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昔日真理報2012年 真理報文章2012 年 7 月【科學 聖經 人生】變化不等於進化

【科學 聖經 人生】變化不等於進化

 

「很多細菌在極短的時間內進化對抗生素的抵抗力,因為自從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才有盤尼西林,這是 Florey 和 Chain 奇特的製造。之後,新的抗生素一直被推出,但細菌對每一樣抗生素都進化出抗力了。」(Many bacteria have evolved resistance to antibiotics in spectacularly short periods. After all, the first antibiotic, penicillin, was developed, heroically, by Florey and Chain as recently as the Second World War. New antibiotics have been coming out at frequent intervals since then, and bacteria have evolved resistance to every one of them.—Richard Dawkins)。

ScienceAnd-Bible460x202

 

自然 Dawkins 沒有告訢我們 Ernst Chain(1906-1979)是位虔誠的猶太教徒,相信聖經創世記的記載,因而是反對進化論的:「進化論不是科學的一部份,因為大致上,進化論不能被實驗修正......是個很軟弱的嘗試,根據不可靠的假設,多數是根據生物的形態與結構,很難稱它為一個理論......,我寧願相信神仙童話而不信這類荒蕪的猜想。」可見Dawkins所說的:科學的進步必須依靠進化論是不可信的。進化論也常告訴我們,要抵抗疾病必須信進化,這也不是事實。

當然 Dawkins 所提出的「證據」又是「掛羊頭賣狗肉」,「變化」是發生了,但這些變化並不是「進」,沒有增加資訊,不會從細菌進成細菌學家!

我們再談細菌的「抗力」,不是細菌「進步」了,不是細菌因環境有了抗生素,因此「進」出新的資訊,以抵抗抗生素。進化論常告訴我們「進化是因為環境改變,所以某些進化出適應環境的生物就適合生存了,沒有進化出這些新資訊的生物就不適合生存而被淘汰了」。但這並不是我們見到的事實,為何細菌不被抗生素殺死並非「進化」,舉幾個例子:

有些細菌是從別的,本來有「抗力」的細菌,傳了那帶「抗力」的「質粒」(Plasmi)小 DNA 遺傳基因。這些 DNA 是本來有的,不是進化出來的(如兒子有錢,不是賺來的,而是爸爸給的),因此與「進化」無關。

資訊減少(不是增加)也可讓細菌有抗力(對藥物不敏感,藥物對它失去殺害力)。這些細菌在正常的環境中與正常細菌不能競爭,它們比較軟弱。被移開之後,我們就觀察到這些「有抗力」的細菌,其實是較軟弱的。比如:

細菌的細胞外壁有「機械」以輸進養份,如果這機械有障礙,就不能輸入藥物,因此藥物對它就無效。不過,輸入養份也同樣有障礙,因此,這細菌也就不如一般沒有障礙的同伴強壯,在有抗生素的情形下,正常的細菌就被抗生素殺死,而有障礙的細菌反而不被殺死。

細菌的基因上有「管理」的基因,管理製造某種霉素的多寡。如果這基因有毛病,不能控制某霉素的製造,好像水龍頭的開關壞了,只能開,不能關,那麼就會製造很多這種霉素,浪費資源。在一般的情況下,這細菌就沒有正常的細菌的生存力好。但是,如果過多的霉素正好可以破壞抗生素,那麼,在有抗生素的情況下,則叫這較弱的細菌較能存活。

例如:Penicillinase 是破壞盤尼西林的霉素,不過在正常的情況下,細菌只製造少量就夠用,不需浪費資源,製造大量。當人發現了盤尼西林的用途後,就用大量抗生素去殺死這細菌,正常的細菌被殺死,但是那些「管理基因」壞了,製造大量Penicillinase的細菌,就不被殺死,因為它們有足夠的霉素去破壞盤尼西林。

我們了解這不是進化,因為製造 Penicillinase 霉素的基因早就存在,不是因為有了盤尼西林這抗生素,細菌才「進化」出製造這霉素的基因來。事實上,在 Chain 和 Florey 未發現盤尼西林之前,細菌早已有了製造「破壞盤尼西林」的霉素的基因和全副所需的機械!

霉素的功用是很特定的,某種霉素是特定對某種化學品有用,而對其他化學品無用。但是,如果這特定性退化了,沒有那麼仔細了。原來應有的功用沒有那麼有效,都對其他化學品有了一點功用。這雖是退化,但如果「其他化學品」是人類加與的抗生素,這細菌又顯得有「抗力」了。就如本來這把鑰匙只可以開這個鎖,不能開其他的鎖。但鑰匙有些問題,開原來特定的鎖不理想,卻是有時能夠開另一個鎖。損失了特定性,即是減少了資訊,原來特定的功用作得不理想。

上面一些例子叫我們了解所謂「細菌進化出抵抗力」,事實上並非進化,而是「變化」,而且「變化」的方向絕不是叫細菌變成人的方向!

醫生常常告訴病人,給他的抗生素要全部服用完,不可以服用了一、兩天,發現病情好轉,就不再服用了。為什麼?因為如上面舉的例子,細菌因為非進化的變化,叫抗生素對一部份細菌的殺害力較弱,要多用幾天才能殺死這部份變化了的細菌。如果不持續服用的話,這些變化了的細菌就有機會繁殖,有了大數量的這些變化了的細菌,同樣份量的抗生素就不夠有殺害力了!而且,不但當時故意要殺死的細菌「不怕」這抗生素了,連其他同類的細菌也有可能發生類似的變化,因此也「不怕」這抗生素了!

現在我們了解這些是變化,但不是進化。不是細菌好聰明,碰到了抗生素,就學習適應這新環境,變成對該抗生素進化出抵抗力來。進化論學者可能告訴我們,進化論預測細菌會進化出「抵抗力」來。但是,這不是事實,醫學界沒有預先想到抗生素會失去功效,甚至在 1960 年代,醫學界還有人認為傳染病可以完全被消滅了。進化論並沒有預測「抵抗力」,只是發現藥物失去功效之後,進化論學者才說他們早就預測到了。

抗生素是過去幾十年才被發現的─抗生素早就存在,不過人們還沒發現而已─人類都不能預測細菌的變化會叫抗生素失效,可見人的智慧多麼有限。看看聖經的預測,比如,預測當代的大國的存亡─巴比倫大國會被瑪代波斯所滅;瑪代當時是較大的,但聖經預測波斯會更強;聖經預測波斯會被希臘一位在位很短但很兇猛的大君取代;又預測希臘的大君會突然出世,他的國度非留給他的後裔,而是分給四方。這些事情都是事情發生之前百年,數百年所預測的,叫人不能不生敬畏的心(請讀但以理書)!

這些記載,要我們「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希望我們從歷史中學習,不必經過尼布甲尼撒王的疼苦經歷,才學到他學到的:

「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上帝,祂的權柄是永有的,祂的國存到萬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祂的手,或問祂說,你作甚麼呢?......因為祂所作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但以理書四章34-37節)

讓我們謙卑地敬拜至高創造主,不要如尼布甲尼撒王,經過疼苦才學會。讓我們不要向創造主驕傲,祂是創造主,我們只是被造的!可幸的是,這位全能全知永存的創造主愛我們,為我們預備了回頭路,因著祂愛子耶穌基督,我們驕傲自我的罪可得赦免,只要我們真誠依從祂的救法,就可以回到祂身旁,享受祂為我們預備的永恆福樂!

註:取材于Sarfati J., The Greatest Hoax On Earth? Pp.68-71, Creation Book Publishers, Atlanta,Georgia, 2010.

 

昔日真理報

Menu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