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Simplified)
Home真理報文章2019年 真理報文章2019年08月【主題篇】現今福音事工的進路與承傳--記6月28日「教牧同工佈道研討日」

【主題篇】現今福音事工的進路與承傳--記6月28日「教牧同工佈道研討日」

 

 Headline Van Atc

 

此次由大溫教牧同工團契(VCCSTM ) 和溫哥華短宣中心聯合舉辦的「教牧同工佈道研討日」﹐由滕張佳音博士擔任主講人﹐地點在位於列治文的平安福音堂﹐共有各教會及福音機構同工 40 餘人出席。

Teng 1滕張佳音博士用了近兩個小時分享主題:「現今福音事工的進路與承傳」﹐接著有大溫哥華聖道堂的徐久明牧師作回應﹐簡略介紹了溫聖堂道每年都在推動的多項福音事工﹐下午的時段中有溫哥華短宣中代總幹事羅懿信牧師簡要介紹了短宣中心的福傳訓練事工以及近期與大溫地區眾教會合作舉辦的 RSM(Rise and Shine Movement)運動﹐包括嘉年華聚會、7.1國慶遊行、列治文夏日夜市及商場、街坊傳福音等活動。然後由滕張佳音博士回答了許多與會者在現場提出的問題。

滕張佳音博士在演講中指出﹐福音真理是千古不變的﹐但是身處特定時空環境下的福音使者們卻必須思考但如何使福音真理適切時代(relevant)﹐而不是讓人感到 "堅離地" (out of context)。所以必須下功夫探索當代福音進路(contemporary approach)、福音接觸點 (contact point )﹐才能夠真正使耶穌基督的福音深入人心。她以近期在香港剛剛發生的反「送中」遊行中基督徒和一些教牧同工的作為舉例﹐認為教會在紛亂中找到並發揮「和平之子」的角色﹐真正帶出了被稱為「和平君王」的主耶穌所傳真道的一個核心價值。

簡略回顧「短宣運動」信徒佈道事工的創立:

「感謝 神的恩領,讓本人有機會從 1984-88 年在堂會蘊釀開辦兩年全時間短宣訓練課程時開始參與﹐至 1988-96 年在跨宗派的香港短宣中心任總幹事﹐自 1996 年迄今作中心董事,一直親眼目睹『短宣運動』的成長。」

Teng 2單單在香港,竟有 290 多間教會曾先後差派學員到中心接受半年至兩年全時間訓練(包括:職青、基青);又有 600 多間教會的學員來接受各類部份時間的訓練(包括:銳青、少青、駿青、尊青、晚青、倩青、長青、常青等)。在奉獻方面,有 800 多間教會曾奉獻支持中心各項聖工。在畢業生出路方面,有許多位短宣校友受聘於教會及福音機構中事奉;也有不少畢業生受訓後清楚蒙召、正接受/已接受神學訓練,成了神學生/傳道人/宣教士,終身事奉。

在香港、東南亞、北美各地的短宣中心和短宣團隊的長期耕耘之下﹐「本地短宣」身份漸被認同並接受,實在奇妙!

起初人人都問:短宣有哪套「佈道法」?別人有《福音橋》、《四律》、《三福》﹐你們有甚麼?我們總回答:我們也有《救世福音》、《美滿人生》、《珍貴福音》等等福音工具,但最重要的不是「佈道法」,而是「佈道人」!

在半年至兩年全時間的「佈道人」生命塑造中,每早集體靈修、上課溫習、午後出隊、遍傳/家訪、團隊配搭、彼此順服、禱告爭戰、見證/佈道、週末協助教會佈道事工等,均從群體生活中互建基督精兵的心志及紀律。無論畢業後隻身到哪裡、有否任何工具,都可以隨走隨傳、無忘使命。本人觀察,大部份短宣校友畢業多年,這種佈道精神在其生命中仍然活潑,感謝主的保守!

「短宣運動」還有一個重要的組成部份﹐就是「職場宣教」與「信徒宣教」﹐經過 20 多年的推動已得到廣泛地重視和認同。20 多年前,除了專職「宣教士」外,甚少聽到有「帶職/雙職宣教士」﹐更不會有「信徒宣教士」這回事。對大部份基督徒來說,「宣教士」是遙不可及的。隨著全球化及城市化的大趨勢,「職場宣教」成了城市宣教的重要策略;亦隨著越來越少國家批出「宣教士」簽證,動員信徒、人人宣教、從本地到外地、「帶職/雙職宣教」成了宣教動員的生力軍。

她總結說:「短宣運動」本質是一個「信徒宣教運動」,20 多年來已有眾多短宣校友,帶著使命、重投社會,在各行業中見證基督,甚至在職場上建立公司小組、領人歸主。

分享自己與福音的故事

滕張佳音博士師母一生傳奇,經歷豐富。「上帝在我身上,實在有很多的大扭轉。」她原本是一名異教徒,七十年代到美國留學,後來捲入了 「新紀元運動」熱潮中,醉心於東方神祕主義,及後更沉迷於印度教瑜伽打坐的境界裡。後來因接近靈界而心裡恐懼,毫無平安,最後於 1977 年歸信基督,並讀神學﹐裝備自己,事主事人。

除了個人信仰經歷上的大扭轉外,滕師母信主後一生專心事主,曾任海外神學院講師,又曾為沙田平安福音堂作開荒工作﹐及後於 1988 年出任香港短宣中心總幹事一職。「回歸是一個歷史的契機,把我的神學教育工作轉向佈道宣教。」

直到現在﹐滕張佳音博士身上仍掛著不少聖職名銜,然而大都是以非受薪的義工或顧問形式去事奉。「2006 年我退下了一些第一線的角色,希望能減少些行政工作,如院長、總幹事等,因這些角色都要負責人事管理,籌募經費等,現在我反而希望專注宣教及研究的工作。」

在滕師母的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就是她在 1997 年與滕近輝牧師結為夫婦,而在這段婚姻中,她深深體會到神為她安排這段奇妙的婚姻,實在是有著神的美意。

滕師母與滕近輝牧師

Teng 3「我以往一個人住,只顧專心一意的去事奉,沒理會自己的日常生活及飲食作息等;但在婚後卻有很大發現:原來滕牧師是個很有規律的人,按時起床飲食,即使不餓也會進食,夠鐘便睡覺;而我則是浪漫式,肚餓才吃,疲倦才睡,因此我在他身上有很好的學習。」

除了個人的生活上,滕師母在行政管理上也從滕牧師身上學習了不少。「我過往要求較高,同工對我又怕又愛,有時見到同工處事較慢,我會做埋他那份。但滕牧師則對同工鼓勵有加,很懂得欣賞及肯定同工,又能放手把事工交給後輩處理。」

她說上一輩的領袖層大都是待老了或退休才交棒,但滕牧師則定下六十至六十五歲必要退下,以讓領袖層年輕化,「我也學習到,很樂意交棒,自己也有多點空間做想做的事情。」(摘錄自《時代論壇》報導﹐甄敏宜 / 2010 年 11 月 20 日)

忠心佈道﹐辛勤耕耘

滕張佳音博士對於傳揚主耶穌的福音真理有很重的負擔和火熱的使命感。1977 年﹐當她還在海外神學院受訓期間﹐便被推選當了兩年的佈道團長。當時她和同學們一般是採用「四律」個人佈道法( personal evangelism)﹐在每週出隊﹐策略是先推動神學院附近地區學校放學時的街頭佈道﹐常會用挑戰式佈道法(confrontational evangelism)﹐又有推動神學生彼此向家人作福音性家訪(home visitation)、關係佈道法(relational evangelism)﹐也有把神學生分隊﹐用聚會佈道法( mass evangelism)﹐配合教會安排佈道宣講(事前出隊、會後陪談)﹐亦有回應當時香港越南難民湧入﹐常到啟德難民營藉由福音電影、 用布偶默劇、 圖畫 等﹐進行跨文化佈道( cross-cultural refugees evangelism)。讀神學院四年期間﹐從一年級第二季開始便在教會由零開荒﹐發展第一個學生團契﹐經歷驅逐神打學生身上的邪靈﹐進而福音爆炸﹐師生多人歸主﹐到畢業時已發展至 11 個團契。1981-83 年畢業後﹐她有有兩年牧會+教授神學﹐兼作生活指導﹐......兩年後健康出了問題。

1984 年她請辭了牧會的工作﹐開始推動聯堂的佈道訓練及福音遍傳運動。1986 年在聯堂成立「短宣訓練課程」﹐那是為期兩年的全時間信徒佈道訓練課程﹐各教會以本地宣教士的身份差遣支持學員。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由零拓荒建立一間堂會(買了沙田一戲院作堂址、差出不少宣教士)﹐1988 年成立跨宗派的「香港短宣訓練中心」﹐因為有來自福音堂、宣道會、禮賢會等不同宗派教會的學員申請參加。

除了訓練基督徒成為福音精兵之外﹐她也大力推動信徒宣教運動( layman mission movement vs. clergy mission movement)。因為她堅信每一位基督徒不但是耶穌的「信徒」﹐也是「門徒」﹐主耶穌「大使命」的承擔者 ﹐因為「大使命」絕不傼傼是牧者的專責!

如上文已經提出﹐她又開展了「天國帶職宣教團」(天職團) ﹐在各行各業推動成立公司小組﹐不再多言。她還開辦普通話佈道領袖文憑課程「 宣教的中國」﹐由 2012 年至今,已經有數百位來自內地不同區域、不同教會的教牧同工參加﹐為內地的福傳事工培訓生力軍。

她所講的內容和後來的答問都很精彩﹐對與會都大有啟發﹐獲益良多!

最後﹐她用一節聖經勉勵與會者:

主耶穌說:「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約9:4) 作為主耶穌基督的門徒﹐天國的子民﹐我們每一位基督徒都應立志成為福音戰場上的精兵﹐福音真理的衛士﹐以完成福音遍傳到地極和萬族萬民為己任﹐趁著一息尚存的年日﹐努力佈道﹐以豐碩的成果迎接主耶穌再來!

 

 

  時代見證-10
不為惡勝,以善勝惡 作者:李政斌
  時代見證-9
「反送中」運動下的香港教會 作者:王少勇
  時代見證-8
歷史變遷中的定位 作者:時代論壇
  時代見證-7
97回歸裡的召命 作者:藍俊文
  時代見證-6
六四不會消失的香港教會檔案 作者:胡志偉
  時代見證-5
從天安門到神學院 作者:熊焱
  時代見證-4
信仰與科學併行不悖 作者:何仲柯/蘇緋雲
  時代見證-3
從選召到回應 作者:馮秉誠
  時代見證-2
在愛裡沒有懼怕 作者:張伊琪
  時代見證-1
彩虹下的約定 作者:潘惠
Go to top