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10 月【主題篇】走出童年陰霾,人生再現光彩

【主題篇】走出童年陰霾,人生再現光彩

 

 HeadlineImage1310 Van Atc

 

拜偶像之家
我出生和成長是在馬來西亞,受馬來西亞一切的文化背景和宗教影響,還沒有信主之前是佛教徒,而且是非常虔誠的佛教徒。記得在我家裡擺滿了許多的佛像,不單有佛像,也有四面佛。我媽媽是一個很迷信的佛教徒,所以她對所有佛像的叩拜全都嚴格按照規矩和儀式進行的。四面佛來自泰國,我媽媽花了很多錢為四面佛打造金身,又高又大的四面佛從泰國運到馬來西亞吉隆坡,媽媽將四面佛放置在花園裡,幷且開放花園,讓外面的人都來拜這個四面佛。

此外,馬來西亞盛行落降頭。降頭是一種邪惡的巫術,只要取得一根頭髮,一片小小的指甲或你的生辰八字,就可以降頭。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也是很污穢的。我經常看見媽媽將大量的金錢花在這些事上,而且非常迷戀,她說只有這樣做,才能感到心安。我還記得弟弟、妹妹、哥哥、嫂嫂及孫兒生病,媽媽不是叫他們看醫生,而是叫我到廟堂,請十三太子來扶乩,求得符咒帶回家,媽媽以符咒燒水給他們飲。

當時我有很多的疑問,但因九、十歲小孩膽子很小不敢去問,只能照著媽媽的吩咐去做。有一次媽媽心臟病發,她躺在沙發上,把一本佛教念經的咒給我,幷叫我跪下念誦,然後拿她的一件衣服到廟裡去,廟裡的尼姑跟我非常熟稔,她們知道來意,就領我到兩個早已預備的木頭門框前,她就進行一個佛教儀式,還吩咐我在她後面跟著走,走了十二個圈後,在媽媽的衣服上蓋印,我就將這件衣服拿回家給我媽媽。我很奇怪地問媽媽,為什麼要蓋印呢?媽媽說這是轉運。

我親眼看見媽媽為迷信的拜拜付出了很多很多金錢,但是媽媽的病還是沒有好起來,家裡每天不是吵架就是打架,家中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不同的符咒,家裡還拜很多的觀音、有千手觀音、白衣觀音、南海觀音.....很多很多,真的數不清。但凡涉及拜拜的事情,媽媽都吩咐我去做的。家裡如果發生什麼事情,不是人可以解决的,就要到寺廟去求籤,求得上上簽,我們就可以去做,如果求的是下下簽,我們就花更多的錢去添香油來化解這個災難。

我感到很奇怪,為什麼家中拜拜的事總是要我去做呢?家裡有哥哥、姐姐,為什麼只吩咐我做,我不敢問媽媽。有一年,媽媽要拜九王爺,拜的人是要穿上新的白衣白褲,並在大棚子裡住幾天,天天都要吃素。那時家裡經濟不好,媽媽還去買金項煉、手鏈、腳鏈送到廟宇,我問媽媽要買來送給誰?她說不是給人戴,是給佛像戴,我問媽媽佛像也要戴金鏈?結果被媽媽責罵一頓。

遭受虐打

因為佛教的背景,我家裡是一個很封建及重男輕女。我八、九歲的時候,家裡惟一疼愛我的二姐離開了我,到新加坡工作,過年才回來看我。從此以後,我的惡夢開始,因為在家裡,只有我與二哥、弟弟、妹妹住在一起。那時,二哥大約二十八歲,在家裡似小霸王,他對弟弟妹妹很好,但不喜歡我,經常無緣無故地打我,並且是很凶狠的拿掃把打我,拿椅子扔我。最嚴重的一次是在小學五年級,我打完籃球下課回家,一進家門,他就抓住我的頭髮,用拳頭不停地打我,直到我流鼻血才停手,我就很害怕他。二哥他不僅打我,還跟媽媽吵架,甚至連爸爸也膽敢打,所以爸爸也離開了這個家。我很小就沒有爸爸了。每天下課回家,一聽見鎖匙開門的聲音,就很害怕,趕快去弟弟妹妹那裡去躲避,因二哥打我時,多少都會牽連到弟弟妹妹,在這情況下他便稍為罷手。

童年的生活,是活在提心吊膽及孤單寂寥中,沒有人跟我說話。我經常呆坐在窗台前,望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當我看見街上一家人手挽手,關係親切的時候,眼淚便流下來,我問蒼天,如果有神的話,把我救出去。那些日子,沒有一天是開心的。只有我二姐回來的時候,我跟她訴說被虐打的經過,我與二姐就抱在一起痛哭。

十二、十三歲的時候,我心裡越來越不平衡,我開始報復二哥,要讓他受到懲罰,我在媽媽面前說二哥的壞話,煽動媽媽的怒火就拿菜刀要砍他。回想,我這麼小就曉得報復真是很恐怖。但那時的我能怎麼樣呢?!能夠逃避他的虐打,心想只有讓他受到懲罰—關在監牢裡,我才能逃脫他的虐打。當我十五歲的時候,也曾想過要自殺,我向馬來西亞診所的醫生表示,因失眠需要買安眠藥,醫生說不能私下賣安眠藥給未成年的孩子。我很想了結自己的生命,因為沒有平安,家裡經常吵吵鬧鬧,彼此關係惡劣。

感嘆媽媽是虔誠的佛教徒,花了那麼多的錢拜拜,但是換來的卻是家嘈屋閉,雞犬不寧,家裡沒有一天是平靜安寧的。我只有默默地等待那個機會,到我十八歲的那一年,我可以有自己的護照,我便去新加坡找二姐,不管去多久,我都不再回家,我不喜歡見到二哥,我會銘記他怎樣在這五年中毒打我。

那個時候,有兩個馬來西亞的人來向我提親,但都被我拒絕。我跟媽媽說,把我嫁得越遠越好,我不想回來這個家。就算是一個盲婚啞嫁,我也願意接受,所以我就嫁來這個陌生的國家—美國。我以為在這裡可以讓我重新的生活,誰料到還是擋不住我內心傷痛的陰影。到我自己都做了媽媽之後,我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晚我抱著自己孩子,我都會流淚。可能是童年所受的苦毒,使我常自問:「生孩子是非常痛苦的,為什麼媽媽生了我,卻對我不聞不問,在我記憶當中,媽媽從來沒有抱過我、關心過我,更沒有疼愛過我,既是不要我就不要把我生出來!」

我內心裡很想念馬來西亞的家,但是當我想到那個摧毀我童年受盡折磨的娘家,心裡就生出强大的抗拒—不願回去。心裡很想家但又不願回家,很懷念家人卻又厭惡他們,這種矛盾和痛苦常常交戰地煎熬著自己。

聽聞福音

有一天,我帶著孩子去法拉盛買菜,路過一條街道,有一位婦女遞給我一個單張,她對我說:「耶穌愛你!」我整個人呆了,身體一直在發抖,手也在發抖,內心的苦一下子湧出來,我哭了,在一個陌生人的面前哭了出來,我從心裡哭,心中的痛,是好痛好像被刀割破了,眼中的淚一直的流,沒有辦法停下來。我在想誰是耶穌?祂會愛我?祂真的愛我?!生我的娘都不愛我,連我的親哥哥也常常毒打我,現在愛我的卻是一位耶穌!

那時,耶穌這兩個字我從來沒有聽見過,我不認識祂。但是,我真的聽到「耶穌愛你」這四個字時,我心裡就哭了出來,原來我心裡一直在等,等了三十多年的「愛」,我終於等到了—那就是耶穌,「耶穌愛我」!


那位女士看見我一直的哭,沒辦法停下來,路過的人在圍觀,以為女士欺負我,而且圍觀者愈聚愈多。最後,那女士幫我拿餸菜及推孩回到我家,她邀請我禱告。當我閉上眼睛,聽那個姊妹為我禱告的時候,很奇妙的,我的眼睛明明是閉著的,但是一幕一幕的畫面就在我的眼睛飄過,這些畫面全是我童年不愉快的經歷、無理的被虐打、母親的忽略,沒有愛的生活......。我精神近乎崩潰,那個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何一直哭,哭到聲音都沙啞了。我抱著那個姊妹說,我心裡很痛啊!我說不出話來,後來那個姊妹就留下電話,她說她會再來探訪我。

我打長途電話與我二姐分享這件事,我說不知道為何心裡有一種事情好像隱藏著沒法釋放出來,我二姐終於把真相告訴我。因為媽媽的迷信,媽媽懷我時,算命的人說我生下來與媽媽的生肖是相剋的,我是來討債的,媽媽很害怕,到藥店買中藥,吃了兩劑中藥要把我流產,但不成功,只好將我生下來。我一出生,她便立刻把我送到廟裡要我去當尼姑。媽媽把我放在廟宇裡,當時我是哭得很厲害,但是媽媽丟下我,頭也不回就走了。是二姐把我從廟裡偷偷的抱回家,苦苦哀求媽媽說:「媽媽,妹妹是無辜的,是你生出來的,不應該把她送去當尼姑。」但媽媽很鋼硬地對二姐說:「那你來撫養她吧!」所以我從小沒有跟媽媽一起生活,是跟著二姐同住的,直到我八、九歲,二姐姐到新加坡工作才離開我,一年一次放大假才回來看我。

媽媽把我丟給二姐照顧,當我懂事的時候,還要我到廟裡念經吃素,家中任何的拜拜事情,一定少不了我。當我聽到這個秘密,我便沒有辦法原諒媽媽。因為這個迷信,就要讓我成為一個不健康,心靈不健全的孩子。

饒恕與釋放

感謝主!在我很痛苦,在我沒有辦法原諒媽媽的時候,那位姊妹又來探訪我,邀請我去教會,上主日學,讀經禱告,我讀到一段經文,就馬太福音18章21節:「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阿,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

在聖經上,七是代表完全,而不是多少次,是要我完全的饒恕。當我讀到這段經文的時候,我心裡很混亂,沒有平安,我心裡很掙扎。我禱告:「主啊!求你向我説明,求你赦免我的罪,我現在是作媽媽了,我在美國才有機會聽聞耶穌愛我。可憐我的媽媽,因為她的無知,到處去亂拜神明,到處都沒有得到心靈的平安。主啊!向我説明,讓我用你的愛,完完全全地去饒恕她對我的傷害。」很奇妙!那天我禱告後,我心裡就很平安!

我終於鼓起勇氣,打了個長途電話給媽媽。我對媽媽說:「媽媽,你知道嗎?我這三十三年的日子是怎麼過?你將我嫁來美國,你以為我真的很開心嗎?你知道我是多麼渴望你能多關心我一點?因為給我一點點你的愛,我就能享受媽媽的愛。但是沒有,你卻把我送到廟裡當尼姑,我恨你的迷信,讓我失去了母愛。


誰知道,媽媽在電話中也哭起來,她跟我說:「女兒對不起,是我毀了你一生的幸福。」後來,我跟媽媽說:「媽媽,我在美國有機會聽到耶穌愛我,耶穌愛世人,耶穌為了我們的罪釘在十字架上,我還能說什麼不能原諒你呢?我一定要遵守神的教導,去愛每一個人,而且使我完全的去學習。請媽媽原諒我,我對你一切的怨恨從今天起就要完全徹底的除掉。媽媽你為何要那麼迷信去拜拜?拜得滿天佛像。」她說:「這是你外婆家裡的風俗,我也沒有任何的根據,你外婆怎麼待我我就怎麼待你。所以,也請你原諒我。」然後,她跟我說了一句話:「你信的那位神—耶穌必定是唯一的真神。因為我不知道,給你飽受三十三年的創傷,祂能讓你把對我的愛可以勇敢地說出。」我就跟媽媽說:「從今以後你不要去拜拜了,我會為你禱告。」感謝主!後來,媽媽也在馬來西亞歸信了耶穌。

關於我二哥,他經毒打我,這裡面的苦毒,他自己心裡也不好受。因為二嫂給他生了一個女兒,讓他知道重男輕女的思想不能在他的生活上出現的,難道他會捨得用拳頭打自己親生女兒嗎?他經常打電話給也嫁到美國的妹妹,關心我的近況,那個時候我還沒有信主,我跟妹妹說我很討厭二哥,不願與他接觸。後來,有一次我聽到妹妹說:「二哥有三、四年的時間,把自己關鎖在房間裡,不出門、不管外面的事情,連飯菜也送到他門口,他把自己封閉起來。」

那時我已是基督徒了,當我得知這情形,我感到心裡很痛。我直接打電話給二哥對他說:「哥哥,放下吧!我信了耶穌,現在我活得很好。我也不會再為你以前所做的而怨恨你。你現在你有了女兒,好好用你的愛去教導,不要用暴力。」他也在電話裡哭起來。就是這一次傾談改變了二哥,他又重新走出了房門,開始去工作,開始跟家人孩子一起活動,重新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感謝神!

這是迷信及重男輕女的家庭活生生的見證,是一個破碎家庭摧毀了我童年的傷心經歷。感謝主!自從我信了耶穌後,我有喜樂平安,我沒有憎恨,因為愛能遮蓋一切,我還會用愛去與人分享,去愛那些不可愛的人。

請問如果要你去愛一個不可愛的人,你能愛得下去嗎?但是人做不到的,我們的神—耶穌基督祂能做得到,祂能改變人。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14:6)認識耶穌是我們一生最大的祝福!


(紐約短宣中心供稿)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