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

Articles

樂河甘泉

 

在神的大殿中,在如同天使般歡樂的歌聲中,當我和女兒共同步入受洗池時,我哭泣了。這是一個飄泊了四十多年的浪子回到父家的激動的眼淚;這是一個迷途的羔羊終於找到失散多年的羊群的喜樂的眼淚,這是一個得救的孩子躺在天父懷抱中哭訴感恩的眼淚。淚水阿,你盡情地流吧,主的懷抱是那樣的安全溫暖,主的話語又是那樣的清晰甘甜。「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 五17)。祂全能的大愛親自除去了我的罪,潔淨了我的心,卸去了我的重擔,拭去了我眼中的淚和心中的傷,使我像個初生的孩子般輕鬆愉快地安息在祂裡面。在神的大愛裡我得到復活和新生,這是多麼大的恩典,這樣白白得到的恩典又是多麼的寶貴。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心靈的需要,這種飢渴不是你的親人,你的丈夫、妻子、兒女、父母能夠滿足的,他們做不到。你在事業上的成功,物質上的享受也終不能填補你內心深處的那塊空缺。但是,當你把主耶穌接到你心中的時候,你才真正地感受到,你心中那塊空白的處女地是為祂而準備的,你心靈對永恆的渴望和需要,只有祂才能飽足。

想到我今天能受洗歸主,的確是神的大愛和恩典。在我四年多反反覆覆信與不信的掙扎中,主一直沒有離棄我。我為什麼會在教會中徘徊了這麼長的時間而遲遲沒有成為基督徒呢?這恐怕要和我成長的歷史背景聯繫起來。我是老三屆畢業生,和我年齡相彷的人都知道我們這一代所經歷的一切。也許正是這種特殊社會背景的烙印,給我在信仰主耶穌的道路上設下了重重障礙。這種障礙來自我的內心,我內心的聲音乃是:我不能再上當受騙了,我不想再天天檢討自己、學習毛主席語錄了。因為剛到教會,她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她把我嚇跑了,她使我感到這種形式於我一點也不陌生。我自然而然地就把牧師和黨支部書記聯繫在一起,查經班的小組長就是黨小組長,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看到弟兄姊妹們虔誠的禱告和動情的見證,我反而怕了。我怕自己的信仰被這種氣氛和感情的東西所模糊了,所代替了,而不是通過自己的思考和認識所得出的結論。

多年來我信奉的是:人生的路是靠自己走來的,自己應做自己生命的主宰。所以我認為如果我找不出基督教和其它宗教根本不同之處,那我也不會去信的,因為所有的宗教在我眼裏都一樣。縱然它們的教條、祖訓有再高超的哲理,帶來的畢竟只是精神的安慰和寄託,並不能從根本上給我屬靈的生命。一個沒有真神的宗教,我為什麼要去信?我為什麼還要把自己禁錮束縳起來?我為什麼還要用宗教的訓條來主宰自己的生命?我內心需要的、渴望的,乃是生命的救主,而不是精神賴以寄託的崇拜模式。所以當時,我在自己情緒低落和內心軟弱的時候不去教會,為的是怕自己情感上的需要會影響我對真理的認識和思考。

然而我們的主真是奇妙而信實的主,雖然祂知道我有很多荒謬的理論和固執的想法,但祂知道我的心在等待,在尋找,在渴望,在期盼。「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 七7),祂聽到了我內心的吶喊和呼喚,祂看到了我內心的掙扎,祂知道我內心所有的需要,於是用生命的糧和活水及時供應我。祂用奇妙的大愛軟化了我的驕傲與自信,使我一步一步來到真理之前。是祂推翻了我死抱著的進化論;是祂讓我看清了人類不能自救的原罪;是祂告訴我,祂既不是猶太人的民族英雄,也不是基督教的創始教主,而是為我們全人類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並在第三天復活了的真神兒子。大量的歷史事實,豐富的書籍資料,鐵一般的證據、考實,層層撥開了我的疑惑,解開了我的死結,使我不得不服服貼貼地跪拜在祂腳下說:「創造這世界萬物的主啊,我的心歸順你,你將是我生命的主宰,直到永遠!」

歸順主,作神的兒女是有福的。「神啊!你的慈愛何其寶貴!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他們必因你殿裏的肥甘得以飽足;你也必叫他們喝你樂河的水,因為在你那裏有生命的源頭;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卅六7-9)。是的,我將在主翅膀的蔭下得到庇護,在主的殿裏得以飽足,主用生命的泉水澆灌我,使我的心永遠不再饑渴。因為在主那裏有生命的源頭,在主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能成為基督徒是榮耀的、可貴的。我願手舉主的杯,口含主的餅,與主合一,我願和主共同背負起這沉重的十字架,走完人生的路程,永遠活在祂裏面。

本文摘自《信友之家 第5期》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