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2年 真理報文章2012 年 8 月【事奉之路】艾得理傳讀後

【事奉之路】艾得理傳讀後

 

Adeney200x204我很喜歡讀傳記,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世界。雖然在世界這個大舞台,宏觀而論,光芒會集中於少數人物,好像他/她們就是這個世界歷史的主角。然而,神給每個人不同的計劃,表達不同的故事,在神眼中,每一個人都同樣重要。不過,亦有同中之異,就是神會特別重用某些人物,讓他/她們的故事對世人有益處。艾得理(David Howard Adeney, November 3,1911—May 11, 1994)就是神所重用之人之一。他的故事,在我讀後有一點感受非常強烈,就是"謙卑"!

神在彌迦書6:8向世人指示何為善:"祂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有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在這簡單的三件事當中,謙卑最是難行。謙卑,不是指狄更斯的名著《塊肉餘生記》(編者註:又譯為《大衛•科波菲爾》)中那面目可憎的小書記的模樣,那只是包藏禍心的猥瑣,而謙卑則是可親的,光明磊落的。

艾得理就是這樣一個人!凡認識他的,無論是他的上司、同工、朋友,乃至信眾們,都對他的謙卑留下深刻印象。有一位經過一個星期的聚會的老姊妹曾說,在一個有上百位傳道人、神學生的差傳會中, 發覺他最像耶穌!對羔羊的追隨者來說,這真是最祟高的評價!還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深刻,當艾得理第一次坐船往中國途中,經過科倫坡,他便去拜訪一位同鄉的宣教士,看見他生活奢華,而且使用當地僕人有如奴隸。艾得理大吃一驚之餘,心中警惕,決定將來要和中國老百姓在一起,永不享受特別的西式生活。他知道宣教的原意是要去服侍而不是享受。例如第一位來華的宣教士馬禮遜,便改穿中國服裝去接近中國人。

同時,艾得理有一位前輩,就是被稱為劍橋七傑之一,曾接戴德生的棒為內地會總主任的何斯德,對艾得理曾有過一個忠告:"小心種族優越感,它會傳給對方像吃了大蒜的氣味。"這位資深宣教士講得一點不錯,在西教士進入中國的歷史中,這種有大蒜氣味的外來人為數並不少,因而引起中國人民的敵對情緒。

當然,好的、忠心為主傳福音而備受中國人愛戴的也不是沒有。然而,有大蒜氣味的又何只是西教士?現今世代,即使本地牧師、傳道人,惹上這種令人噁心氣味的好像還越來越多!神是萬物主宰,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祂的慧眼早已看透必有這種"愚牧"的存在。這些牧人"他不看顧喪亡的,不尋找分散的,不醫治受傷的,也不牧養強壯的,卻要吃肥羊,撕裂牠的蹄子。"(撒加利亞11:16)現今之世,豈少這種牧人?他們一樣擇肥而噬,巴結富人以圖一己之利,又能引經據典說自己應當受到供養。試看某些美國電視傳道人,華屋名車,鮮衣美食,儼然上流社會階層,更是娛樂版上的明星!這些人事實上已與群眾脫節,但這種"丟棄羊群的牧羊人有禍了","神心裡煩厭他們",神最終"必要將他們除滅"。

智慧的佛陀也知道氣味之惹人討厭,故此勸戒他的跟從者不吃五辛,就是五種有強烈氣味的蔬菜,如大蒜、蔥、韮菜......等。因其氣味令人遠離,不敢親近,既脫離了群眾,還傳什麼道?何斯德對艾得理的忠告,道理在此。艾得理亦銘記在心,知道採取高高在上的姿態只會對宣教事業造成攔阻。所以,他在中國宣教這些年,衣食住行都盡量和中國人在一起。

艾得理在華傳道,經歷了中日戰爭,國共戰爭的年代,曾被逼短期離開中國。但他對中國始終念念不忘,一有機會,便又在第一時間返回;不在中國的時候,他也主要專注於他一直甚有興趣的校園福音工作。他非常關心學生的信仰,而他亦幹得非常出色,成為很多青年後輩的心靈之父。

1956-1968年,艾得理受國際學生福音團契委託,在香港開展亞洲的校園福音工作。這個時期,我剛巧中學畢業,本來甚有和這位著名傳道人接觸的機會,卻因為那時我雖然已是基督徒,亦是我最叛逆的年代,東跑西跑的,遂和艾得理擦身而過。但我的姐姐當時就讀香港大學,她的很多同學後來都成為艾得理的得力助手,所以在這本傳記的後幾章,居然發現幾個我熟識的名字。姐姐本人雖然沒有參加團契的工作,卻有很多機會和艾得理見面,聽他講道,對他主要的印象是"謙厚"。

我想順便一題的是我妹夫麥振榮牧師,他也是由艾得理一手帶領而成為終身事奉主的僕人。艾得理在香港十二年,造就很多年輕人,振榮由就讀浸會大學、至畢業及做事,都一直在艾得理帶領下參與服事工作。一如其他青年人,他也視艾得理為屬靈的父親。振榮直至結婚、移民之後,仍然和艾得理有緊密聯絡,甚至到艾得理正式退休返英國定居,仍有往英國去探望。振榮常難忘最後一次見面,臨離別前和艾得理的緊緊擁抱!他深受艾得理的影響,也是一位謙謙君子。

艾得理不斷工作,年紀亦漸長,香港之後又繼續在亞洲其他地方推廣校園事工。在年輕的同工中間,不免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但他從不擺出長者或機構高層的姿態,反而處處虛心聆聽同工意見,甚至有時被那些滿腔熱血的年輕同工強烈批評,甚至責難,他都如沉默羔羊一般,以敞開的心胸,平靜的態度對待,亦非常勇於承認錯誤,毫無保留地向下屬道歉,使那些曾對他大肆批評, 甚至無禮咆哮的人心悅誠服。

艾得理在中國服事達六十年之久,有人說他是白皮黃心的雞蛋,即是說他雖有白種人的外表,卻完全有一顆中國心。亦有人說除了一管高鼻子,他實在比中國人還要中國人!在退休後, 他最活躍的地方仍然是中國大陸。隨著大陸的開放, 幫助前身就是 "內地會"的"海外基督使團"成立"中國事工部",並且先後去過中國大陸七次,繼續為把福音傳給中國人民而貢獻出時間和力量。最後,甚至當他死在美國加州,仍安葬在當地墓園中一個被稱為"中國山"的山頭,和眾多中國先人安息在一起。他對中國的愛真是至死不渝!

(作者出生於香港,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香港認識艾得理牧師,現在是素里華人宣道會的會友)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