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3年 真理報文章2013 年 4 月【主題篇】從迷途驚噩,到得救歸主--復活節受洗見證

【主題篇】從迷途驚噩,到得救歸主--復活節受洗見證

 

 HeadlineImage1304 Van Act

 

 

"神豈不察看我的道路,數點我的腳步呢?"(伯31:4)感謝主!祂引領我走上了真理之路。

迷途人生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河南省的一個平原小鎮,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上海復旦大學化學系。1991 年碩士畢業,1993 年與愛人成家,1994年便辭掉同濟大學的講師職務,投身到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港資公司。從一個普通的銷售工程師做起,經過十幾年的打拼,最終成為上市公司董事、上海公司總經理。我走過了在常人看來頗為成功的職場之路、人生之路。但是風光的背後,我的內心卻是一路掙扎走來,飽受煎熬之苦。

國內的經商環境越來越惡化。最初幾年,很多專案招標,大家都是拼技術、拼方案、拼成本,相對來說是公平的競爭;那時送小小紀念品給業主、招標人員都會被拒絕。後來開始拼關係,送厚禮,許諾並兌現好處。記得第一次送禮金給業主,我還心跳加速,滿面通紅。但後來就慢慢習以為常了。隨著時光的遷移,客人們的要求越來越多樣化,吃飯、喝酒、洗浴、唱歌、旅遊等等都不在話下了,還有很多特殊的要求,雖然內心很鄙視,還不得不為他們張羅,索要的金額也越來越大。雖然自己內心不安,但看到一個一個專案到手,看到自家的房子越換越大,車子越換越好,銀行賬戶上的數額不斷攀升,也就繼續地賣力工作。就在這生活的濁浪裡翻滾了十幾年,一顆單純的心早已污濁不堪,而自己也已經認為這就是生活的常態,人人如此,以此來自我安慰。直到 2010 年 4 月,一聲霹靂驚醒了我渾渾噩噩的靈魂。

HeadlineImage1304 Van Act 1驚噩突臨
反復感冒後的詳細檢查,醫生宣佈我患了晚期肺癌!這無異於宣判了我的死刑,一切的一切,轉眼成空!在外人面前,我依然樂觀、豁達,笑談生死;但當夜深人靜時,輾轉反側,淚水沾濕了枕巾。上海市肺科醫院裡有個古老的花園,叫沈家花園。那裡綠樹成蔭,曲徑通幽,山水亭台錯落,古藤秋千搖擺......無數次,我獨自躑躅在河邊幽徑,無數次,我徘徊在沉沉夜色中,在這寂靜得讓人覺得寒冷和陰森的小花園,我的悲傷、哀怨、絕望和無助,隨著眼淚流淌成河......。

妻子從國外飛回來,年邁的父母到上海來陪我,弟弟、妹妹也都環繞在我身邊,親人給了我莫大的安慰和支援。在他們的焦慮和盼望中,我被推進了手術室。躺在無影燈下,感覺自己是那麼地渺小和無助,如同一隻待宰的羔羊,眼淚無聲地滑落......。在注射了麻醉藥之後,我似乎坐上了時光穿梭機,週圍的醫生和護士如同外星人一般迅速地離我遠去,而過去的經歷如同一幕幕電影畫面在我眼前閃過。這或許就是瀕死的感覺?我暫時或者永遠地告別了這個世界?

七個小時後我漸漸醒來,已經是夜色籠罩了。我身上插著管子,僵臥在ICU病房。認識的一位護士朋友受家人之託進來看我,低低呼喊我的名字。看到熟悉的面孔,莫名的感動,化成兩行熱淚。第二天早上,和等在會見室的親人們見面,大家都哭成了淚人。我雖強忍著,但也終於敗下陣來,只能任由淚水肆意流淌!手術後,接下來就是艱苦的化療和放療,頭髮大把脫落,很快就不得不剃了光頭。

自從住進醫院,我便渴望著儘早去加拿大,那裡不但有我的妻女,那裡有優美的環境,還有先進的治療理念和手段。其實,最重要的,雖然那時還沒有明確意識到,那裡有主耶穌的聲聲呼喚,在呼喚他迷途的孩子回家。

神的起頭
不走在抗癌之路上,就很難體會到個中滋味。醫生告知我患了晚期癌症的那一天,仿佛就是世界末日,天地在我面前瞬間崩塌,日月無光,一片黑暗;我的家庭如同一葉小舟,顛簸在狂風暴雨和驚濤駭浪之中......。手術、放療、化療......,病痛的折磨、悲傷的淚水緊隨著我們,絕望、痛苦、無助、憂愁纏繞著我們,揮之不去。我仰頭問蒼天,難道這就是我的人生?難道就這樣,我們孜孜追求、打拼的榮華富貴轉眼成空?難道注定要帶給年邁的雙親、未成年的孩子、深愛我的妻子如此無法承受的傷痛?人這短短一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沒有答案,世界已經到了盡頭。

人的盡頭,便是神的起頭。來到溫哥華,第一次去醫院,就遇到了神的忠實又良善的僕人錢長老。他已經80多歲了,卻滿面紅光,精神矍鑠,在醫院忙上忙下做義工。他說,幾年前他患了咽喉癌,在這裡治療康復了,感謝神的恩待和醫治,他就一直在這裡為病人服務,傳主的福音。他隨後還邀請我們吃飯、聚會,把我們介紹給我家附近的華語教會。幾天後的主日,我就和妻子一起去離家僅百步之遙的教會。下面是當時的兩段日記:

"下午 2 點去附近的教會,沒想到這麼近!牧師夫妻很熱情,氣氛也挺好,唱歌 "主是否還顧念我?" 我感動落淚,寶寶更是哭得稀裡嘩啦。結束後,他們一起跪在台前為我禱告!陳醫師更是講了好幾個在台灣親歷的醫治神跡。他們熱切希望我儘快信主,祈求主的照顧。更有Belle姐妹患四期淋巴癌,信了主奇跡康復的見證。"

"師母來電話,為我禱告,為家庭禱告。她問我能不能開口禱告,我還是張不開口。她說先接受救主,然後再慢慢明白更多。接受了主,禱告才更有效力。我總覺得生了病才認主,有點功利心。這是一個結。其實想一下,這正是自己的傲慢的想法,以為求上帝是羞恥的事!其實,自己是很渺小的,惟有交給萬能的主,才能安心面對一切磨難。或許,生這個病,正是主在指引我認識祂、依靠祂,走上正確的路。於是我便決定:接受耶穌為我的救主,我要向祂祈求,顧念我,顧念我的家人,把自己的一切都託付給祂!"認識了神,信靠了神,這麼多天來,第一次把自己放下,睡得甘甜!

HeadlineImage1304 Van Act 2主的恩典
2011 年 10 月感恩節受洗歸主,我獲得新的生命、更加豐盛的生命。回顧走過來的 46 年的風風雨雨,其實無不彰顯著神的愛、神的看護和神的引領。

我們生長在中國大陸的這一代人,從小接受無神論的教育,不信鬼神,相信憑著自己的能力、靠著自己的奮鬥,必能成就一番事業。如此背離了主的一個罪人,神卻從沒有離棄,神的愛也從沒有遠離。40 年前,幼年時候經歷的兩個有驚無險的小災難,正是還在母腹的時候,主就揀選了我,一路看護著我的證明,我卻懵懂無知。25年前,讀一本關於羅馬皇帝尼祿的書,看到數以萬計的基督徒,平靜地面對死亡,為主殉道,給我極大的震撼和感動。這是聖靈第一次輕叩我的心扉,而我卻無動於衷。15年前,我得到第一本聖經,神的話語時而響在我的耳邊,我卻只是當作耳邊的風。10年前,神差遣了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做我的同事,使我常常可以看到神的見證,我卻不信,還狂妄地辯論。5年前來到溫哥華,去過教會,神離我更近了,我卻木知木覺,繼續追逐著世間的金錢、名聲、享樂、驕傲......。

但我們的主是那樣的憐憫和慈愛,祂從來沒有離棄我。當我遭遇人生最黑暗的時刻,祂伸出雙臂抱著我跳躍難關。祂是一位慈父,一直都在看顧著我、呼喚著我、企盼著我、引領著我這個迷途的浪子回家,回到祂的懷抱!慈愛的天父,我回來了,帶著身心的疲憊,帶著身心的創痛,帶著身心的罪孽,我終於回來了。在您的引領下,我終於回到了我溫暖的家,我父溫暖的懷抱。我痛哭流涕、認罪悔改,而我的天父一如既往地愛著我,撫慰我受傷的身體和心靈。

主耶穌,"祂被挂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的鞭傷,我們便得了醫治。"(彼前2:24)祂賜給我新的生命,更加豐盛的、永恆的生命,使我的內心滿了平安和喜樂。"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17:22)我的身體也在日漸好轉,頭部和胸部的病灶都已經清除,癌症指數也從 1000 多持續下降到 70 多。感謝主耶穌,正在用祂的愛醫治我,使我"身體健壯,正如我的靈魂興盛一樣。"(約三1:2)

一人得救,全家得救。我的家庭也因著主耶穌的恩典告別了絕望和悲傷,得到了平安和幸福。感謝主,祂的恩典夠我們用。只要我們先求祂的國,祂的義,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天父都知道,祂都會賜給我們的!(太6:32-34)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23:1-6)

(作者王旭紅,David Wang,來自上海,現在北本拿比主愛教會聚會)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