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4年 真理報文章2014 年 4 月【特稿】從復活節的蛋想起

【特稿】從復活節的蛋想起

 

EasterEgg人類節日,常有某種來自信仰的根和源,有非科學能把握的意義。它們常常為紀念過去了的,或僅存於傳說和記憶中、不能重演的事物。也許人類這種規模化的念舊,是因為潛意識中盼其能夠重演。比如說春節,就多少有些希望春夏秋冬能夠持續不斷、年復一年的意味。

其實,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不應該紀念什麼的。因為 "較真" 地說,這世界沒有任何事物會絕對重覆,而且沒有什麼事物有確定意義、確定目的,一切都是隨機發生、隨機變化、隨機消亡。慶祝不慶祝,對後繼的隨機事件,並沒有什麼影響和意義。

從歷史唯物主義角度看,生命完全缺乏意義。就如在高等數學中,當一個常數與一個無窮大相比,比值趨向於零,被稱為無窮小。人的一生按100年算,與時間軸相比,比值趨向於零。不光如此,整個人類的生命也是有始有終,在時間意義上也是個無窮小而已。

 

中國前國家主席劉少奇說過:人從出生就開始走向死亡,這是大自然的規律,不可抗拒。人們年年慶祝,年年希望,年年幻想,但最後人都去了哪兒?我們會去哪兒?盡都煙飛塵散!徹底唯物就是徹底失望、徹底絕望!

把 "蛋雞" 問題說到底

無神論在歷史上是很新潮的東西,尤其是辯証唯物論。辯証唯物論的重大貢獻在於使人明白,宇宙裡存在著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物体和規律。但更有意思的是,辯証唯物論本身也是 "人的主義",也受辯証定律的制約,叫作否定之否定律。

辯証唯物論是隨科學發展而發展的。當科學向深和廣發展,終究會觸及到極限,於是科學本身會遇到極大的挑戰,而無神論也會面臨更大的挑戰。不妨舉個例子。

我們試用復活節最常見的東西 "蛋",來考察一下科學的能力:那就是著名的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問題。

蛋與雞這一對組合,是一個不能間斷的鏈,這鏈條沒有給進化論的進化和持續小突變留下絲毫餘地。顯然,科學在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的題目面前,遇到了某種極限。

科學,無法超越它自身的極限。什麼是它的極限呢?它的極限源於人類的感知和意識能力。人類的感知和意識的極限,就是科學的極限之一。

科學還受科學工具限制,而工具受人類能力的限制。比如科學家聲稱:"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推動地球",但人類卻給不出這類支點。還有趨近光速等問題,也是人類能力極限的例子。

當然退N萬步說,假若人類可以用某種科學方法,類比出 "蛋雞" 進化或變化過程,科學還是不能証明這種人類類比的過程,就是自然過程。因為這種人的智力和干預,可以與 "蛋雞" 的自然過程大不相同。

換句話說,"蛋雞"問題說到底,是人類認識極限外的問題,更是科學極限外的問題,或說超科學問題。人類可以猜測,可以幻想,可以推理,可以假說,卻無法証明。

別小看 "蛋雞先後" 問題,它與人類的起源,生命的起源,宇宙的起源,物質的起源,精神的起源這類問題,處於同樣的檔次。無人能解答這個問題,許多有智

慧的人因此謙遜下來:"這個宇宙中一定有許許多多客觀存在與客觀規律,是不被人意識,也不受人意志左右的。"

再想想人類時間常數和時間軸,若把人類時間常數從時間軸上除去,餘下的無窮大時間都是與人類無份的。人啊,你傲什麼?你得意什麼?你到底能知道多少?你到底能幹些什麼?

別忙著否定不懂的東西

現代科學的前提,是以可觀測的四維時空內的物体為對象。那麼,一個具有科學頭腦和邏輯頭腦的人,怎能以 "科學" 來否認那些 "科學不可觀測的對象" 呢?怎麼敢說時空只是四維的呢?怎麼敢一口咬定,"蛋雞" 問題絕對沒有智力干預和智力設計呢?怎麼敢對人類時間之外的時空大言不慚呢?

復活節的本質是復活問題,是和 "先有蛋還是先有雞" 是同級的問題,也和生命之源、宇宙之源、因果關係的總鏈問題同級。初看似乎簡單,其實涉及絕對真理。"復活" 問題,"蛋雞" 問題,其實都與 "創造者與被造物" 問題緊密相關。同時也與生命的起源與終結、人生的意義與目的緊密相關。

徹底的唯物主義者自以為看明白了死的意義,其實那是一種愚昧。死是一切純科學的極限,因為死是人意識的極限。靠人類的意識和意志本身,不可能瞭解死的真正意義。所以,你我要真想瞭解復活的意義,就要突破唯物主義和科學至上的無形捆綁,就要突破人的極限。人的極限是死。復活,是對死的超越。

如果真有創造者,真有對生命、對人類的設計與創造,復活不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有復活,人、生命等一切,都須重新解釋,一切都有全新的目的和意義。

上述的如果,是個天大的如果,也是你我生命相關的最重要的如果。別忙著否定或肯定你我並不真懂的東西,尤其那些與絕對真理有關的東西。

生命多麼奇妙,人多麼奇妙!人的總源更是奇妙無比!前推 "爸爸的 N 次方",若 N 大於 4,大概就是當下科學研究的極限了。若要細細研究 N 大於 10,一般只能靠歷史或靠信仰與考古了,更別說 N 大於 1,000、10,000......達爾文先生的進化論只是個假說,而且是一個不能解 "蛋雞先後" 問題的假說。用它解復活,就更沒門啦。

面對復活蛋,面對"蛋雞鏈",面對生死復活,面對無窮大的時間軸,謙卑下來吧。謙卑,尤其面對因果鏈的總源謙卑下來,是開啟人類智慧的唯一方式。

 

作者留學英國,計算機軟件博士。現居英國。
本文轉載自《海外校園》雜誌, 2009 年 4 月號, 第 94 期。2009 OCM Magazines (93-98), issue 94(2009-04) "Thoughts from Easter Eggs".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