但是這個人跟著說,你不可以挖一條溝,但是可以挖兩條,鄰居不瞭解,一條不可以要兩條?那人解釋,第一條把我田地的水引到你田地,第二條是你挖一條溝,把你田地的水引到你另外鄰近的田地去,肯不肯?鄰居聽了,當然好,他跟著就說,很多基督徒只挖一條溝,把主的恩典留給自己享受,但從來沒有想到挖第二條溝,和別人分享。

這個簡單的比喻我有很深刻的印象和
感動,對我奉獻很有幫助,我奉獻的時候已經是相當清楚,是考慮清楚才決定,所以一直能夠在神的恩典保守之下到今天都沒有改變。這是神的恩典,我內心從來沒有想過改變,這是很真實的感受,如果今天要我對人生再作一次選擇,結果還是一樣。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