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夫妻同心】男人自白

 

大多數我認識的男士中,他們在工作間能言善辯,長袖善舞,一點也不似患有任何語言障礙的徵狀,但為何回到家裡太太反而經常投訴丈夫沉默寡言,十問又九不應的呢?為了查找真相,自己刻意地留心一下身邊的男士群,觀察箇中的張力何在,並加上個人的親身體會,嘗試為一眾男士發聲,還我們一個公道。

專家也分析過,男人講話的一大天敵是舌頭容易打結,我們的口齒普遍沒有女士們那般流利。她們的厲害之處是翻來覆去滔滔不絕,說來說去還是回到開初的第一點。其實男人聽完後可以用一句話簡單概括了,何苦要這般折磨我們呢?而且內容毫無新意,不似得我們男人思路分明,深思熟慮之後,能經我們口中吐出來的,都是真知灼見,字字珠璣,一句閒話也嫌多餘,為表示慎重其事。所以我們寧願多花時間將話留在自己精明的腦袋裡面過濾「翻騰」,確保出品出類拔萃。無奈女士們以為我們不表態,逕自搶白一番後,還以為我們是天生的「鈍胎」,這真是有冤無路訴了。太太這種「有口無耳」的溝通方式,造就了歷代更多不願多言的男人。

另外,男人是追求效率和結果的動物,若果花掉時間又討論又開會,最後的結果,還不是老婆心底裡最想要的決定,那何必浪費大家時間,沒完沒了的「開會」、再「開會」呢?使出那些明示暗示的技倆,無非為了老婆大人實在太歡喜製造「夫妻共同協商」的美好形象,以為這樣即代表著「彼此同心」,實在太幼稚了。只是大丈夫不便當面拆穿罷了!但又感受到那股「統戰」氣氛,足以令人不安,所以扮作小男人的我們,只會暗底裡封口抗議。事實我們默不作聲,並不表示我們無意見。

環視現今社會,男人淪為「弱勢社群」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有些年青夫妻找我們求助,是太太覺得老公太懦弱了。作為家中經濟支柱的她,要一個人背起頭家,出外辛苦打拼,回家無論大人細路,還要招呼周到,而家中的男人打份「牛工」,平時睇波打機(編註:粵俗,即看球賽、玩電子遊戲),好似無事發生。老實講,男人難道真的很想不思進取嗎?我們也有男人天生的尊嚴想維護的,但奈何現實是「出左半斤力,未必收到八兩咁理想,付出的不一定與收到的相符」。礙於家中「女強男弱」的形勢下,男人採取「龜縮一角」,留在自我建設的洞穴裡生活,這也是很正常的舉動,性格便由原來的主動變成被動,逐漸變成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又見過有些反常的例子,不甘淪為「妻」後,倒是人前人後與老婆對著幹,試圖重振夫綱,挽回昔日的光彩。

另外,我覺得男人在家裡金口難開,確有難言之忍。因為每當你興致勃勃地想在家中發表意見時,很容易會被詞鋒凌厲的老婆大人一一駁倒。她們總會找到一些小毛病來先發制人,落得這般無趣,顏面何存呢?何況男人是「死要面子」的,經過長年累月的壓制,自然回家連講話的意欲和能力也失去了,倒不如專心縱情於上網「睇戲(看戲)」、「打機(打電玩)」這類家中的合法消閒活動,甚至找班老友「吹水(瞎聊)」,也強如在女人面前自討苦吃。

情緒可算是女人特有的附屬品,結婚初期我還弄不清楚女人的感受原來這麼重要!怎麼女人的情緒總是飄忽不定的呢?總之這大堆糾纏不清的東西一爆發,我會選擇即時彈開,保護自身安全準沒錯的了。記得有次我問老婆下午將會出門嗎?她回敬一句:「你看不見我在喝『苦茶』嗎?」其實作為男人要的答案很簡單,是與否、對不對,都在解決問題嘛!若果打算出門便預備收拾東西換衣服,不出門就正中下懷開始籌劃我的私人節目,但她答非所問,這就更搞得我糊塗了。最後想了半天才猜到她害病了兩天,怨我一點關心也沒有表示過。在此,我只能萬分佩服女人這種表達感受的含蓄方式,也真的饒了我吧!我仍在一生學習當中。

我也曾聽聞過很多妻子投訴丈夫回家絕口不談公司事,明知他心情極之不好,一定是在辦公室裡面對很大的壓力了,通常追問又不得要領。其實,男人也很想能與枕邊人盡訴心中情,但我們更擔心說了出來,對方會有什麼樣的情緒反應?事情會不會弄得更糟糕呢?這般窩囊的事情,不知她怎樣看我,會不會覺得我們很無能?諸如此類,諸如此類的問號......。還有,若問我們面對壓力那刻的內心感受,老實說,就算連自己也弄不清楚,那又叫我們男人怎樣跟太太分享呢?

而我最抱不平的,是眼見越來越多的媽咪拉著子女往她們那邊去,連成一線搞對抗。這真是最最要不得的事情,將本來夫婦兩人之間的恩怨情仇,日積月累的往下一代的心田中播種,那又有什麼益處呢?當著孩子的面前數落老公,逞一時之快,卻好像親手將丈夫「掟出街(攆出去)」一樣,迫男人變成一座實實在在的孤島。其他家人可以有說有笑時,他一出現便變成「鬼見愁」了,你會願意多留在家一刻嗎?

最後,我以摯誠的心來奉勸諸位太太,你們要體諒我們的緘默,不是我們聽不見,也不是我們不願回應,扮懵(裝傻)、木口木面,只是有苦自己知。特別當我們面對著你們的提問是有關我阿媽、阿姐、阿妹與你之間的糾葛關係,又或岳母大人做壽的任何意見,請賜我們一個「免say金牌(不用說話的金牌)」,我們會企定定,眼望望,張開耳朵專心聆聽。因為你知我知,有些議題答什麼都會死的,這樣的大忌犯不著以身試法,通常都是沒有好下場的。太太們,謝謝你的關注。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